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斗狂人徐晓冬:我是乔峰 没有推手

2017-05-03 16:1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格斗狂人:我是乔峰 没有推手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徐邦印 实习记者 任小佳)这几天的徐晓冬特别忙。没办法,他已经耽误了两周的教练课程。

一方面他将雷公太极打倒后,一天要接待好几家媒体的采访,而另一方面,由他掀起的挑战整个武林的风波愈演愈烈。曾被徐晓冬点名约战的陈家沟太极拳实战家王占军、王占海兄弟应战后,另一个被“点名挑战”的武僧一龙也于日前发声称:不服来战。同时,徐晓冬又向邹市明发起挑战。

央视搏击类节目解说韩乔生对此评论称,“帮助武术去伪存真也不是坏事。”

曾因暴揍踢馆富二代 被媒体熟知

“喜欢打架,很简单。”当记者问起他喜欢搏击的理由,徐晓冬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38岁的徐晓冬从小就喜欢体育,足球、篮球都玩儿,后来接触到身体对抗类的运动,就去了什刹海体校,练散打退役后,自己开始练综合格斗。徐晓冬说,他喜欢这种直截了当解决问题的方式,输赢立判,“嘴说不好,懒得用嘴吵吵”。

晚上八点,徐晓冬有一节一个小时综合格斗的大课,下午五点多他就来到拳馆,跟着他来的还有三四家媒体。现在徐晓冬有些发福,换上紧身运动上衣,小肚子很明显,说话语速特别快,“没办法啊,采访我的媒体太多了,一天1000多个电话,今儿晚上还有仨采访……”

媒体蜂拥而来,徐晓冬应付得来吗?“习惯了。”他说,“其实我一直很有名,以前是搏击圈里媒体采访我,现在是老太太都知道我。”

徐晓冬上一次较多地接受媒体采访是在2012年。当时一个加拿大练拳的青年在北京找拳馆挑战,找到徐晓冬。骑着自行车的徐晓冬赶到约定地点被一堆豪车惊到。真打起来,对方一直出拳试探,徐比较礼让,后来他反击,大约10秒,把对方打倒。于是,就有了“富二代踢馆遭教练痛揍”的报道。

徐晓冬分析,“富二代、踢馆,这标题……,当时这个视频点击二百多万,第二天就有很多媒体来找我”。

自认是网络草根 称是别人炒作自己

徐晓冬到拳馆,一般热身要先做20分钟的跳绳。“咱们抓紧时间,我边跳,你们边采访,都不耽误”。为了给自己即将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保密,他说的内容少了一些,“但我也争取做到给每家媒体一点不同的信息。”他说自己没有幕后团队、没有推手,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徐晓冬大方地应对媒体采访,在摄像机前侃侃而谈,嬉笑怒骂毫不遮掩。带着外孙来拳馆上课的郑师傅在一旁说:“他说话挺直的。”

徐晓冬有了新的动向,自己就先在微信、微博发预告,有时还不忘加一句“转发这条”。除了传统的电视、报纸媒体,对于各个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徐晓冬也是信手拈来,他拒绝有“土豪味儿”的快手,欣赏综合性更强的平台。对于互联网这一套,徐晓冬觉得自己谈不上熟悉,觉得只是个“一般、还行”的水平。“其实我就是一个草根,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档次。”

如今徐也正打算直播收费,不是为了拒绝络绎不绝的人,而是认为,“得有钱啊,没有钱现在能做什么?!”事情发酵至此,徐晓冬站在风口浪尖,他说自己没有炒作,“是别人找我,他们可以不拍我的,都在蹭我的热度。”谁炒作谁?徐也分不清了。“拍我的热身啊、上课啊,没问题,我觉得这都是商品,经济社会,收费没有任何问题的。”

自称是乔峰 妻子担心他挑战武林

少林寺、太极拳、崆峒派各大掌门要迎战徐晓冬,俨然一副张无忌决战光明顶的样子。徐晓冬说自己不是张无忌,“我应该是乔峰,武林不是你们想的小说里那种,我们这种实打实的搏击才是真正的武林。”

徐晓冬说自己最讨厌骗子,讨厌不讲诚信的人,打太极拳师雷雷就是报私仇,“谁骂我我打谁,谁是骗子我打谁。当然法律的底线肯定不会破,我就是脾气暴躁点儿,但我也善良,给老人让路、让座……”

有朋友开玩笑提醒徐晓冬:“你以后出门得小心点儿,别被人打死。”徐晓冬的妻子也难免会有担心,但他爽快地说自己的房子、保险所有受益人都写的老婆的名字,“她不用担心,我就这么实际。”

教学强调实战 为耽误两周课道歉

六点半,拳馆有不到二十个学员在练习,徐是拳馆的带头大哥,每周五的“Friday对决”是他想出的一个玩法儿,除了正常的拳击、泰拳、巴西柔术的对决,还有一些新奇的玩法儿,对决双方可以选择匕首、双棍等等武器,“当然,武器是假的塑胶道具,但打人也很痛,要不我这儿不是火了,而是没了。”在拳馆办了终身会员的学员戴玉林还跟记者介绍:“除了一对一的玩儿法,还有二对二,所有参赛的都需要戴着护具、穿着盔甲,北京所有拳馆的人都可以来,人特别多,像一个大party,大家玩得很happy。”

