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他们为您守护温暖

2017-11-14 06:4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寒冬,他们为您守护温暖

凛冬将至,温暖即是幸福。

11月15日,北京正式供暖。当温暖充盈室内的时候,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正有人为我们守护温暖。他们,或许是热力站的维修工,是供暖热线的接线员,是尖峰锅炉的司炉工,是野外管线的巡线员,是迎寒而来的季节工……他们,是奋战在一线的数万供暖职工!

正是有了他们,这个冬天才不会太冷;正是有了他们,我们才能享受——

温暖的幸福。

挖地补漏

姓  名:闫启奎

岗  位:月坛供热服务中心

“热龄”:37年

闫启奎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整整一上午,闫启奎的电话就没停过。在月坛北街以南,北滨河路以北,三里河路以东,三里河东路以西这片,他的电话号码是公开的,家里暖气有问题,谁都可以找他。

手机又响了,闫启奎赶紧接起来。

电话那头,是三里河三区一位居民,他家住一层,卧室的地面有些渗水。“您卧室周围有没有自来水管?”闫启奎问。“没有!”住户答。“您家卧室朝南还是朝北?”“朝北。”闫启奎暗叫一声不好,挂了电话,立刻招呼站里的同事带上工具直奔住户家。

干了快40年的供暖维修,片区里哪条管线是什么走向,闫启奎了如指掌。“这工程不小。”闫启奎皱着眉头寻思着,“三区那栋楼暖气管是贴着北墙埋的,要是北边屋里渗水,那多半就是暖气漏的,可那栋楼的暖气沟还是不可通行的。”暖气沟,是暖气管在地下所处的空间,总共分三类。可通行的暖气沟,人在里面能站着;半通行的暖气沟,人在里面能跪着;这不可通行的暖气沟,就只好打场“地道战”了。

住户家楼下的暖气沟果然不可通行,要维修只能从地面挖个洞下去。经过住户的同意,闫启奎带着同事们动手了。

撬开瓷砖,是混凝土浇筑的楼板,近30厘米厚。临近傍晚,为了不打扰整栋楼的居民休息,闫启奎没有用电镐,只靠大锤和镐头人工砸开楼板。混凝土里筑有钢筋,异常坚硬,闫启奎和几位同事轮班砸了5个小时,才把楼板砸穿。

暖气管露出来,裂缝处正在缓缓向外冒水,管子周围一片泥泞。闫启奎没有停歇,带着同事们清走淤泥,又向下挖了近一米深,直到人能下到暖气管旁边进行维修。

“地道”挖好,闫启奎挽了挽裤脚,拿起一节细暖气管,大步迈进了泥泞中,三下五除二就换好了。等回到地面,已是凌晨三点,闫启奎和同事们身上又是泥又是水。回到站里,他们匆匆换身衣服,稍做休整,天一亮,就又搬着水泥、钢筋赶到住户家,把砸开的地面恢复原样。

这么麻烦的活儿就不能分几天干?“不能!人家住户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我们就更不能歇了!”闫启奎说,这么多年,无论多复杂的维修,闫启奎从来都是一口气干完,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铁律”。

闫启奎所在的服务站,有14名维修工,要负责片区内上千户居民的供暖维修和周边17个热力站的正常运行,暖气不热、暖气片漏水、调控回水温度……试供暖开始以来,闫启奎基本不着家,不是在维修就是在维修的路上。

“每次我给住户们解决完问题,暖气热了,他们高兴,我也高兴!”闫启奎说着,疲惫的脸上绽放出笑容。再有三年,闫启奎就要退休了,他盼望着北京的供暖系统能更完善,家家户户都温暖如春。

工号8623

姓  名:8623(工号)

岗  位:96069坐席代表

“热龄”:6年

“8623号为您服务……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11月7日试供暖开始,热力集团96069供热服务热线变得“烫手”,8623和同事们一样,坚守在不足1平方米的工位上,接听电话,与时间赛跑。

电话来了,红色指示灯一闪,不待响铃,8623就已接通电话。“我家有两个房间暖气不热,是怎么回事?”电话里的声音不善,8623没受影响,依然和风细雨,“您家暖气放气了吗?现在是试供暖阶段,暖气是逐渐升温的……”8623一边耐心解释,一边记录来电信息,查询网点,那边电话刚挂,这头工单已派出,前后不过几十秒。

8623的好脾气也是磨出来的。工作头两年,没少遇到上来张嘴就骂的客户,起初她也生气,但换位一想,“暖气不热,谁都着急啊!”8623说,她就想自己每天能多接几个电话,及时帮居民解决问题,“可千万不能让居民冻着。”

