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限塑令”四面楚歌,一停了事? 第156期

2017-06-14 16:23   作者 巢晶    编辑 李红英(QN0016)

近日,由“限塑令”实施九周年所引发的一系列话题收获广泛关注。这些年以来“限塑令”对抗白色污染达到预期效果了么?面对各方的质疑,“限塑令”要不要一停了事?咱们来看看大伙儿都怎么说~

“限塑令”遭质疑问题出在哪?

各路声音中,以主流媒体为首,认为“限塑令”政策收效甚微。

京观察选取了自2008年起,媒体有关“限塑令”的报道,将“限塑令”链条上的六类主体进行了分类阐释。

◆ 超市:徒增一条生财之道,何乐不为?

2008年“限塑令”开行前夕, 《北京日报》的一篇报道中描述了京城300家超市积极迎接“限塑令”的情景。报道中写道,为调动消费者环保购物的积极性,各大商超推出多项奖励活动。

一年以后,根据国家发改委反馈的落实效果:超市“限塑”效果最明显,塑料购物袋减少量平均在75%以上。与之伴随的则是“限塑令”沦为“卖塑令”的尴尬质疑。坊间时常放出,不少超市通过出售塑料袋每年净赚上千万元的消息。

现实又是怎样呢?

一位就职于北五环外的一家大型超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年赚上千万的传闻没有事实依据。不过限塑后,其抑制塑料袋消费的作用正在下降也是事实。以他所在超市的统计数字计算,在超市年接待顾客量并无上涨的情况下,过去两年的收费塑料袋使用量分别为36.7万个和39.2万个,年涨幅接近10%。

有评论分析认为,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消费者为使用塑料袋付费,就是承担污染环境的成本,而这一行为的收益则是购物的便捷。相较于巨大的购物数量,每个塑料袋0.2元到0.5元的成本实在微不足道,收益远大于成本。而对超市等商家来说,由免费提供到收费出售,徒增一条生财之道,何乐而不为?无形中,这也变相为不法作坊违法生产塑料袋提供了市场。结果,“限塑令”陷入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正和博弈,难以落地实属必然。

◆ 小商贩:不给袋子,客人就跑了

与商超并列的另一种群体——小商贩则是城市管理者们眼中的“限塑”死角。

2014年,“限塑令”实施六年。记者在探访中发现,一些早市或者不太正规的小店仍是“限塑令”实施的死角。商贩们提供免费塑料袋的主因,是怕不提供留不住客人。

在北京丰台区方庄东路附近的早市,一名水果摊摊主对记者坦言,自己也知道按规定不能免费提供塑料袋,但为了这几毛钱的菜还收人家一毛钱的塑料袋费用,客人可能就不买了。

另一位商贩马先生说:“如果城管说不收塑料袋的钱就罚款,那我还是得收那一毛钱。”

◆ 小作坊厂主:熬过了这阵就能继续开工

同样给“限塑”带来消极影响的,还有生产超薄塑料袋的小黑作坊。

有报道指出,因为监管部门鞭长莫及,惩罚力度越来越小,检查次数越来越少,最终默许了商家对塑料袋的肆意使用。相关部门的监管不力,也变相助长了违规小作坊厂主们的气焰。

2010年6月,记者前往北方重要的塑料袋生产聚集地河北雄县,雄县马蹄湾村一塑料生产厂家的经理告诉记者,在“限塑令”刚刚开始执行时有关部门的监管非常严厉,“很多部门的人到工厂堵门以查处那些生产不合格塑料袋的厂家,于是很多厂家被迫关门,或者反锁着门偷偷进行生产。”

但该经理表示,这种情形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现在相关部门管得已经不是很严了,有的地方也是严一阵松一阵。

◆ 消费者:两三毛已经习惯了……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九年时光,“习惯性缴费”的新生活惯例似乎生成。

在一篇2014年的实地探访中,商超的积极态度不再,塑料袋回潮现象已然显现。

当时,朝阳区十里堡附近一家大型超市的工作人员表示,“禁塑令”刚推行时,环保布袋还有不少市民购买,超市方面也会在顾客购买一定数额的商品之后赠送,但近两年几乎无人问津,大多数市民都会选择购买塑料袋。

是什么造成了“塑料袋回潮”?评论认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把问题简单化了。漠视了人们对于生活便利的需求,高估了“收费”所能催生的门槛。

◆ 拾荒者:回收塑料袋还真瞧不上

再说到 “限塑令”的另一端——废塑料袋的回收工作,目前亦没有普及。即便塑料袋上带有可回收标识,京城的拾荒者们也从未想过回收塑料袋。

从事废品回收多年的刘先生,一直在京城北部社区回收废品,其回收种类大到家具电器,小到报纸水瓶,唯独塑料袋从未收过。

有报告指出,目前全球只有14%的塑料包装得到回收,而最终被有效回收的只有10%。很多超薄塑料袋既没有质量安全标识,也没有可降解标识,若被随意丢弃或不经处理进行填埋,可能200年也无法降解,长期残留在土壤中,会对土质和水体造成极大危害。

