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上任“街巷长”

2017-04-12 15:2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走马上任“街巷长”

藏经馆社区位于东城区北新桥街道西北部,辖区内分布着藏经馆、戏楼和柏林三条胡同,戏楼一巷和戏楼二巷两条巷子,以及著名的雍和宫大街。2014年9月,有着10多年社区工作经验的张志华来到藏经馆社区担任居委会书记。如今,他又有了新身份——藏经馆所有街巷的“街巷长”。

4月5日,西长安街街道辖区范围内的94条背街小巷在整个西城区率先设立“街巷长”,“点对点”解决居民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按照规划,未来,西城区约1400条背街小巷将全部设立街巷长。与此同时,东城区也对外公布,东城每一条街巷都将设置一名“街巷长”。

刚刚公布的《首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2017-2019年)行动方案》提出,核心区将建立“街长”、“巷长”制,选派街道、社区等党员干部担任“街长”、“巷长”,负责指导街巷环境整治和管理工作。“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街长”、“巷长”身处第一线,将直面群众,发现问题,成为搭建在政府与市民之间沟通的桥梁。

挂帅东斜街 先问停车难

李想

西城区西单北社区东斜街胡同“街巷长”

李想幼年曾在什刹海附近的大杂院居住,是个有胡同情结的北京孩子。参加工作的头十年,李想一直活跃在街道一线,在西长安街的楼、院和胡同中,留下了不少他为居民疏通下水道、清理垃圾、劝架的身影:“阿姨,我姓李,木子李,思想的想,以后您有困难就找我,我这名字好记。”这句话,早已成为李想的口头禅。

李想说,西长安街1700多个楼长、院长,他基本都能认出来,相熟的就有500多人:“我特别热爱街道工作,为邻里的叔叔阿姨解决困难和矛盾后,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感就别提了。”

在西长安街94条背街小巷中,李想负责的东斜街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它是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斜街,东北口起于西黄城根南街,南口至灵境胡同,西至西单北大街,出入口就有五个,胡同内有平房院30多个,居民600余户。东斜街内部机动车车位紧张,并不宽敞的街道在三四十辆私家车点缀下显得更加局促。

群众反映的问题也是李想这个“新官”上任后关心的头等大事。坐在街道办会议室里,李想和几位街道负责人以及居民代表聊起了停车难:“刚才我开车进来的时候感觉就特别明显,倒车往里停很费劲。”街道办的一位负责人说,西单街面停车场价位偏高,原本灵境胡同附近停车场开展了惠民政策,可以让居民享受到较为低廉的停车价格。但最近,有传闻称西单附近公共停车场要再次涨价,一些居民也开始担心了。

李想表示,明后天就会去和灵境胡同附近新开停车场协调,争取帮助东斜街胡同居民保住继续享有低价停车的优惠条件。

当有人提出用设杆的方法控制外来车辆占据胡同停车位时,李想认为需继续探讨:“咱们东斜街五个口,进出车辆多,都设杆的话,管理难度大。”李想提出,可以通过街道理事会对停车难的情况进一步商讨,并建议胡同住户们各自 “认领”自家门口的停车位,一旦有不明情况的外来车辆想要占据车位,则由街道和居民进行告知。

聊完了停车问题,李想又跟着居民来到了一位住户家了解情况。一进门,80多岁的老奶奶就热情地和这位街巷长拉起了家常:“有个小事我得跟你念叨一下,社区卫生站的楼梯有20多级,又陡,每次去拿药的时候,还想顺便测个血压、血糖,但老年人太不方便了。”

李想立刻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核实,并且提出了安置外挂电梯以及调整卫生站楼层的想法。“一层是银行,老年人取钱存钱也不想上楼梯。所以现在卫生站的情况比较两难。”一位街道负责人说。“能不能把这位奶奶家当一个试点,由街道红墙义工社的义工和志愿者定期上门量血压?如果义工和志愿者调配不开,我亲自给您来测。”李想当即给老奶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有事您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这个岁数和您家孩子差不多,千万别客气。”

