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色的“北京标准”是怎么炼成的?

2017-10-12 15:54 北京时间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晒晒蓝天背后的秘密之二:蔚蓝色的“北京标准”是怎么炼成的?

2017年是《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以下简称“清空计划”)的收官之年。近5年来,北京市空气质量持续向好,空气质量达标天数已从2013年的175天升至2016年的198天,进入2017年,蓝天更是成为北京天气的新常态。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北京的蓝天背后,其实编织着一整套关于大气污染防治的“北京标准”,这为在源头管控北京的大气污染建立了一道严密的“标准长城”。

来自北京市环保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北京市共制定大气污染防治地方标准42项,数量位居全国之首。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17年,北京市还制定发布了京津冀《建筑类涂料与胶粘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限值标准》,该标准也成为首个京津冀区域标准。

多项标准为北京首创

“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北京市就开始将大气污染防治作为重点。而治理的手段之一,就是通过科技引领、标准先行,从大气污染的源头进行管控。”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副处长曾景海说。

北京市制定的大气污染防治地方标准可分为固定源类和移动源类。

“像锅炉、固定式燃气轮机等燃烧源标准都属于固定源标准。除此之外,还涵盖了炼油与石化、水泥、铸锻、防水卷材、危险废物处置、生活垃圾焚烧等行业。”曾景海举例说,“到目前为止大概制定了20多项地方标准。”

移动源标准则从1998年开始制定,不仅包括轻型汽车、重型汽车、发动机、非道路机械等车辆机械标准,还涵盖了车用油品质量、油气回收等领域,截至目前也已有18个地方标准。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最为关键的排放限值方面,这些“北京标准”中,大多数污染物排放限值已与国际接轨。

以北京市2015年7月新出台的《锅炉大气污染排放标准》为例,新建锅炉自2017年4月起执行的第二阶段30毫克/立方米颗粒物排放限值要求,仅次于美国南加州标准,为全球第二严,超过欧洲标准。

不仅如此,更有一些“北京标准”填补了国家标准的空白,起到了引领示范的作用。”像《汽车维修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工业涂装工序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等标准就属于这类标准。“曾景海举例说。

《重型汽车排气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车载法)》也是北京市首创的一个标准。

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处相关负责人跟北京时间记者回忆起当时制定这一标准的历史背景:“2013年的时候重型车污染比较严重。我们后来就发现,上路的国四车虽然发动机是合格的,但装到整车上,车辆上路之后的氮氧化物排放却非常高。”

“这应该算是国家标准的一个漏洞,因为当时国家标准对于重型车只有发动机的标准,对于重型车的整车没有标准。”他解释说。

事实上,不仅是国家标准,包括“欧五”标准这样的国际标准,对重型车的污染物排放检测都是要拆卸发动机后,对发动机在试验台架上进行测试,测试结果很难反映车辆的实际排放状况。

于是,在进行了大量的实验之后,北京市环保局制定了国内首个重型车整车排放标准。按照该标准,在实际使用的重型柴油车上要安装排气流量计量装置和排气气体分析系统,实时测量并分析车辆污染物的排放量,从而评价车辆排气污染物的实际排放情况。

标准背后是艰难的沟通

作为北京市空气污染第一大来源,机动车排放对北京市PM2.5的贡献率超过30%。因此,控制好机动车排放也成为北京市空气治理的关键所在,而措施之一,就是制定严格的新车排放标准。

据机动车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迄今为止,为控制新车排放污染,北京先后于1999年、2002年、2005年、2008年和2013年五次率先实施了第一、二、三、四和五阶段机动车排放标准,比全国提前2-4年。而标准每提高一个档次,每辆新车即可削减30%-50%的污染物排放。

与此同时,相关的油品标准也与新车排放标准同步执行。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04年第一个“京二”标准开始,北京市油品标准已进行了5轮更新,每次标准提高一方面可以确保新车排放标准顺利实施,另一方面全体在用车也能削减10%-15%的排放。

