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监狱引入“内视观想”技术 七天重拾爱的记忆

2017-11-06 08:18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七天重拾爱的记忆

7天纯粹的安静回忆,能给一个人带来怎样的改变?对有些人来说,这种改变几乎是“脱胎换骨”。一间几平方米大的小屋铺上淡绿色的草席,米白色的屏风将这里与周围严肃紧张的环境隔离开,服刑人员席地而坐,每天除了与导引师有数次平静而简单的交流外,其余时间都会在这里回忆、检视过去的生活种种,父亲无私的关爱、妻子体贴的照顾和朋友间真挚的友情,曾经被遗忘与无视的珍贵片段次第在心中苏醒,冷漠与尘封的心灵犹如被闪电击中。7天后,当他们走出小屋,无不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和难过。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北京市监狱,旁听了一场充满了感恩与泪水的“内视观想”分享会。

参观内视观想室

内容

“内视观想”是在完全与外界隔离的7天时间内,在导引师的帮助下,体验者对过往的经历进行系统回忆,获得对自己的心理、性格及人际关系等方面的洞察和领悟。回顾的对象从父母等亲人开始,围绕三个问题展开,即“这个人为我做过什么?”“我为这个人做过什么?”“我给这个人添了什么麻烦?”导引师每隔一个小时会对回顾内容进行询问,并与体验者协商布置下一个阶段的回顾内容。

流程

对主要养育者的回顾、对养育费的计算、对兄弟姐妹的回顾、对爱人的回顾、对子女的回顾、自我审视24条(如:对他人说谎、有借无还、将自己的过错推给别人、利用他人的善意等)、对周围人(如朋友、同事、同学等)的回顾、集体内观、集体分享等。

报名

参加“内视观想”体验多是自愿报名,再由导引师逐一进行访谈后评估其是否具有“内视的心”,即其是否有想要审视内心并让自己变得更好的积极愿望,经过筛查后进入实际体验的环节。

原理

如何激发罪犯自我改造的主动性,真正实现从“要我改造”到“我要改造”的转变,“内视观想”可以使服刑人员学会换位思考、理解他人,尤其是学会了“自省”的方法,有利于激发服刑人员对犯罪根源由“外归因”转变到“内归因”的思维模式的建立。

与普通的心理矫治不同,在“内视观想”体验过程中,服刑人员变身为“体验者”,自觉地从自己的生命历程中去发现被自己忽略的一些曾经的事实,觉察自己“盲区”,从而看清自己;民警脱下警服,变身为“导引师”,帮助服刑人员在重走人生路的过程中,感悟得与失、对与错,导引师只起到“路标”的作用,只是平等地导引和倾听,让体验者自己觉察和提升自己。

文化起源

源自中国传统文化 有机结合罪犯矫正

“内视观想”来源自中国的传统文化,早在2600年前,老子在《道德经》中写道:“修之于身,其德乃真……故以身观身”;《论语》中记载孔子的话:“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孔子的弟子曾子也曾说过:“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由此可见,“内视观想”正是来自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先贤修身养性的方法。

国学大家南怀瑾先生曾说过,传统文化中有一种修养方法,叫做“内视观想”,是一种检视自己心理和行为的方法,儒家也有类似的修养方法,其实都是从心理上检查自己,作为改过向善的修养手段。总之,人格的修养不外乎身和心,而“内视观想”是偏重心的方面的修养方法。

目前所施行的“内观”技术,被西方心理学家定义为一种结构化的了解自己的方法,这种方法帮助我们了解自己,了解我们的人际关系和存在的本质。这种方法是日本学者吉本伊信提出并创建的,他认为该方法可以用于心理治疗、罪犯矫正等领域,并亲身体验获得成功,后来在欧洲和北美被广泛运用。

2007年,这种结构化的自我反省的方法被“引渡”回国,在上海等地有系统地组织并成功推行。2008年,由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命名为“内视观想”。

作为国家刑罚执行机关的监狱,坚持“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工作方针,而对服刑人员实施严格管理和科学改造,也是《监狱法》赋予监狱机关的根本职责。早在2012年,北京市监狱就引进了“内视观想”技术,旨在帮助服刑人员认识自己,修正自我。通过对人生经历进行系统回忆与反思,经过自我剖析,达到净化心灵的作用。目前,“内视观想”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矫治项目,在维护监狱安全稳定和提升服刑人员教育矫治效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记者体验

服刑者分享感受 屏风后亲人流泪

北京晨报记者旁听的这场活动,便是北京市监狱在引进“内视观想”5年来的第50期分享会。会上,参加本期“内视观想”的服刑人员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在导引师的主持下,服刑人员谈起了通过7天的“内视观想”给他们带来了哪些触动。

