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党支部书记王德静:24小时开机接听居民投诉

2017-07-06 16:2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24小时开机接听居民投诉

朝阳区建外街道南郎家园社区党支部书记王德静今年46岁,是一名有着25年党龄的老党员。2006年开始在南郎家园社区工作的时候,她没想过能一直干到今天。现在,她很确定还会在这里一直工作下去,因为她已经在这里扎下了根。

从工厂到社区 工作总是风风火火

留着披肩长发、穿着连衣裙,王德静外表看上去柔弱,但只要进入工作状态,总是风风火火的。

王德静出生在通州,1988年中学毕业以后分配到北京市国棉二厂,成为一名纺织女工。“当时每周早中晚三班倒,我一个人管着24台纺织机。”王德静说,这样干了三年,她不仅没出过事故,每年还都能超额完成任务。因为工作出色,1992年,王德静才21岁就入了党。在厂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师傅开玩笑说,王德静的年龄还没有他们的工龄长,入党反倒在他们前头。

在工厂工作了十多年后,因为要照顾家庭,王德静离开了工厂。直到2006年,孩子长大了,她参加了社工招考考试,成为南郎家园社区的一名社区工作者,再到后来成为社区居委会主任。2012年,王德静开始担任社区党支部书记。

24小时开机 夜间投诉常打给她

南郎家园社区地处CBD核心,社区工作的复杂性在于,新旧小区都有而且写字楼众多。王德静的手机是24小时开机的,如果发生一些非紧急事件,例如夜间投诉,相关部门经常会把电话转给她。在社区工作了11年,王德静一看到投诉的居民电话,就大概知道是哪栋楼。

最晚的一次电话,是凌晨3点多打来的。那是2013年的一天,当时王德静正睡得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头还直发蒙。电话是租住在光辉南里小区的一个年轻白领打来的,屋里的自来水管崩了,不知道可以找物业,于是直接报了警,又被转给了王德静。王德静听得出这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她连水闸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就一步一步地指挥着,让她先找到水表,再关旁边的总闸。”之后,王德静给了她小区物业的电话,嘱咐她尽快联系修理。

清理小广告 发动党员和居民

王德静面对的问题,除了家常里短,最棘手的要数老旧小区里的小广告。

“南郎家园小区,一共43个单元门,都是6层高,每一个单元的每一层楼道的白墙上,都贴满了小广告,”王德静说,这是最让居民们厌烦的事情。“疏通下水道的、清洗空调的,一个又一个,楼道墙上都贴满了。”

2014年起,王德静发动社区党员和居民清理小广告,“街道、居委会购买粉刷工具,但要大家一起出力。”王德静说,多亏了很多位退休老党员带头开始做。从一位老党员带领一个家人开始,到后来附近写字楼白领和底商店铺员工都参与了进来。现在,以楼门长为首、社区党员带头的楼委会自治形式已经运行了几年,只要碰到来刷小广告的人,楼委会成员就会拦住他们,楼内墙面再也没被小广告占领。

老少一对一 白领和社区老人互动

南郎家园社区共有4351户居民,但辖区内写字楼里的白领可能达到四五万人。于是,王德静盘算着让白领和小区居民也能互动起来。这不仅仅是让写字楼里的律师事务所为社区居民提供免费法律咨询,也不只是让年轻白领走进社区老人家里做志愿服务,王德静希望双方能感受到更多温情。

在社区举办的“跳蚤市场”里,白领和社区居民都会带来闲置物品,摆摊售卖。年轻的白领看见大爷大妈,也愿意聊几句。王德静在走访中发现,很多年轻白领独自在北京租房生活,“有人跟我说,周末也想回家和家里的老人一起吃饭。”从去年开始,王德静开始组织白领和社区居民的联谊。一位年轻白领告诉王德静,她就把大爷大妈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打算周末时候去大爷大妈家坐一坐、帮帮忙,也把自己工作中的烦心事念叨念叨。这给了王德静启发,下一步,她打算建立这种“一对一”的模式,让社区老人和年轻白领互相帮助。

现在,无论是在新小区还是在老旧小区,王德静每走几步就能遇到和她打招呼的居民,社区居民越来越熟悉、信任王德静。王德静说,2006年她开始做社工时,没想过能一直干11年,更没想到的是,会在同一个社区工作这么久;未来,她还会在这里工作下去。本报记者 李嘉瑞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李嘉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