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大兴区法院人民陪审员王鸿:陪审员"首先得有公平公正之心"

2017-06-23 14: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首先得有公平公正之心”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自2015年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以来,北京五家试点法院人民陪审员总数达2230人

2016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建立试点工作台账,探索完善选任、参审、培训和管理机制;研发全国统一的人民陪审员信息管理系统,推进人民陪审员管理网络化、规范化、便捷化。

2016年,50家试点法院由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结各类案件共81772件,其中,民事案件64917件,刑事案件11642件,行政案件5213件;由人民陪审员参与组成大合议庭审结涉及群体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1624件。

2017年4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法院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在进行两年后,获准延长一年。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在今年4月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曾表示,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期限为两年,即2017年5月到期。为稳妥起见,特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将人民陪审员改革试点工作延期一年至2018年5月。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2015年,北京市二中院、东城、海淀、门头沟、密云5家法院被确定为北京市试点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司法局联合制定了《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指导意见》和《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实施细则》。

数据显示,改革试点以来,五家试点法院人民陪审员总数达到2230人,比改革前增长了279%,试点法院由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结各类案件31733件。

对话人民陪审员

王鸿, 45岁,大兴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劳动关系科科长,同时也是大兴区法院的一名女性人民陪审员。

在众多的人民陪审员中,王鸿担任该项工作的时间只有短短两年,虽然目前参审的案件数量并不算多,但她对于人民陪审员的角色有自己的理解。

在采访中,王鸿特别指出,尽管目前人民陪审员的制度在不断完善中还存在问题,但就现实意义来讲,在现阶段各级法院的办案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人民陪审员制度首先是弥补了法官数量不足的问题。

在王鸿看来,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陪审员,首先必须要具备的素质就是一颗公平公正之心。

谈特色

个人有兴趣 本职工作常年和法院打交道

法晚:当初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开始接触人民陪审员的工作?

王鸿:我本科是学工科的,后来修了一个双学位是学法律,2002年我顺利通过了司法考试。在大兴区人社局工作期间,我也一直以法律顾问的身份负责局里的法务工作,比如人社局规范性文件的审查,同时我也有行政复议人员的证书,局里行政诉讼案件我也参与。

2004年我们局里成立了法制科,我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又调到劳动关系科,在我的日常工作中,跟大兴法院沟通也比较多,主要是和法院的行政庭、执行局、劳动争议庭打交道。

2015年我被区人大任命为大兴法院的人民陪审员,也是基于两个单位之间的合作,由人社局推荐,个人兴趣加上多年来工作内容上的共性。

法晚:两年来一共参审了多少案件,第一次参审案件时是什么情形?

王鸿:因为我自己的本职工作比较繁忙,来法院参审案件的数量在陪审员中并不算多,大概来讲,参审的案件不超过10件。

我记得第一次参审的案件是一桩涉及强奸的刑事案件。以我当时的专业知识,可以掌握和理解那个案件,因为相对来说,当时那桩案子对于事实的认定比较清楚,犯罪嫌疑人是临时起意的犯罪,并不是预谋的。

法晚:比如像您一样本职工作很繁忙的陪审员,你们怎么协调法院陪审员的工作和自身的工作?

王鸿:一般都会提前沟通好,陪审员自己会累一点,但安排合理的话也能错峰安排开。以咱们大兴法院为例,每周四、五都会提前排好下周的开庭表,联系好各自案件参审的人民陪审员。

谈帮助

专业领域的人民陪审员能弥补法官不足

法晚:准备参审案件时,您都会做什么样的准备?

王鸿:本身我自己也学法律,在接到法院让我参审一个案件的通知时,我会提前查好和案件相关的法律法规,这样对于案件本身就会有一个自己的主观判断,之后再跟着法官一起去开庭,因为陪审员主要是事实审,在法律审的领域,我会看看专业法官做出的判决,对比下法官的判决和我自己的判断有什么差距,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法晚:您觉得陪审员在参审的过程中有哪些侧重的方面?