其中,第五阶段的“京五”标准汽油和柴油已经将硫含量从第一阶段的2000ppm降至10ppm(即百万分之一),已经接近无硫化。

目前,北京市从2017年1月开始实行的第六阶段“京六”标准汽油和柴油,又将烯烃、芳烃等的限值进行了下调,与欧洲指标接轨,其中烯烃等部分指标甚至严于欧洲标准。

事实证明,北京市油品标准的实施对北京市机动车的减排功不可没。“油品标准的一次次提升不仅可保证新车排放标准顺利实施,即使是在用车也能因每次油品标准提升而进一步减少排放。”他解释说。

不过,虽然这些标准看上去只是几页文件,但在其背后却是非常艰难的制定过程。

“因为很多标准都是北京市根据自身实际问题、困难来研究和解决的,而不是简单地照搬国际上现有的标准。而且标准的制定涉及到方方面面,其实很多标准,作为一个地方部门制定起来难度非常大。”该负责人说。

他告诉记者,当初制定北京市的地方油品标准,涉及石化、汽车、检测和环保等多个领域行业,所以每次制定油品标准,都要组织进行大量实验。“几十辆实验车,每辆跑16万公里,光实验就历时一年左右。”

与此同时,在油品标准的制定过程中,他们还要与汽车企业、石化行业、检测单位进行反复的沟通,有些标准的沟通次数达十几轮。

“这还只是那些重大规模的沟通。”该负责人解释说,“这样才能得到各方的认可,最后实现既达到减排的目标,又确保指标是可行的——汽车行业可以满足使用需要,石化行业可以按照标准生产——这个过程真的非常不容易。”

“北京标准”离不开企业和民众支持

“我们的企业,不管是汽车行业,还是石化行业,企业的责任意识很强,愿意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谈起油品标准制定时该负责人也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他看来,每个行业都和环保工作相关,只靠环保局末端管理是不行的,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治理污染,这就离不开各个行业的支持。“这些年来,各行业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支持。” 他说。

不仅是标准的制定,包括标准的实施和落实同样离不开企业的支持。

以北京市空气污染主要来源之一的工业源治理为例,北京市环保局污染源管理处赵伟告诉北京时间记者,工业排放是北京市主要空气污染物之一VOCs的主要来源,而像石化、工业涂装、汽车制造、家具制造等行业都是产生VOCs的大户。

为减少VOCs排放,北京已针对炼油石化、印刷、汽车制造等重点行业先后发布了7项控制VOCs排放的地方标准,引导企业采用先进技术和设备并实施环保技术改造,以实现全过程清洁生产。

“按照今年9月1日起执行的汽车制造大气污染排放标准,第II时段标准限值中涂漆挥发性有机物的含量要由原来的每升560克降到100克。”赵伟举例说,“各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在接到相关任务要求后,都立刻展开了相关治理工作。”

近几年来,北京市建立了系统的污染源监管体系,并和相关企业保持了密切的联系。

以VOCs为例,北京市作为全国最早将VOCs纳入监管的城市,从2012年起,就建立了VOCs污染源排放台账,并组织专人对该台账进行每年度的编制更新。以汽车制造业为例,全市共9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均被列入台账,并被环保局重点监控。

污染源治理同样也离不开普通民众的支持,北京市老旧车辆的引导淘汰就是代表之一。

如果按排放限值比较,一辆黄标车的排放量分别相当于5辆“国一”车、14辆“国三”车、28辆“国五”车。每减少一辆老旧车机动车就相当于停驶数十辆新车。因此,对老旧车的引导淘汰非常必要。

机动车处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时间记者,在广大市民的支持下,从2012年至今的5年间,已有200万辆老旧车驶离北京市道路。“此外,从2008年就开始实行的限行措施,对减排的贡献同样非常可观。”

相关数据显示,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虽然已经从1998年的100多万辆上升至目前的580多万辆,但包括氮氧化物、碳氢颗粒物等在内的污染物排放总量,却已从1998年的100多万吨下降到2016年的40多万吨。

“其实北京蓝天是和标准分不开的。就像控制机动车排放,正是通过制定并严格实施这些标准,为改善北京大气环境质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该负责人说。北京时间记者 潘琦 王丽乐 报道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