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景区整肃,这次动真枪了? 第116期

2016-12-07 13:07   作者    编辑 巢晶(QN0034)

12月5日,国家旅游局通报了对全国367家4A级及以下景区的处理结果,107家景区被摘牌,其中包括55家4A级景区。这场号称“史上最严景区整肃”究竟严在哪了?摘牌对景区来说有何威慑力?整改之后,问题真的解决了么?

首先,肯定会有很多朋友问,连续两年出重拳治景区乱象都有涉及5A级景区,为啥这次没有呢?国家5A级景区与4A级及以下等级景区的复核工作执行部门、标准是不一样的!5A级旅游景区复核工作需由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负责,4A级及以下等级景区主要由省级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组织和实施。

四解“史上最严景区整肃”

1、为什么号称“史上最严”

国家旅游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之所以将这次集中检查称为“史上最严厉”景区整肃,是因为整治行动持续时间长,覆盖范围广,是自国家对景区实施分级管理以后,被查处景区数量最多的一次。

具体表现为:

大范围——涉及除港澳台外,全国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4A级及以下等级景区。

高强度——367家A级景区分别受到取消等级、降低等级、严重警告、警告、通报批评等处理。其中共有255家4A级景区被处理,占全国4A级景区总量的9%;62家4A级景区被摘牌或降级,占被处理4A级景区的24%。

无死角——参与景区复核人员来自第三方机构,有专家也有行业内部人士,标准和评分更严格。

2、景区评级有什么用?

业内人士介绍,各地争着“升A”,是由于高等级对景区意味着巨大价值,评级不仅是门票价格调整的重要参照,也更易获得金融机构贷款授信及相关专项建设资金。

国家旅游局规划专家王兴斌也曾透露,A级景区,尤其是5A级景区,可以说是某个省或某市的旅游品牌的标志,与所在地的形象、政绩和门票价格等直接相关。因而无论评定还是处罚某个5A级景区并非小事,关系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

3、评级被摘牌有什么影响?

有业内人士称,“摘牌”不光会影响景区享受的政策倾斜和财政补贴,更会形成不良口碑,影响游客数量。

2015年10月,山海关成为首个被摘牌的5A级景区后,曾有报道称山海关区旅游局局长刘媛因“摘牌”失声痛哭,并定义自己是“我是山海关的罪人”,可见“摘牌”的威慑力……

4、未来有何新措施加强对A级景区的监管?

国家旅游局近日表示,新修订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和新国家标准正在酝酿中,以完善目前在景区治理上的法律缺口。新的管理办法将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加以何种处罚等作出明确规定,使A级景区复核监管工作更加有据可查。

未来,国家旅游局将加大对旅游管理部门、景区、专家和第三方机构的培训工作,优化复核监管机制,让景区监管进一步走向制度化和常态化。 

三条追问

追问一:整顿真能解决问题么?

北京市明十三陵景区(国家5A级景区,于201510月被严重警告,通告限期整改)

整改原因:外围欺客宰客现象严重,无明码标价,计量不准确,同类商品不同价,视外地人、外国人高价出售商品;卫生情况差。景区垃圾裸露多,地面污物清扫不及时;游览设施不足,游客中心功能不全,无障碍设施、公共休息设施、垃圾箱等均有不足。

资料显示,被点名了“八百次”的北京市明十三陵景区,已于今年4月底对外通报整改完成。今年9月1日,全国旅游资源规划开发质量评定委员会宣布:经整改验收,撤销对明十三陵5A级景区的严重警告处分。

然而,在今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明十三陵景区周边仍存在黑车拉客,附近村民充当“黑导游”拉私活,打着“十三陵一日游”旗号推销与十三陵无关景区及商品的现象。记者就该问题询问了十三陵特区相关管理人员得到的回应是:“欺客宰客属于景区周边问题,不在景区管理范围内,我们也在致力于取缔,但是有一个过程。”

