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了二胎就要开放“代孕”么? 第129期

2017-02-07 13:36   作者    编辑 巢晶(QN0034)

近日,人民日报刊文《生不出二孩真烦恼》再次将“是否应放开代孕”推向台前。生不了二胎就要开放“代孕”?您怎么看?

用“代孕”解国人生育之困?

人民日报这篇题为《生不出二孩真烦恼》的报道提到,自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70后、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60%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50%在40岁以上。随着年龄增长,生育率呈明显下降趋势,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妇女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却有心无力。如果自己没法生二孩,另一条路就是代孕。

代孕,通俗来讲就是“借腹生子”,在我国是明令禁止的行为。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就出台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2016年1月1日,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新增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

然而,庞大的灰色需求培养了巨大黑色利益链,据2015年11月香港媒体刊文称,每一胎代孕业务,金额可达30万至100万元以上,更兼二孩商机诱使下,非法代孕愈加繁荣也就不奇怪了。

事实上,尽管在官方口径上“代孕”不被认可,然而在现实操作中,却可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把租用子宫的“代孕费”换个马甲,雇佣合同中不提“代孕”只说工资、营养费、医药费……不摆在明面上说的事儿,好像“有”就变成没有了。

代孕合法化 哪些人将受益?

据一位资深“代孕”中介透露,目前,委托“代孕”的群体主要为同性恋、夫妇以及单身人士。这些人寻求“代孕”或是因自身条件限制无法怀孕,或是只想生男孩传宗接代,也有的是为了规避计划生育的限制,想多生小孩,同时不被别人发现。

当前,虽然国内很多人迫于种种原因选择了“黑市代孕”,但这一交易实为无奈的下下之策。

首先,孩子的质量得不到保障。“黑市代母”的门槛很低,多是农村妇女,只要身体没传染病基本就可以被选上。

此外,如果“代母”跟腹中胎儿有了感情,不按合约给孩子,或者日后“挟天子以令诸侯”索要更多财产,这些雇佣“代母”的客户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代孕”本身就不合法,即便雇佣双方事前签署了代孕合同,也不受法律保护。毕竟我国的法律视“分娩者为母”,孩子的出生证明上也写的是代母的名字。

早前,香港第二大富豪李兆基长子李家杰,在美国找人代孕诞下三名男婴时,就有律师作出提示:即使代母事前签署任何放弃承认身份的文件,若日后要“认子”,与儿子相认后并争取其拥有的财产,法律上也“绝对有讨论的空间”,这会对孩子日后继承的财产带来一定影响。

如果代孕合法化,这些问题或将得到解决,委托“代孕”等群体将受益。

抵制“代孕”合法化的愤怒从何而来?

《生不出二孩真烦恼》文章一出,即引得全国网友热议。其中,抵制“代孕”合法化的网友众多,他们的愤怒主要来源于以下几方面:

一、代孕将妇女身体商品化,将女人视为生育工具

有评论认为,在男性不育增高趋势比女性不孕还要明显的情况下,提出放开代孕准入,极易被视为是对女性的剥削。

1

二、不应为鼓励生育,便放开“代孕”

2016年12月,全国妇联调查报告显示:有生育二孩意愿的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为53.3%,即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发达地区尤为突出。可见,全面二孩放开后,家庭生育二孩的意愿并不如人们想象中乐观。

3

三、放开“代孕”可能会导致众多负面影响

放开代孕会不会导致重男轻女的陈旧观念抬头?会不会诱使不法分子假代孕之名拐卖人口?代孕合法化会不会成为这些违法犯罪滋生的土壤?

4

有不少网友认为,现在讨论为“代孕”正名,尚且不符合国情,也难以与中国的传统伦理观相适。与其放开“代孕”,不如集中精力在一些政策上就可解决的难题。比如将不孕不育纳入医疗保险范围,适当补助试管婴儿的费用,降低收养门槛,开放单身女性生孩子等。

支持代孕合法化的,他们怎么说的呢?

代孕是解决生育难题的一条道路

郑山海:与可能的伦理冲突相比,保证符合生育政策的人群拥有做母亲(包括父亲)的权利,应当被优先考虑:繁衍后代是每个生物种群最为本能的要求。所以,对于合理的生育要求不应轻易为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止步。只要在医疗安全和生育质量上有足够保障,并在法律上明确主体间的权责,代孕未尝不是解决生育难题的一条道路。

道德伦理问题,其实也有解决办法

菁城子(资深媒体人)

很多人会说,有偿代孕不就是买卖子宫吗?事实上,有偿代孕,不过是把双方利益需求,明白地拿了出来。现实是,即使再否认代孕的价值,也无法否认代孕市场的存在。如果代孕合法化,一些代孕女性的权益无疑会受到保障。

代孕女性,算不算孩子的生母呢?也许会有争议。代孕母亲如果割舍不下孩子,反悔了怎么办?这会是个麻烦。代孕的伦理和技术问题,只需深入思考,制定细则,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问题,都是面向具体问题,一步步才能解决。事实上,在生育和亲属方面,领养(抱养)、试管婴儿,都曾给人们带来伦理困惑。如果不往前解决,人们永远不知道,这些问题其实也有解决方法。

建议适当放开代孕准入 防止商业代孕

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丽娜

王丽娜介绍,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能允许的就是志愿代孕,代孕母亲基本上属于无偿的行为。如今肿瘤发病率这么高,有的病人可能在30岁甚至更早把子宫切了,这么年轻就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确实令人惋惜。她建议适当放开代孕准入,但要防止商业代孕。

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

王一方说,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对于失独家庭来说,夫妻双方处在精子、卵子尚可用的情况下,却已没有生殖能力了。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