夏新(化名)已经在监狱服刑了5年,在这期间他的家庭发生了不小的变故,父亲在前两年离世。“以前认为父亲对我不好,平时总故意刁难我、找我茬,说实话挺恨他的。”夏新说,甚至在得到父亲离世的消息后,他都没有流泪、难过。可是“内视观想”期间,他在导引师的带领下,开始回忆起了与父亲相处那些年的点点滴滴。

“我夜不归宿时,父亲一晚上会给我打无数个电话,关心我在哪儿,什么时候回家。可每次我都不耐烦接电话,甚至说话很难听。”夏新说,像这些小事如果不是做“内视观想”,可能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忆起来。

夏新的家在北京延庆,他说母亲在会见日要凌晨两三点种就从家里出门,倒5趟车才能到监狱,为的只是见他一面。无论严寒还是酷暑,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尤其是这两年来母亲身体大不如前,但她依旧坚持要来。“在以前我根本不会去想这些,为什么这么麻烦她还要见我,身体不好就别动了。可做完内视观想以后我想明白了,是因为我是她儿子,她爱我。”

谈到这些时,这个30多岁的小伙不禁潸然泪下。在回想起父母怕他误入歧途时的教诲,想到自己是如何辜负家人的期望时,夏新说:“我真是太后悔走到这一步了。”

另一个参加“内视观想”的服刑人员郭康(化名)在谈到他的感触时,则更多谈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妻子为了补偿被害人损失,替我减轻罪孽,甚至把家里的房子卖掉,以前我根本不会去考虑他们为我做出过多大牺牲。”郭康揉了揉已经泛红的眼睛说,他对不起妻子,没有给她一个温暖的家,更对不起孩子,在最需要陪伴成长的时候,不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犯错了。”

在一个半小时的分享会期间,参与“内视观想”的服刑人员先后谈了自己7天来的感受,氛围中弥漫着感恩、亲情和悔意。在最后一名服刑人员分享完后,房间内的屏风突然被撤下,原来他们的亲人早就坐在屋里,在屏风后聆听着他们的话。

一位母亲走上前抱住了儿子,另一位父亲则使劲地捏了捏儿子的肩膀,服刑人员没有想到亲人也在现场,几位没有控制住情绪的家属不由得哭了起来。

据统计,5年来,北京市监狱共有381名服刑人员参加了体验,作为“内视观想”的延续,还有200余人次参加了为体验者服务活动。

试行效果

狱警:监区氛围明显得到改善

民警通过对381名“内视观想”体验者的数据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参加过“内视观想”的服刑人员,内心压力、敌对和防御数值大幅减少,下降了15%;换位思考能力有显著增强,上升超过10%;对于自身不足关注也有明显增加,上升近14%。而在具体心里指标方面:防御机制的使用、指责他人的倾向和知觉到的社会支持等指数均有所好转。

这些指标直接反映出“内视观想”在多达10个方面对服刑人员的心理变化和处理现实问题的态度有着显著影响,包括:比以前更加懂得感恩、学会从不同的角度审视人生、更好地理解自己与周围人的关系、与家人的关系更加密切、共情能力和自我约束能力明显提升、有效防止改造中的人际关系冲突等等。

监区的管教民警也反映,参加“内视观想”体验的罪犯回到监区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通过开班会和个别谈话,感觉班里的气氛比以前更和谐了,一些原先抗改心理较强的罪犯也变得目光平和、更容易接近了,对很多事情不再斤斤计较了,与身边罪犯的关系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体验者:消除了深藏内心的执念

“内视观想”的效果不仅在数据上有所体现,实际中的效果也显而易见。据记者了解,北京市监狱一监区是“内视观想”项目的试点单位,当80%的罪犯参加了“内视观想”体验后,监区的整体氛围发生了明显变化,不仅罪犯间的矛盾少了,罪犯处理和化解个人情绪的能力也明显提升。“如罪犯李某,曾经扬言出监后要进行报复,在参加内视观想后说看清了过去才发现,原来都是自己的错,消除了深藏在内心的偏执的念头,化解了矛盾。”民警说,在全体罪犯的共同积极争取下,一监区在监狱组织的各种集体活动中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再如罪犯吴某的人生目标是“活着出去,把有恩的人报答一遍,把有怨的人全杀了”,在参加体验后实现了自我救赎,放弃了出狱后报复社会浓缩人生的偏执念头;偏执且狂躁的罪犯李某,参加体验后说:是“内视观想”让我静下来看书,觉得特别受益,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自己从里面的小故事里很受教育,觉得心里敞亮了;罪犯王某在重新认识了自己后说:“完全不足以用“可怕”来形容,无法用任何词汇来描述!我以一具僵尸的身体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磕磕绊绊地走了30多年。我要从现在开始改变,以另一种不一样的人生来迎接自己新的未来。