晚上八点,拳馆五星级教练徐晓冬准时上课,这节课来了24个学员,前期缺了两三周的课,徐晓冬先跟学员们道了歉,简单说了几句自己迎战武林盟主的事情,“冬哥加油!”学员里不时有人发出叫好声。

紧接着,徐晓冬带着学员热身,偶尔调侃一下时下的娱乐新闻,还会吐槽太极拳师雷雷的“雀不飞”,“那不就是用胶带把鸽子粘住了嘛。”稍后,徐晓冬和学员一起练习出拳,他不时提醒着:“手先张开,这是为了防守的面积增大,出手的瞬间成拳。来,跟我一步一拳练一下。”

1992年出生的王文媛是这群学员里最小巧的,大概1.5米的个子,体重大约80斤。在拳馆练了一个多月,她笑着说:“嘿,我报这个,就是锻炼锻炼身体,练着玩儿,就为了能运动运动。教练啊、其他人虽然看着都是肌肉大块儿,但还是挺照顾我的,也会提醒我出拳方法。”

跟着徐晓冬练了两年的戴玉林家在燕郊,来拳馆一次行程就需要大概一个半小时。他就是冲着冬哥这个人来的,“两年前,北京的拳馆也不多,我是喜欢这个,在网上也查了很多资料,最后决定跟着冬哥练。平常训练一对一小实战的时候,他也给我不少意见。我们出手也都会注意保护对方,老人儿带新人,反而会知道怎么保护你,也让你更快地进步。”

戴玉林还说一年前,自己练完拳回家路上,遇到一个喝醉酒的要打他,他两组两个前手拳一个后手拳把对方打倒。“跟着冬哥,实战的技术、训练的体系都会有提高。”

武协回应 按MMA规则打是不公平的

央视采访了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张玉萍。张玉萍称:“首先,代表性问题,这个人(徐晓冬)能代表MMA吗?雷雷能代表太极拳吗?这两个人代表性可能都不具备。另外,竞赛要讲究公平,要有统一的规则,这种竞赛没有统一的规则,两个不同的体系按MMA的规则打,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而且这种行为也没有履行正常的程序。再者,有些问题有‘虚’的成分,有些人为了宣传个人,夸大其词,协会会管理、引导,我觉得他(徐晓冬)的目的不是‘打假’,是炒作自己。”

评论声音 韩乔生:中国武术应往前看

作为拳击、摔跤、柔道、跆拳道、散打等项目的解说员,韩乔生也担任过各个武术节目的点评嘉宾。他认为,从帮助中国武术去伪存真的角度来讲,这种声音的出现不足为奇,至于其中的比武形式,已经不属于竞技的范畴。

在韩乔生看来,徐晓冬约战邹市明确实没有可行性,“提出这种打的方式,本身就不可行,因为拳击是拳头打啊,没有脚,你是手脚并用啊,本身就不在一个规则之下。直接挑战邹市明,实际上等于没说,他也确实没法应战。”

去伪存真角度可取 比拼形式有些不公

谈到该事件的出现和发酵,韩乔生认为,“看上去,不乏炒作的痕迹,但知道如何去炒。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刺激了各派武术人士,并不完全是坏事。”

韩乔生看来,从实战角度讲,不能够因为是综合格斗的高手,就把中国武术否定了,中国武术有很多能够在实战中用上的技巧。

对于徐晓冬所称的“打假”,韩乔生认为,中国传统武术确实需要去伪存真,“我觉得,这是对传统武术的一种刺激。有这种声音出现,也不足为奇。”

但是,韩乔生并不赞同徐晓冬挑战各门派的比武形式,“不能戴护具,没有限制,比赛十分钟,许多都是MMA的比赛方式,这种比赛就不是在一个公平的平台进行比拼的。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特点、规则,现在他提的这个,等于是比综合格斗更放开的比赛形式。某种程度来说,已经不是一种竞技,不是比技巧,属于斗气加斗法。从这个角度来讲,对于中国武术,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公平。”

中国武术应会推广 学习拳击搭建平台

作为世界职业拳王争霸赛的解说员,韩乔生见证了职业拳击的发展。他认为,拳击有许多值得武术借鉴的地方,“最明显的,莫过于在拉斯韦加斯打的梅威瑟、帕奎奥的比赛,出场费过亿美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直播,应该能看到宣传的力量、舆论的作用,中国武术也要学会利用一些商业造势。”

韩乔生并不否定中国武术深厚的功底和魅力,但他认为,近些年中国武术的发展给观众造成了很多错觉,“在大庭广众之下亮相的,以武术的门派表演居多,在许多人心目当中,武术已经不是想象的那样。使人们对于武术的想象和实际情况有比较大的距离。”

“中国武术门派众多,光太极拳就有很多门派,因此缺少统一的标准、尺度,这也给人感觉,实战中的武林高手太少了。尽管一些武术大会每年也都办,也有很多武林人士参加,但许多人还是认为,看到的和实战中的武术还是有区别的。”韩乔生说道。

韩乔生还将中国武术和拳击、综合格斗等进行对比,他说道,“拳击也好,MMA也好,所有类似站立式的格斗,有越来越完善的统一标准,甚至在各个组织中可以查到每个人的星级、排名,从这些来讲,恰恰是中国武术的不足。”

韩乔生认为,提升中国武术的关注度势在必行,“拳击之所以能够获得现在的关注度,也得益于这么多年不断宣传、推广的结果,中国武术也需要更高的平台,需要各个门派以中国武术的大局为重,门派之间取长补短,同时搭建一个平台。”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徐邦印 任小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