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综合治理40万株雌株杨柳树 三年告别"飞絮的烦恼"

2017-04-13 07:3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三年告别“飞絮的烦恼”

这些天,北京又迎来了柳絮随风舞的日子。小小杨柳絮,有人爱它,漫天“飞雪”,给北京的春天增添别样情趣;有人嫌它,戴上墨镜、口罩,避之唯恐不及。

北京的杨柳絮治理已持续10多年,到底能不能根治以及有没有必要根治?治理工作是否有时间表?银杏、法桐等景观树种,是否可以代替飞絮最多的雌株杨树?

就市民关心的问题,记者4月12日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林学家沈国舫,国务院参事刘秀晨和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相关负责人。

知道杨柳飞絮

当年干嘛要种?

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北京平原地区人工栽种最多的阔叶树当数杨树和柳树。带来浓密绿荫的同时,也给市民带来了4月飞絮的烦恼。

据园林部门摸底调查,北京市建成区内有200万株杨柳树雌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的5.4%,这些雌株杨柳,绝大部分栽植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现在已到了壮年期,也就是飞絮最厉害的年龄段。

当时为什么要种这么多杨树?在北京市从事多年园林工作的刘秀晨解释,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国家没有太多的财力应用于景观绿化。杨树因为易成活、生长速度快、养护成本低,在我国北方大量应用。树高荫浓的杨树,让北京平原迅速披上绿装。

“最早种的还不是毛白杨,而是从国外引进的黑杨、加拿大杨等,有一个‘百杨齐发’的年代。”刘秀晨回忆。

因为病虫害等原因,黑杨、加拿大杨等在栽种几十年后,纷纷出现树势衰微的现象。直到上世纪70年代,河北省林科所繁育的华北地区乡土树种毛白杨,因为生长势好、树形美观、易管护等优点,被大规模引进北京,逐渐替代了其他杨树品种。

“说实在话,当时园林绿化工作者更多的是考虑怎么让北京尽快地绿起来,没有特别在意飞絮的问题。”刘秀晨说。

既然杨柳飞絮

何不一砍了之?

杨柳飞絮,给部分市民,特别是容易过敏的人群带来了困扰。“地上到处滚杨树毛子,把树伐掉算了。”网上有市民发出这样的抱怨声。

“树可随便砍不得。”听到这样的说法,沈国舫院士连连摆手,“杨柳飞絮,只是树木繁殖的自然现象,就像人一样,到了合适的年龄就得生娃儿。飞絮的时间也不长,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再说,杨柳树都是北京绿化的大功臣。”沈院士继续解释,以柳树为例,在北京发芽最早,落叶最晚,绿期长达10个月。杨树高大、挺拔,一排排杨树树阵,构成了北京城市绿化的背景色。

就抗污染能力而言,一株胸径20厘米的杨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释放氧气125公斤,滞尘16公斤。一株胸径20厘米的柳树,一年可以吸收二氧化碳281公斤,释放氧气204公斤,滞尘36公斤。

另外,栽植杨柳树还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古往今来,骚人墨客吟诵杨柳树的诗文不计其数。中国现代作家茅盾的一篇《白杨礼赞》,在精神上滋养了一代人。

银杏法桐漂亮

能否替代杨柳?

作为北京毛白杨的调侃对比对象,南京的法国梧桐这些日子红遍社交网络。“看看人家的城市行道树。”有网友建言,北京也该多种点法国梧桐、银杏,增加城市的文艺气息。

对此,沈院士笑言,“种树,应讲究适树适地,任何一种树都有它的优缺点,不能盲目照搬。”

他解释,法国梧桐更适合在南京、郑州等地区生长。北京虽然也有法国梧桐,但总体而言,长势不如南方。冬季很容易因为气温下降,出现抽条现象。北京林业大学有一条著名的法国梧桐大道,栽植初期曾经枯死过不少。后来因为周围建起教学楼,有了一个相对适宜的小环境,才得以旺盛生长至今。另外,法国梧桐同样存在飞絮问题,在很多城市,幼儿园等周边都不允许栽植。

而像银杏,是一种生长速度较慢的景观园林树种,对生长环境非常挑剔,作为行道树,往往成活率不高。要大规模替代杨柳树,也不具有可行性。

“建设和谐、宜居的大都市,生物多样性也是标准之一。杨柳虽然有飞絮问题,但只要选择雄株种植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沈国舫表示。

想叫飞絮不飘

还能有啥高招?

2017年春季比往年提前大约7至10天,杨柳飞絮的时间也较往年提早1到2周。敏感人群大晴天出门,也不得不戴上口罩,“新闻上年年喊治,到底什么时候能治理好?”有人发出这样的质疑。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副处长杜建军介绍,本市已下定决心在“十三五”期间“管”住飞絮,到2020年,建成区要实现“飞絮不成灾”的治理目标。

“所谓不成灾,不是一点儿飞絮都见不着,而是通过合理控制,让杨柳絮不影响市民的正常生活,不对敏感人群造成困扰。”杜建军介绍,就今年而言,本市将采取注射药物、修剪等方式,完成40万株雌株杨柳树的综合治理。同时采取高压喷水、及时清扫等方式,避免二次飞絮。

实际上,飞絮治理10多年,在重点地区已取得成效。东城区柳荫公园,是北京市最早的以柳为特色的公园,园内栽植各个品种的柳树千余株,其中雌株有269株。2008年前后,市民4月份逛柳荫公园几乎睁不开眼,地上滚的,空中飘的,水上浮的,全是白花花的杨柳絮,火一点立马就着,还曾引发过火灾事故。

但4月12日,记者沿柳荫公园环湖路走了一圈,虽然仍有杨柳絮在飘,但远远不到“漫天飞雪”的程度。

“通过嫁接雄枝、修剪等手段,雌株柳树到2017年已经完成70%的治理。”柳荫公园副主任李静介绍。剩余30%的雌株柳树,因为树形优美,或者品种特殊,将原状保留,保持柳荫公园柳之特色。

杜建军介绍,2017年,北京市已启动五环以内雌株杨柳树的普查工作。根据分布情况,建立飞絮治理示范区。2018年,普查范围将扩大到各个卫星城,三年内重点地区的杨柳飞絮问题将逐个击破。

从源头上治理飞絮,北京市还建立了绿化工程雌株杨柳树“禁入制”。园林绿化工程中规划设计使用杨柳树的,都必须使用雄株并有认证证明。作为示范,市园林部门已在大兴黄垡苗圃繁育了30万株雄株毛白杨,近两年将陆续应用于重点绿化工程。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王海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