王鸿:我觉得在庭审的阶段,陪审员需要照顾到双方当事人,在自己专业领域内去提问,因为主审法官也在问,他有自己的思路。作为陪审员,除非涉及到你比较清楚或者比较专业领域的问题,随便发言会打断主审法官的思路,陪审员作为一种补充的提问,但到了合议的阶段和法官就可以互相充分地就案件进行交流。

法晚:就现阶段来讲,您发现有哪些方面是在参审案件的过程中是有不足或者乏力的部分?

王鸿:其实法官的法律知识非常丰富,但涉及到具体案件时,因为不同的案件涉及到不同的专业知识,医疗纠纷、知识产权、房地产领域等等,有很多专业的东西,作为法官来说可能不太清楚,如果在审理这类案件的时候,有相关专业领域的人民陪审员,那么对于案件的处理就会更加科学和清晰。

比如刑法修正案里的“欠薪入刑”,并不是说一欠薪就入刑了,行政机关是要做很多工作的,比如我们人社部门会一次两次的责令,出现责令拒不执行、隐藏逃避资产等等的情况下,这样才会走到公安机关去立案的步骤。

帮助行政单位发现不足和瑕疵

法晚:就您个人而言,从人民陪审员的工作中学习到什么?

王鸿:站在我个人角度而言,人民陪审员的工作也是对我法律知识的一种补充。

因为我本身在行政单位工作,在法院参审相关的行政诉讼案件经验中,对于我们行政单位更好地发现行政行为中的瑕疵和程序上的不足,都有很好的借鉴作用,能够更好地改进本单位的工作。

法晚:您怎么看待人民陪审员“陪而不审”的现象?如何破解这样的现象?

王鸿:确实有这样的现象,比如一些比较专业的案件,作为陪审员来讲,可能会觉得法官是专业出身,他们更权威,会以崇拜的眼光看待法官,那么陪审员自己的声音就会相对来讲不容易发出来,在自己不专业不懂的领域,有些陪审员确实不愿意发声,怕说错了让别人笑话。

要解决这种问题,我觉得,首先从入口这儿,法院应该多方面的去选取陪审员,各行各业,提升整体素质,像我们大兴有好几所高校,高校里从事法学教育之类的教授等等,能不能吸纳进陪审员的队伍。

另外就是加强培训,除了法院统一的集体培训,让陪审员更多地针对案件进行自主学习,从而发好陪审员的声音,在这一点上,相对年轻的陪审员自主学习的能力也更强一点,所以陪审员队伍的年轻化也应当注意。

谈意义 补充了法官数量的不足

法晚:人民陪审员制度的改革试点延期一年,你如何看待人民陪审员制度发挥的作用?

王鸿:整体来说,我们国家的陪审员制度建立得很早,建国初期就已经有了陪审员制度,这么多年司法实践中慢慢在完善,有自己的意义。

在完善的过程中,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目前来说,人民陪审员制度最现实的意义,就是弥补了法官数量的不足,各级法院的压力都特别大,案子非常多,人民陪审员能在某种程度弥补这种不足。

此外,在法制宣传,人民陪审员上也起到了很多作用。陪审员来自各行各业,通过不同的案件了解法律程序,他们回去之后,在亲戚、朋友、同事甚至更广的范围内会影响很大一批人,陪审员参审案件都是一件件活生生的案例。

再加上现在大家法制意识越来越浓,越来越多地关注法律案件,就会有想去了解这方面的需求,像我父亲已经70多岁了,但最喜欢看的还是各种法制类的节目。

谈素质 首先得有公平公正之心

法晚:家人朋友对于您人民陪审员的身份怎么看待?

王鸿:家人很能理解这份工作,同事朋友里很多人不是学法律的,可能觉得很好奇,同时,他们也能通过我们参审的案件了解更多的法律常识。

比如大家普遍关心的,通过离婚案件,知道夫妻双方财产怎么分割,个人资产什么时候变成共同资产等等。

法晚:你觉得一位优秀的人民陪审员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王鸿:首先得具备公平公正之心,担任人民陪审员的人,人品一定要正直,其次就是得真正喜欢这份工作,兴趣爱好是很重要的,要觉得这是有意义的工作,第三,才是专业知识。

法晚:到2020年,这一届的人民陪审员任期结束后,还想做下去?

王鸿:我自己还是很有兴趣,希望可以在任期结束后还有机会能够被任命为人民陪审员,继续做下去!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杜雯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