北京应对强降雨 “吸水海绵”帮了多大忙? 第70期

2016-07-26 14:36   作者    编辑 李红英(QN0016)

上周的“7·20”特大暴雨,天上降下了33亿立方米的雨水。然而北京并未出现大水漫灌成灾的场景。是什么让北京城经受住了这次暴雨的考验?这33亿方水又流向了哪儿?你可知咱大北京隐藏着无数个”吸水海绵“,它们可是城市抗洪排涝的利器!

什么是海绵城市?

海绵城市是指城市能够像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海绵城市”应当能够很好地应对汛期从小到大的各种降雨,使其不发生洪涝灾害,同时又能合理地资源化利用雨洪水和维持良好的水文生态环境。

7.20暴雨,那些”吸水海绵”吸了多少水?

日前北京遭遇的“7·20”特大暴雨,共形成了33亿立方米水资源,包括密云水库在内的各大中型水库、砂石坑、城区立交桥区的调蓄池以及城镇雨水利用工程等都有雨水“入账”,总计8414万立方米。按照昆明湖200万立方米容积计算,相当于增加了42个昆明湖的蓄水量。

QQ截图20160726144821

强降雨天”海绵”怎么帮忙排涝?

雨水调蓄池——强力排涝

这些吸水海绵不只能节水、蓄水,在排涝方面发挥的作用更不容小觑。比如,今年“7·20”的雨量虽然超过4年前的“7·21”,但广渠门铁路桥并未重演4年前车淹人亡的惨剧,这很大程度归功于2014年底新建完成的排涝泵站,其蓄水池就起到“削峰”、减少路面积水的作用——当雨水汇入桥区超过泵站抽升极限时,超出的雨水将流入蓄水池。等雨势减缓,蓄水池的水就可以用于桥区附近绿化。

2012年“7·21”暴雨灾害后,北京加大了城市蓄水池的建设。自2013年以来,北京市排水集团新建了60座雨水调蓄池,蓄水能力21万立方米,相当于红领巾湖容积。暴雨中,全市60座雨水调蓄池均已进水,有效削峰并减少路面积水。

今年主汛期来临前,京西最大的“吸水海绵”西郊砂石坑蓄洪工程已经完工,在这次暴雨中,可容纳700万立方米雨水的西郊砂石坑“喝了个水饱”,共计增加蓄水188万立方米。砂石坑蓄滞可减轻下游河道的排水压力,确保中心城的防洪安全,同时回补地下水并蓄水。

其实,每年汛期的暴雨,不仅考验着城市抗洪排涝的能力,也推动着海绵城市的建设。针对今年“7·20”暴雨暴露的积水严重问题,丰台区丽泽桥区附近3万立方米的蓄水池已经开挖,以增加桥区调蓄能力;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北侧也开挖了一个5万立方米蓄水池。

集雨绿地——“隐形水库”

此外,截止2015年底,北京已建成城镇雨水利用工程1178处,7月19日至20日的暴雨中,全市城镇雨水利用工程雨水利用量达876万立方米。

海淀万泉河桥西北角,近年就新建了一处“隐形水库”。上面是普通草坪、下面却是占地2000平方米、深约4米的巨型蓄水系统。年设计可利用及调蓄雨水9.28万立方米。建成后,万泉河桥区的积水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缓解。

北京的城镇公共绿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集雨型绿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颐和园、月坛公园等多个公园也都已经建成了雨水收集系统。类似的集雨方式还有很多,包括雨水收集池、下凹式绿地、集雨尊等。2014年,在1.83亿立方米综合利用的雨水中,就有7000多万立方米要归功于2.2万公顷的公共绿地。

北京未来如何规划“海绵城市”?

7月21日发布的《北京市“十三五”时期水务发展规划》规划中提出,北京的防洪排涝体系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海绵城市建设理念还没得到有效落实。

规划中明确,将大力推进海绵城市试点建设。结合城市开发、旧城改造、市政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加快启动重点功能区、开发区、社区、公园等海绵城市示范区建设。到2020年,建成区20%的面积完成海绵体建设,新建区海绵体建设与主体工程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投入使用,实现70%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

另外,《北京市中心城排水防涝规划》已经获得市政府批复。这份事关整个城市运行安全的规划显示,全市将规划73处蓄洪蓄涝区。平日里这些蓄涝区都会以滨河公园的面目出现,而到了汛期需要时,这73个蓄洪蓄涝区能存贮超过1000万立方米的雨水,相当于5个昆明湖。

本市还计划在中心城结合公园绿地建设绿色生态调蓄区71处;结合广场体育场等建设调蓄水池23处;利用河湖调蓄5处。

目前,能指导到2030年的北京城市规划的总规正在编制,全面推进“海绵城市”的相关意见也在编制中,“海绵城市”的概念将覆盖中心城区、城市副中心和各个新城。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