11月5日上午11时,得知芳城园暖气管道漏水,她立马派单,1分40秒后,热力集团丰台分公司就接单处理,当晚8时37分42秒,维修完成。

与时间赛跑,靠的是未雨绸缪。每年非采暖季,8623和同事们就会系统接受政策法规、供暖业务等培训,并下基层一个月,体验收费、入户检测等事宜。哪个小区对应哪个分公司,全装在她脑子里。

今年,热力集团供热用户达151万,且有西城、大兴、延庆和通州四区供暖热线并入96069,8623们比往年更忙了。世爵源墅、戎晖嘉园……服务区域大了,生僻地址也多了。每每此时,8623就适当放缓节奏,逐字组词,与用户核实。派出工单还不算完,8623还要更新系统,添加生僻地址。

又一通电话接入,原来是个“表扬电话”。家住西城复兴门外大街的孔女士交了供暖费,系统却显示欠费,小区两位收费员帮助她协调解决了。光来龙去脉孔女士就讲了6分53秒,8623耐心倾听。这样的“非紧急来电”,同样要派单。8623和同事们也接到过这样的“表扬电话”,在她看来,这是最大的肯定。

从早上7时45分到12时许,8623几乎没挪窝儿,厕所都没上一次,茶杯里泡着的菊花茶、胖大海更顾不上喝。

每到采暖季,8小时说话不停歇,这就是8623的日常,她已经值守供暖热线整整6年,连除夕夜都守在电话旁。

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无事的时候,也很少有人能想起他们,但其实,他们一直在身边,为市民传递冷暖。

逆温而来

姓  名:田野

岗  位:小羊宜宾地热站运行维护季节工

“热龄”:两年

这两年冬天,田野有活干了。

一到10月份,田野就离开河北的家,到北京的供热厂上班,春节也不回家,一直干到次年3月供暖结束。

田野所在的小羊宜宾地热站服务四栋居民楼,都是老楼。供热管道老化、腐蚀厉害,“去年,供暖效果一般,今年,可得加把劲。”田野说,距离试供暖还有一个月,他就到了北京,和同事们一起,挨家挨户地巡检。四栋老楼,约400户居民,老旧管线毛病不少,供暖还没开始,田野他们就已经满负荷工作,入户巡检,钻井维修……工作单写满了厚厚三大本,田野一个人就入户维修了150多次,“我们累点就累点,居民家里暖和就成啊!”田野说着,憨憨一笑。

供暖职工的辛苦,并非人人都能理解。

11月7日,试供暖开始。一户居民反映家里暖气不热,田野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带着工具上门查看。

敲开居民的门,田野笑呵呵地迎上去,结果住户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你们工作怎么回事!今晚必须给我修好!修不好取暖费不交了!”

田野没恼,依旧笑呵呵的,“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的责任,我先帮您找找原因。”“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冻坏了怎么办!”住户不依不饶。

田野凭经验判断,这暖气不热应该不是供暖的问题,八成是这一趟管道上,有居民关闭了阀门,热水无法循环。田野也不解释,一边陪着不是,一边楼上楼下的仔细检查。果然,地下一层的小旅馆因为供热管道滴水,擅自关闭了阀门,才导致楼上住户暖气不热。田野一边和住户解释原因,一边帮着找物业,联系小旅馆的负责人,解决问题。找到了原因,住户的气儿也顺了,知道错怪了田野,很是不好意思。田野摆摆手,“甭客气,有事,您说话!”

手机响了,田野一看电话,开心地笑了,“爸爸,你在干嘛呢?”“儿子,爸爸干活儿呢,你乖不乖”……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家人的牵挂就是最温暖的安慰。

“父母年岁大了,身体也不太好,我一出来,家里就全靠老婆了!”挂断电话,田野念叨着,眼圈有点儿发红。春节,田野也要在北京坚守,不能和家人团圆,“多挣点钱,等天暖和,回家了,我再好好补偿补偿老婆孩子。”

不仅仅是田野,这个冬天,还有不少逆温而来的“候鸟”,他们放弃与家人团圆,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温暖着我们的城市。

尖峰司炉

姓  名:王颖燕

岗  位:方庄供热厂

“热龄”:22年

方庄供热厂,金黄的银杏叶,随风飘落,地面像铺了一层金毯。王颖燕步履匆匆,心事重重。

越临近正式供暖,王颖燕越焦虑,因为,这个采暖季,与以往有些不同。

方庄供热厂,北京三大尖峰热源厂之一,刚刚完成环保改造——厂内10台老旧29兆瓦燃气锅炉改成5台全新的58兆瓦燃气锅炉,加装降氮改造、回收烟气余热并消除烟囱白雾三大系统。

