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正路:迎难而上为高铁“加油”

2017-08-17 05:4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高铁没了电,就像汽车没了油,我做的事说白了就是架设列车头顶上密密麻麻的接触网,保证动车组高速稳定运行。”赵正路说。

赵正路是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京沪高铁维管公司副总经理。从上海明珠线、津滨轻轨,到京津城际、京沪高铁……45岁的他已经为中国高铁事业奋战了20年,参与过10余项工程项目建设,被业内称为高铁“金牌专家”。

赵正路打了个比方,接触网就相当于是给列车修的电力“高速公路”。首先这路要平,不能坑坑洼洼;其次不能有很多上坡下坡,这样列车才能稳定供电、动力源源不断。这样的电力高速得达到什么标准?一个核心数据最能说明问题:接触线的平直度误差得控制在0.1毫米以内,相当于一根头发丝那么细。

“迎难而上,敢啃硬骨头!”同事们这样评价赵正路。他自己却说:“共产党员就该有股韧劲儿!”

2010年年初,北京的深冬,西三环附近的汇融大厦8层,有间办公室的灯每天都亮到凌晨两三点。京沪高铁项目正在紧张建设当中,列车通过分项绝缘关节时,没有通电,靠的是惯性滑过,如何把期间对速度的损失降到最小,从而确保北京到上海的行车时间?

为拿出解决方案,当时担任京沪高速铁路四电系统集成工程项目总工程师的赵正路,白天拿着图纸跑现场,晚上回到办公室继续加班,一遍遍在电脑上推算、论证各个方案。一个原本不会抽烟的人,压力大到一宿能抽完一包烟。白天同事们看到他眼底带着血丝,提醒他注意休息,他只是笑笑说:“难题不解决,睡不踏实啊!”凭着这股子韧劲儿,赵正路终于顺利拿出了两种解决方案的优缺点对比。

京沪高铁联调联试期间,赵正路年幼的女儿得了重感冒,正加班的他,听到女儿的哭声隐隐从电话那头传来,禁不住心如刀绞。大家都叫他回去看看,他却摆摆手说:“没关系,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有她妈呢。”深夜加班后,他顾不上休息,骑着电动自行车,赶回家看女儿。京沪高铁工程期间,他参与调试的工作地点离家越来越远,电动自行车也跟着换了三次电池。

在赵正路和无数高铁建设者的努力下,具有我国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京沪高铁克服了多项施工难题,四电工程顺利通过国家验收,项目先后获铁道部优质工程奖、鲁班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等奖项。先后参与100多项技术革新、20多项高铁工艺工法的创新,赵正路一步一个脚印,见证着中国铁路飞跃式发展的历程。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