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法院"退休二人组"每月调解百起案件

2017-01-12 15:1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退休二人组每月调解百起案件

在东城法院有一个特殊的办公室,墙上悬挂着一枚象征着友好和奉献、由“握手和红心”构成的人民调解标志。在这里办公的是两位近70岁的退休干部——顾兵和王祖铠,他们不是法官,却每天像法官一样,接待来自四面八方的诉讼当事人。在为群众调解的路上,两位老人迎来了最美的“夕阳红”:他们用自己的真心和热情,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先后化解了200多起案件的矛盾纠纷,赢得了众多当事人的赞扬。

二人组每月调解百起案件

在东城法院当了19年的陪审员,退休后的顾兵和王祖铠身穿深色西服外套,佩戴着“人民调解员”的徽章,又坐在了东城法院的诉前调解室。

70多岁的吴女士和女儿们坐在调解室大桌子的一侧,顾兵和王祖铠坐在另一侧。“眼看就快回迁新居了,老头却突然去世。”吴女士告诉记者,她和子女必须到法院起诉打继承官司,拿到判决后才能去办产权证书。

由于这起案件没有矛盾争议,被分到了诉前调解室。顾兵和王祖铠认真地做着笔录和协议。调解协议材料一式五份,吴女士一家签字后,协议就能达成,不用再打官司,免去了复杂的诉讼手续。

吴女士一家的调解结束没多久,又进来赵先生和他女儿两人。原来赵先生的妻子前不久去世,独生女要继承过户母亲的房产,要到法院走诉讼程序。但诉讼必须有明确的其他继承人作为被告,而赵先生前几年为了买房,曾和妻子离过婚,女儿面临着无人可诉的法律难题。

调解组不仅能调解纠纷,还能为当事人提供专业的诉讼服务。“现在独生子女继承是个难题,你要想继承你妈的房产,必须和亲戚打一场官司,你可以问问你舅舅或姨,让他们帮忙……”顾兵建议道。因为按照法律规定,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遇到你们真是太幸运了,这趟没有白跑。”赵先生的女儿连连道谢。

“上个月调解成功40多起案子。”顾兵戴着花镜埋头写着,摆在身边的是一摞摞案件材料。王祖铠给记者拿出一个月历,只见上面的日程密密麻麻记着案件的预约,有时一天需要接待五六起案件。从去年6月到现在,他们已经接收了630余起调解案件,平均每月100余起,已经调解成功的有200多起。

用亲情打动人心化解纠纷

去年5月23日,东城法院与区司法局举办“人民调解进立案庭”调解员聘任仪式,正式启动立案前委派人民调解员化解纠纷工作。自此,东城法院针对婚姻家庭、交通事故、物业供暖、民间借贷等纠纷开展立案阶段的调解及诉调对接工作。

顾兵和王祖铠都有着多年陪审员的经历,积累了大量的法律知识与调解经验。2012年东城法院成立陪审员自我管理办公室,就由他俩负责。

顾兵做了大半辈子的政工,退休前是工会主席,擅于和各色人等打交道,在思想沟通方面可谓有专长。而王祖铠有综合统计和法律专业的双重学历,当过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和法律顾问,被工商局授予过先进法律顾问称号。他的知识面宽,对工程技术、商业企业合同等复杂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由于经验丰富,二人很快就进入了角色。“第一要允许当事人发泄,我们耐心倾听。要了解当事人的基本诉求是什么,双方的软肋在哪里?最容易被击破的地方是什么?”顾兵认为调解要根据当事人的不同性格,找到他们各自的闪光点,打动他们的内心,在法律和情感之间找准微妙关系,让情和理各得其所。

去年8月,81岁的田老太太告到法院,要求4名子女支付赡养费。顾兵和王祖铠立即着手了解情况,发现田老太的大女儿不同意给赡养费。

在调解的当天,顾兵和王祖铠特意让大姐提前早到一会儿,先和她单独聊天。原来大姐和三个弟妹之间是同母异父的关系,最深的隔阂还是老房的拆迁引起的。

“这么多年了,要不是有困难,我一分钱都不会跟他们要。现在我哭都没有眼泪。”调解中,田老太哽咽着说。

顾兵把大姐叫了出去,给她做工作,而王祖铠留在屋里继续与其他三子女沟通,安抚对方激动的情绪。

“你不要把对妹妹的意见或怨恨放在妈妈的赡养费问题上。”顾兵以母女情打动大姐,“你妈妈已经80多岁了,这是你的亲妈。子欲养而亲不待,将来你不要后悔。你也是母亲,如果你的孩子也像你这样,你心痛不心痛?”大姐最终同意支付母亲的赡养费。

调解成功后,东城法院裁定确认了调解协议效力,这起家庭纠纷得以化解,避免了一家人对簿公堂。随后王祖铠、顾兵还去田老太家进行了回访,了解到老人已经拿到了儿女支付的赡养费,生活非常顺心。

法院里最美一道

“夕阳红”风景

“做调解员,首先人品要正直,懂法律知识和审判程序,有一定的业务积淀,能把案子吃透。”顾兵和王祖铠认为,调解员的人格魅力也很重要,要懂得讲话的艺术,在语言沟通上能吸引当事人,让当事人觉得调解员值得信赖,愿意面对面“交心”。

顾兵的外号叫“大侠”,说明她为人热情、个性好强。“我这人从小就像铁打的,去山西插队,火车上伙伴都在哭,就我说别哭了,然后指挥大家唱歌。”顾兵笑着回忆,“天天吃那种又黑又涩的粗粮窝头,我连吃了8年。有一次回北京探亲,我一口气吃了六个我妈蒸的包子,我哥哥说别吃了,再吃就撑死人了。”

因为插队的艰苦生活,顾兵落下了严重关节炎的毛病。每次她久坐之后,双腿都会僵硬,她只好先抖抖腿再扶着桌子站起来。但只要在法院里,顾兵就会像上了弦似的忙个不停。

“我和顾兵是同届的,都下过乡,但我去黑龙江插队当的老师。”王祖铠笑着说。他的经历也很丰富,下乡当老师,做工程,后来在企业从事管理工作。他与顾兵是互补型的,与顾兵的雷厉风行相比,王祖铠的性格更温和细致,擅长电脑统计等方面的繁杂事务。

现在二人每天从早到晚在法院里忙碌,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辛勤劳作。顾兵直爽地说:“我们这代人,能出来工作就觉得自豪,对社会有用,也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由于顾兵、王祖铠两名调解员全力为当事人化解纠纷、解决困难,获得了当事人的一致好评,半年来收到了近10面锦旗。两位老人已成为法院里最美的一道“夕阳红”风景。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王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