北京市旅游委员会市场部相关人员也向记者证实,此前曾接到过关于十三陵“黑导游”的投诉。

那么景区内怎么样?记者发现,在被限期整改后,十三陵景区内仍普遍存在“商品无明码标价,同类商品不同价”情况。报道中,还有店铺商贩与记者随口要价的对话。十三陵特区定陵管理处此后的回应是称:“价签被风刮跑了。”

严重警告是除“摘牌”以外最严重的处罚手段,国家旅游局在去年10月通报严重警告明十三陵景区时,“外围欺客宰客现象严重”正是整改范围之一。仅在宣布取消处分不到一个月,十三陵景区乱象又生,景区管理的范围究竟是什么?景区周边的治理谁来负责?

到此处,相信大家又该问了:这已经宣布的整改完成到底是怎么完成的?然而,没有详细的说法。

追问二:摘牌就是一撸到底?复牌标准听谁的?

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景区(原国家5A级景区,于201510月被摘牌)

摘牌原因:存在价格欺诈,强迫游客在功德箱捐款现象普遍,其中老龙头景区擅自更改门票价格,景区环境和管理水平差等。

自2015年10月被摘牌后,今年6月,河北省旅游景区质量评定委员会实地测评,并在2个月后公布秦皇岛山海关景区高分通过5A复牌初评。

“摘牌”5A级景区痛彻心扉整改是好事,抓准病根儿治景区顽疾更是好事。不过小编也发现,按照现行的《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第二十八条,凡被降低、取消质量等级的旅游景区,自降低或取消等级之日起一年内不得重新申请等级。

显而易见的是,从山海关景区被通报“摘牌”到今年8月通过初评肯定不到一年,那这个“5A初评”指的什么?山海关的复牌进度是否超前于国家规定属于特殊照顾?

据《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申报5A级旅游景区由省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推荐,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组织评定。

如果运用此款,将“通过5A初评”解释为获得省级评定委员会的推荐。那么另一个问题又产生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还规定:“5A级旅游景区从4A级旅游景区中产生。被公告为4A级三年以上的旅游景区可申报5A级旅游景区。”那么这个“摘牌”还不满一年的山海关景区到底意味降为4A还是一撸到底?

今年8月刚被摘牌的“短命5A景区”重庆市南川区神龙峡景区也有同样的困惑,今年10月,神龙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涛向媒体表示:“国家旅游局撤销5A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不清楚是降级处理还是直接一撸到底成为0等级,这个问题他们至今都没搞明白。虽向上级请示过,但一直未获明确表态。”

追问三:景区评级背后是否有“潜规则”?

自2007年首批66家5A景区被验收以来,十年间,国家5A景区已增至200余家。然而,随着各种A级景区遍地开花,游客对A级景区过滥的吐槽声也是越来越响:“一些4A景区没法看,一些5A景区名不副实”。

为什么被官方认证的A级景区这么禁不住考验?归其原因还是灰色地带太多。国家旅游局规划专家王兴斌曾撰文提到,目前A级景区的评定本质上仍然是变相的行政审批,虽有各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但对A级景区特别是5A级景区的评定与复核,评不评哪家、检查复核哪家,实际上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决定。“行政审批”往往难免存在面子关系、人情关系、首长的个人因素及其他关系。挂牌如此,摘牌更如此。此外,在开始评定5A级景区时,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照顾“地区平衡”,哪儿都得有点。

更有报道称,当前景区评级从指标打分到专家名单,都有一定操作空间,形成了“活动、公关”产业链,有专门的公关团队,甚至明码标价。有地方旅游局在景区评级过程中,变相指定景区规划机构来达到目的。

在安徽省旅游局原局长胡学凡贪腐案中,办案机关查明,胡学凡为多家景区评选4A或5A提供帮助,受贿、索贿数百万元,其中不乏全国知名景区,如安徽绩溪龙川风景区评选5A级景区等。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所谓的评级“潜规则”并不只是传言。

从上述我们就能看到一条错综复杂的利益网,可见想真正创建出“游客心中的A级景区,而不是领导眼中的A级景区”,任重而道远。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