设立流动岗 狗屎不见了

张志华

东城区藏经馆街巷“街巷长”

藏经馆社区共有1500多户居民,说起胡同居民反映最频繁、最集中的问题,张志华说:“应该就是狗屎的问题了”。多年来,胡同管理一直沿用着“分而治之”的老习惯。拿距离雍和宫不远的戏楼一巷来说,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负责胡同中单号门牌一侧的大小事务,而另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就负责胡同中双号一侧。试行了一段时间后,张志华发现了其中的问题。胡同正中间发现了一摊狗屎,到底该归谁管?管双号的人说,那摊狗屎是单号一户人家的狗拉的,不归我管;而管单号的人也有说辞,那摊狗屎明明更靠近双号那侧,凭什么归我管。两边都不愿意把事揽到自己身上,互相推诿起来。

“既然现在河道都有‘河长’管理,那胡同是不是也可以由‘胡同长’管理起来啊。”去年11月,张志华一下子来了灵感,于是尝试着在胡同里设立了12名胡同长,并淘汰了以往按照单双号门牌“分而治之”的传统,改为将胡同划分为“段”,一人管一段,这一段中出现的所有问题都由管辖该段的胡同长来负责,“互相推诿的事再也没发生过,胡同长们的责任心一下子增强了。”

一次,在社区组织热心居民上街捡狗屎的志愿活动中,一位居民在社区中转悠一圈,竟捡到了47摊狗屎。于是,张志华琢磨开了,这事儿看来还得发动咱胡同里的居民自己管理。张志华开发了胡同中的“流动岗哨”。热心大妈每天搬着板凳坐在胡同口,看见有人牵着狗过来了,立刻扯着嗓子提醒:“牵好狗啊,可别上我们这边乱拉乱尿。”“哎呀!你看看这狗又在胡同拉屎了,还不赶紧捡了?”有的大妈更有绝招,看见谁家的狗在胡同中乱拉乱尿,就偷偷跟在后头,尾随着“肇事狗”一路跟到狗主人家,硬是拖着狗主人到“事发地”,把狗屎清理干净才善罢甘休。

“如今,不敢说胡同中狗屎完全没有了,但至少比过去减少了80%到90%左右。”张志华表示,目前正在考虑,为捡狗屎的热心志愿者设立奖励。捡10摊以上的狗屎,考虑奖励洗衣粉一袋或肥皂一块。除了物质奖励,还将为捡狗屎的积极分子授予“最干净的人”、“最美志愿者”称号。

除了狗屎问题,随处乱停、胡放的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甚至共享单车,也成了胡同中不和谐的风景。“我们打算借着胡同拆违的契机,为自行车专门辟出停车位。”张志华告诉记者,整个社区可视范围内共有200多处违建,在5月份之前全部都要拆除完毕。“拆违后腾出的空间,将选取一部分适合的位置改造成自行车专用停车位,共享单车以后就可以停在这里了。”

“我今年53岁,离退休还有7年,我就好好地抓这7年,希望以后人们来到藏经馆的胡同中,眼睛往任何地方一看,都挑不出毛病来。”张志华踌躇满志地说。

三问街巷长

什么人能够当上“街巷长”?

街巷长来自各级政府部门,本身就在政府部门担任职务。目前主要选派街道、社区等党员干部任“街长”、“巷长”。

“街巷长”平时都干吗?

负责街巷的环境建设管理工作,整体谋划街巷胡同维护治理的计划方案,定期巡视街巷,定期组织召开街巷理事会会议,对街巷胡同存在的问题进行决策、协调并监督整改。

“街巷长”是终身制吗?

并非终身制。以东城为例,目前负责某条街巷的干部,随着该街巷的整治完成或是个人工作调整调动,有可能会被调至其他区域,继续担任下一条街巷的“街巷长”。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张楠 张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