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管理员8年春节没回家 2016年为抓小偷被烧伤

2017-02-09 05:36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停车管理员8年春节没回家

春节假期结束了,节前没能回乡探亲的人开始准备错峰返乡。而公益西桥地铁站东北口存车处的万华胜两口子却没回家的打算。“我们走了,这些车谁看?”万华胜说。2016年5月份,他因深夜抓偷车贼被烧伤,成了邻里间的名人。附近的人都愿意把车停在他们的停车场里。而他们为了停在这里的一百多辆车,已经8年没有回家过节了。

抓偷车贼被汽油烧伤

去年5月23日凌晨,公益西桥地铁站东北口存车处,一年轻男子在偷电动车时,被停车管理员万华胜发现并制止。出人意料的是,偷车贼恼羞成怒,将随身携带的汽油泼向万华胜并点燃,导致双方都被烧伤。

事发时,没有睡觉的万华胜被外面的声音惊醒,他出去一看,一名年轻男子蹲在一辆电动车前,手里握着改锥和电线,电动车的前盖已被掀开。“那个男子说电动车是他朋友的,想帮朋友把车骑走。但他明显就是来偷车的,我赶紧过去阻止他。”万华胜说,对方挥舞着手中的改锥,几次刺向他们夫妇。妻子朱学英赶紧报警,“见我报警后,男子转身想跑,但跑出去几十米又回来了。”朱学英说,“这时我丈夫又跑过去,拉住那个男的。没想到,那个男的从自己的摩托车上掏出一个可乐瓶,将里面的汽油朝着我们泼了过来。当时我丈夫大喊一声,让我躲开。”朱学英说,男子用打火机点燃了汽油,万华胜的手臂被烧伤。因躲闪及时,朱学英身上没有着火。随后,当地民警赶到现场,将偷车男子控制。

事后,万华胜和刘姓嫌疑人均被送往右安门医院烧伤科治疗。经检查诊断,万华胜属中度烧伤,其中右臂和左腿最为严重。刘姓嫌疑人伤势较轻。

连续8年春节没回家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在公益西桥地铁站外的停车处见到了万华胜夫妇。当时,他们正在整理院子里停放的自行车。两人一边摆放车子一边还用笔在本上记录着车子的型号和数量。虽然距离被烧伤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万华胜受伤的手臂看上去仍有些颤抖,朱学英则在一旁默默地给他帮手。记者看到,他们所住的屋子就是停车场内的一个简易板房,里面放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在简易房的墙壁上,挂满了市民送来的见义勇为锦旗。说起当时的举动,万华胜也有些后怕。“当时要是大火没有被及时扑灭,可能我这条命就没有了。现在想想,有时还是出一身冷汗。”但他说,“再害怕也得上,看车的不能眼睁睁看着贼把车子偷走,我不后悔。”

“今年过年没回家,我俩已经有8年没有回家过节了。”万华胜说,10年前,他和妻子朱学英来到北京打工。朱学英在公益西桥地铁站C口外的存车处工作,负责看管停靠在这里的摩托车、电动车和自行车。因为两口子收入低、没有地方住,他俩平时便住在看车的板房里。“你看这里停的一百多辆车,我们俩走了,谁看着啊。过节期间可能有人放炮,万一把这些摩托车点着了,可是要出大事的。”

每年过年,两人都因为牵挂这里的车子,不能回家。“越是过节,我们看车的时候就越小心。平时大街上人多,白天可能没有贼敢来偷。但是过节,白天、晚上的人都很少,有的贼就敢白天下手。”他说,因为目前公司没有安排倒班的人,所以年后也没有回家的打算。“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他说,过年时用手机和远在老家的儿子一家人视频聊了会,就算是一家团聚了。“知道他们都好,我也不那么担心。”

这个停车场没贼敢来

在采访中,万华胜告诉记者,在北京打工的几年里,他们两口子曾多次抓住偷车贼,亲自抓住并交到当地派出所的小偷就有6个。“晚上值班时,我俩从来不一起睡觉,都是轮班看着车。”他说,凌晨三点多是小偷习惯动手的时候,每到这个点,他都格外精神。“每到夜里,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这些车,就怕有小偷来。”去年夏天,他抓到了三个小偷。“我曾经和小偷说,你放出来之后别再干这行了。我们这个停车场是有人看着的,这些车你偷不走。”万华胜说,小偷听他这么说,有些发愣。“估计没想到我们这里看的这么严。附近的人都知道,我们这个停车场,没有贼敢来。”他有些骄傲地说,“小偷都是盯着没有人看的停车处偷,一旦他知道这里有人看着,就不敢下手了。”

朱学英告诉记者,为了让这个停车场更安全,他们还把不大的停车场划分区域,然后安装铁丝网,把容易招贼的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停在最里面的地方。“只要有人进去,铁丝网就会有动静。我肯定要出去看看,是车主来领车,还是进了贼。”朱学英说,在工作中,她发现很多人停车忘记锁车,有时候就会有小偷浑水摸鱼,转一圈之后把车子推走。“后来,我自己买了十几把锁,在巡查时发现有车子没上锁,就把车锁上。等车主来取车时,我再帮他把车子开开,这样车子就不容易丢了。”她一边说,一边在看车处大门口的栅栏处摆弄那些闲置的锁。记者看到,这里闲置的锁有十几把。她说,每天早中晚三次,都要把停在这里的车看一圈,生怕有闪失。“人家把车子存在这里,就是对我们的信任,我可不能把车丢了。”

工作负责源于“感恩”

对于为什么工作这么认真玩命,两口子说是因为“感恩”。万华胜说,抓贼被烧伤之后,有一阵子伤情很不稳定,在治疗中需要高额医疗费用。曾经一度愁得睡不着觉。“我们家很穷,没有钱。那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担心自己的伤会给家里带来太大的压力。甚至想过出院,不再看病。”万华胜说,治疗进行一个多月就花了5万多元,而当时还有两万多元的医疗费没有付。而那些钱已经是一家人所有的积蓄。朱学英说,“医生说我丈夫不需要植皮,治疗费用大约在8万元左右,出院后还要进行3至6个月的康复。这些钱,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让万华胜心寒的是,从事发至今,偷车男子的家人始终没有到医院探望过他,也从没提过治疗费的问题。不过,让他感到暖心的是,不少热心市民知道这件事情后自发捐款,送钱、送饭给他们,让两口子感动不已。“在附近住的一个孤寡老人还把自己积蓄的15000元给我们两口子送过来,让我们安心治病。在我忙着看车和照顾丈夫的时候,老人还多次帮我做饭,真的特别让我感激。还有经常在这里存车的一个大哥,在报纸上看到了丈夫受伤的事情,就主动找到我,给了5000元治病钱,而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此外,政府和停车管理公司知道这件事后也给他们送来了奖金,帮助万华胜夫妇,虽然过节没有回家,但附近的邻居给他们送来了菜和水果,有的邻居还邀请他们到家中做客。“一个住在后面小区的老人让我们除夕到他的家里吃饺子、看春晚,但我担心这里的车子,还是婉拒了。”说着这些,朱学英很激动,眼睛里湿湿的。“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为了他们,我们也要好好干。”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张静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