组织者:体系完善后将全国推广

据介绍,自引进“内视观想”项目以来,北京市监狱依托社会资源组建了专家团队,聘请了专家对民警进行培训和指导。从2012年只有3名导引师,到目前北京市监狱已经拥有14名能够独立工作的民警导引师。2014年,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还在北京市监狱建立了“内视观想导引师实习基地”,对全局的民警导引师进行轮训见习,培养“内视观想”导引技术的专业导引师。

为了消化吸收“内视观想”技术的精髓,结合监狱系统的实际进行本土化改进,避免新技术移植到监狱可能产生的“水土不服”的问题,监狱管理部门从测评量表、实施流程等各个方面改进规范。

在试点期间,“内视观想”项目组织运行的所有工作都是由监狱心理咨询室承担的,去年北京市监狱又在原来隶属于心理矫治室的“内视观想”中心扩建为内观监区,使各项工作运行更加规范。

记者了解到,自2015年司法部领导对北京市监狱“内视观想”技术的开发和应用给予充分肯定。“内视观想”技术便被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确定为“中国罪犯矫治关键性技术”,并被列为“十三五”重点课题。

今年2月,北京市监狱还被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确定为全国“内视观想”项目的“孵化器”,负责对广东省未管所、江苏南通女子监狱、四川省金堂监狱、四川省川北监狱、河北冀中监狱五个试点单位进行项目孵化,对导引师进行系统培训。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了项目孵化任务,各复制点已经开始能够独立工作。

此外,北京市监狱系统也积极推动“内视观想”项目的推广,今年还要把北京市良乡监狱、北京市未管所、清河分局清园监狱确定为复制点单位。

专家看法

神奇之处在于直击人性良知

通过五年实践探索民警发现,“内视观想”的神奇在于它能直击人性中的“良知”,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程度、不同成长背景的体验者,参加“内视观想”体验活动后,对自身的了解更加真实和全面了,对周围事物的认识更加客观和冷静了,解决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增强了,与周围人际关系的和谐度提升了,发生了很多感人的变化。

在为服刑人员“内视观想”提供支持的华夏心理培训学校理事长魏世伟看来,不仅是监狱里的罪犯,即便是普通的上班族也缺乏对自己的反思。“大家都知道将心比心和换位思考的道理,但是怎么换位,怎么比心,却少有人能掌握。内视观想就提供了一套完整的方法,让我们可以真正做到这些。”

魏世伟说,内视观想是一种让人反思、得到促进和成长的方法,对于社会普通大众来讲,也许没有条件和机会进行专业的“内观”,但也可以自己来回想一下“内观”的三个问题,甚至就是计算一下是我为别人付出的多,还是我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更多。只要深入思考这些问题,就会得到体验和感受,收获幸福感,增加责任心。

记者手记

心病还需心药医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人的一生难免犯错,但重要的是在犯错后能做到幡然醒悟、改邪归正。尤其是对于高墙内的服刑人员来说,他们因触犯法律被剥夺自由,但惩罚不是最终目的,彻底认识到曾经的错误行为才是根本所在。监狱教育改造工作有着严谨的理论,从某种意义上,称这是一门艺术也毫不为过。

我们常常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挂在嘴边,但到底具有多大的影响力却很难说清。实践证明,中国传统文化对于服刑人员,甚至是个别看似冥顽不化、无可救药的服刑人员来说依然有着巨大影响,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充分体现了传统文化对于人性的本质有着深厚的探知。

作为矫治行为的工作者,核心其实就是矫治心灵,监狱看着令普通人望而生畏,可在矫治民警的身上,实际上同样充满人性的温暖与对职业的专注,他们就是要不断提高教育矫治科学化水平,最大限度将违法犯罪人员教育矫治成为合格的守法公民,就是要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重新违法犯罪率,使人民群众有更高的安全感。他们每完成一次对服刑人员的帮助与启迪,就是在为未来的世界贡献一位守法与正派的劳动者,就是在为一个曾经破碎的家庭唤回一位迷途知返的成员,更是为社会贡献一份持久的安全和保障,功莫大焉,善莫大焉。

中药治病根,中国传统文化也能治好心中的“疾病”。我们要感谢监狱的民警,是他们对症下药,给了服刑人员一次自我救赎的机会。也有理由感谢监狱管理部门的手段创新与专注,他们并不是只满足于一个监管者的角色,而是真心去想办法从心灵深处重塑服刑人员的世界观、价值观,用尽一切友好的办法唤回他们的良知。我们要感谢那些志愿服务的老师,他们耐心并且细心地去帮扶失足者重回正路,循循善诱、安静启蒙、有的放矢。当有一天这些服刑人员走出监狱大门,重新回归社会之时,相信他们会用一颗感恩的心去对待他人与亲人,用友善的行为去回馈这个他曾伤害过的社会秩序。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黄晓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