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协协商恳谈会走进背街小巷

2017-09-21 09:23 人民政协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市政协协商恳谈会走进背街小巷

作为首都和特大城市,北京市容市貌的“里子”和“面子”问题一直颇受各界关注。背街小巷,作为“里子”的“代言人”,部分街巷脏乱差的环境问题向来是城市管理的短板。今年以来,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的主导下,首都背街小巷环境整治的“重拳”,随处可见。环境治理有成效,也有伴随而来的新困惑新问题,14日,北京市政协举行首都功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协商恳谈会。这个恳谈会并没有直接走进会议室,而是先走进背街小巷实地调研,然后委员们与政府有关部门才坐在一起,畅谈如何把背街小巷变成“金街银巷”。

“开墙打洞”是否一堵了之?

在老北京什刹海、南锣鼓巷等著名的历史街区,胡同游已经成为北京一景。数据显示,什刹海和南锣鼓巷两条胡同一天中游人总数曾高达32万,超过故宫一天游人总量。

“老北京核心区,历史悠久的胡同四合院是其独特的优势,也是老北京历史文化最浓郁的区域,有着世界性影响力。”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说,核心区胡同里的“开墙打洞”不能一堵了之。他认为,保护也是发展,首都核心区的整治工程可以提升为老北京的保护工程,治理解决了环境问题,接下去还要恢复传统找回历史。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吴晨委员表示,“背街小巷的治理其实就是疏解核心区低端业态,减少依附旅游业的一般性商业,实现人随功能走、人随产业走。”吴晨委员同样认为,在拆违之后要保障文物院落的腾退、修缮与合理利用,不能一拆了之一堵了之。

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主任孙新军回应说,开墙打洞肯定不能一堵了之,这个跟委员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也收到很多居民反映,石灰砖头一封太难看。对于政府有关部门而言,这其实是一个工作先后的问题。拆掉违建,堵住门面这是必须经过的第一步,然后才能进行‘精装修’。”

北京市副市长隋振江对委员提出的“街面是恢复不是设计”的观点也十分赞同。他说,“胡同拆违之后,我们在恢复过程中有吃不准的,会暂时停下来,充分研究听取专家居民意见之后再进行修复,为的也是在环境治理中体现和提升古都的风貌。”

如何应对环境整治反弹?

“目前的治理工作大部分针对‘开墙打洞’,墙壁封死后,原先有营业执照的商户开始入院入楼经营,小副食店、小餐馆、小美容美发店、小旅店、小超市等低端业态仍然存在。”为了调研背街小巷治理工作,吴晨委员没少在自家周围的小区和胡同“转悠”,据他了解,开墙打洞的小商小贩失去“根据地”后除了继续“坚守”的,还有一部分则跟城管部门打起了“游击战”。

环境治理的反复和反弹是委员们最为担忧的方面之一。在北京丰台区政协主席刘宇委员看来,任何一项工作尤其是整治工作,有法可依是关键所在。“但按照市、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部门履行的执法程序,违法建设如果不能及时劝阻并由行为人自行拆除,就要履行告知、取证等程序,从发现到强制拆除组块也要半年以上时间,如果出现法律诉讼行为则时间更长。”刘宇说,这么长时间内违法建设早成为既成事实,因此如何有效果断执法,应全面整合现有执法资源,组建真正意义上的常态化城市管理综合执法队伍。

在巩固治理成果,防止反弹上,有关部门也做了大量有益探索。据孙新军介绍,城市管理委员会制定了《市容市貌监督员工作办法》,建立“街巷长”制度,推广“小巷管家”等,动员群众共同维护街容街貌和环境秩序。“此外,督导检查也是发现问题、解决难题、促进工作开展的有效方式。”孙新军透露,仅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深入背街小巷的明察暗访,就不知多少次。

背街小巷治理之后怎么办?

在协商恳谈中,不少委员提出疑问,背街小巷治理的确成效突出,然而治理之后呢,难道背街小巷的环境治理就真的只是针对背街小巷的治理?

北京市社科院比凯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古波提出了中心城区陷阱问题,要改变城市发展的轨道,实现核心区的发展转型。

隋振江回应说,“古波提到的这个根源问题,我们也有同样的困惑,政府配置资源还是市场配置资源,都会导致城市的畸形发展,希望你能继续把这个课题深入下去,为政府工作提出更多有启发的观点。”

委员们的发言和互动,也让北京市政协主席吉林感触颇深。他说,近年来北京城市建设规划发展取得很好成绩,但城市管理还有短板,精细化管理的欠缺是城市管理的短板,背街小巷则是短板中的短板,需要更为精细化的管理。市政协将继续关注背街小巷环境整治工作,为城市精细化管理献计出力。

责任编辑:魏芯蕊(QN0041)  作者:包松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