◆ 城市管理者:近年来塑料购物袋使用量减少2/3……

最后一位出场的是城市管理者。

2016年3月29日,《北京晚报》发文质疑“限塑令”成效权威数据。报道中称——

“2010年,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的官方网站上,曾发表过主题为‘各地贯彻落实限塑令的主要做法和经验’的文章,文中表示,与‘限塑令’实施前相比,全国超市塑料购物袋年使用量减少2/3左右,减少塑料消耗约27万吨:‘据测算,商品零售场所年可减少塑料消耗40万吨左右,节约石油约240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760万吨’”。

“时至2013年,‘限塑令’实施五周年宣传活动在京举行,该活动的宣传文案显示,‘限塑令五年来取得了明显成效,超市、商场的塑料购物袋使用量普遍减少了2/3以上,全国主要商品零售场所塑料购物袋使用量累计减少670亿个,累计减少塑料消耗100万吨,相当于节约石油约600万吨。’”

“时隔3年的两组官方数据,均宣称塑料购物袋使用量减少2/3,其一致性令人生疑,数据也未明确‘减少2/3’是参照“限塑令”执行前,还是逐年同比数字。同时,数据中的能源消耗,其年平均值也有较大出入。”

“而在五周年宣传活动后,上述机构官网便无法检索到近两年来有关限塑令成效的文章。”

再来看看吃瓜群众们对“限塑令”实施九年是什么看法:

与媒体的群体质疑不同,大部分网友认为“限塑令”实施后,确有成效。

yx

当然,这些问题他们也同意:

就像这个,支持“沦为卖塑令”说—— 

ms4

支持“严控源头”说——

yt

支持“替代品”说——

td

总的来说,纵观“限塑令”实施这九年,有的声音始终存在。

以“加快研究替代品”为例。其实可降解塑料袋早已存在,但为何这还是个问题?

当下广泛存在于市面上的可降解塑料袋主要原料为淀粉,成本普遍在0.7元上下,离消费者对于塑料袋的心理价位还有差距,它比普通塑料袋贵3到四倍,在北京,这种售价在两元左右的可降解塑料袋仅流通于少数高端精品超市。

大部分平价大型超市还是以提供0.2元—0.5元的普通塑料袋为主。这种塑料袋符合国家标准,但依旧是白色污染源。

肿么办?一停了事?

正如上文中提到的,对抗白色污染并不只包括生产环节,它还包括传播、使用、回收、监管等等……简单说“限塑令”究竟好还是不好、要不要一停了事,并不客观。

最后,京观察想引用一段网友对于“限塑令”看法供大家参看,希望能给您带来一些思考。

ed

了解更多:

对于白色污染问题,这里有一些又新又酷的解决方式!

◆ 广州创业者用石头制环保塑料袋,成本比普通塑料袋还便宜。

这种以石头提取物(石塑母粒)替代石油制作塑料袋不仅结实,而且经燃烧之后只会留下无毒无害的石头粉末,可以直接通过热氧降解,在光照状态下便能自然降解。

据该种“石头塑料袋”的生产方负责人透露,石塑母粒源自于各地散落的石头,而非传统塑料袋采用的石油为原料,因此石头袋的成本远远低于传统塑料袋,如今的出厂价格也确实低于同等档次的传统塑料袋,基本上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生产多少便能卖出多少。

目前,石头造塑料袋已经和国内多家大型超市及知名品牌进行合作,当中包括阿里巴巴、京东、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等塑料袋使用大户,百度外卖和美团外卖80%以上用的是石头造的袋子。

◆  西班牙科学家最新发现:巢虫能吃塑料袋,消化后拉出防冻液。

在《当代生物学》期刊4月24日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西班牙科学家Bertocchini和同事展示了100条巢虫在40分钟内咬破聚乙烯购物袋的场景。12个小时之后,那个塑料袋已经残破不堪。

为了确认巢虫不只是咀嚼塑料袋,而是真的能够消化塑料袋,研究者们将一些巢虫研成糊状,将塑料袋与之放在一起。14个小时之后,塑料袋有接近13%的面积消失。

以上实验表明,在巢虫的消化系统中,存在能够确实消化塑料袋的化合物。研究者还扫描了巢虫吃过袋子之后的排泄物,居然在其中发现了次乙基乙二醇——防冻液的主要成分,并以此证明聚乙烯被降解了。

◆ 印度一公司发明可食用塑料袋,遇开水15秒溶解。

据外媒报道,为应对白色污染问题,印度公司EnviGreen利用天然淀粉与植物油作为原料生产出一种百分之百有机、可生物降解类似塑料的环保袋,人们甚至可以吃掉它。 

该公司创始人黑哲表示,这种环保袋子的12种原料,包括:马铃薯、树薯粉、玉米、天然淀粉、植物油等,其外观和触感都与一般的塑料袋类似。

尽管这种袋子的成本比一般塑料袋贵了35%左右,但其利益远超过成本的增加。比如说,它在丢弃之后,可以在180天内自然分解;如果在室温下置入水中,不到一天就会溶解;如果置入热水中,大约15秒就会消失。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