“以前的经验都不管用了,这次得摸石头过河。”面对着全新的锅炉,王颖燕压力很大。

为了能尽快熟悉新设备,7月改造时,王颖燕就拉着30多位同事和施工队伍一起扎进了工地。管线改了,顺着图纸重新找;设备没到,先去兄弟单位摸类似装置;遇到新问题,现场找工程师请教……整整4个月,算是摸清了新设备的脾气。

可王颖燕还是轻松不起来,因为尖峰热源,太重要了。

别的供热厂,供暖初期忙一阵,系统稳定了,就相对轻松一些。王颖燕他们可不行,需要随时待命,因为他们是尖峰热源。当低温出现时,市政热网需求达到尖峰,尖峰热源就要及时开启,补充热源;当气温升高后,又需要及时关闭尖峰热源,以确保热网平衡。

“尖峰锅炉,每一次启停都是以小时计的。”王颖燕说。启动需要1个小时——水泵工打开水泵,增加水量;司炉工给炉子升温,70℃左右后,打开联通市政热网的阀门,把热水送进大网,再进入居民家中。停止需要3个小时——先关闭市政热网阀门,然后让沸水慢慢循环冷却,直至锅炉温度降到合理才能关闭热源。“控制温度必须精细,热得太快,或冷得太快,都不行,否则热胀冷缩会使管线故障率增多。”王颖燕说。

随着城市热网的不断扩大,尖峰锅炉的启停越发频繁,王颖燕有个记录本,记录着尖峰锅炉的启动次数。上一个采暖季,尖峰锅炉启停天数甚至占到了整个采暖季的七成,最高时一天之内6台锅炉启停两次。

去年11月下旬,京城遭遇低温。王颖燕凌晨接到命令,紧急启动5台尖峰锅炉保障供热。她和同事们值守了一天一夜,十四五米高的锅炉,他们不知道爬上爬下多少次。

那天,儿子发来短信,“家里挺暖和,妈妈,放心,要注意身体!”王颖燕眼圈红了,她怕同事看到,赶紧揉揉眼,然后晃着手机对同事说,“看来咱们任务完成的不错,热网没问题。”

明天就要正式供暖了,王颖燕和同事们正抓紧一切时间调试设备。“等忙完这阵,我得好好陪陪我儿子。”王颖燕盘算着。

野外巡线

姓  名:李秋双

岗  位:巡线工

“热龄”:27年

北风呼啸,野外尤甚。

李秋双紧了紧外套,继续向前走着,迎面而来的北风,把他瞬间吹透。

这里是南五环外,一片空旷的荒野。

李秋双走得不快,路线也有点儿怪,远离人车行道,他还总低着头,像是在找着什么。

他不是在寻宝,而是在巡线。

李秋双是燃气集团高压管网分公司运行四所的管网巡线工,深埋地下的管线,就是他呵护的“宝贝”。

巡线这活儿,很重要。这个采暖季,北京供暖天然气用量超过121亿立方米,全靠这些管线运输。“要是出了意外,大家伙儿就得挨冻了。”李秋双说着,使劲搓了搓手。

巡线这活儿,是真不好干。李秋双负责的管线北起南五环,南到庞各庄,西至长阳环岛,东临南中轴路,超过100公里,绝大部分都在荒郊野外。

这条路线,李秋双和老伙计们已经走了8年,每周三趟。

燃气高压管线一般都埋在地下一两米,甚至十几米,一旦发生泄漏,很难察觉,可如果不及时修复,后果不堪设想。

李秋双的工作就是要及时发现漏点。肉眼怎可能穿透地面?老李有办法。他指了指周边植物,“那就是‘警报器’。”如果管线附近的植物发黄枯死,那下面就很可能有漏点。“花草树木最敏感,遇到泄漏都会迅速反应。”积水也能“报警”,“水面要是有气泡,八成也有泄漏。”老李说。

“嘀、嘀。”老李手中的激光测漏仪发出声响,屏幕上的数值随之跳动,老李盯着仪器,判断着压力……高科技仪器,再加上丰富的经验,漏点很难逃过老李的眼睛。

野外,寂静无人,老李经常走上几公里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儿。独自走了这么多年,老李熟悉管线周边的一切,道路、桥梁、村口的小卖部,哪个位置,地下管线有多粗,多细,老李都能说清楚。“这都是靠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老李说,只有把“地下管线图”装在心里,才能守护好这座城市的生命线。

每次巡线,老李都得穿上特制的防静电鞋,厚厚的鞋跟处有一根铁钉,防静电。“这鞋天天磨后脚跟儿,费袜子。”老李不好意思地笑笑,一年至少得穿破近二十双袜子。“这个‘双十一’,我媳妇给我囤了不少呢。”

屋里,暖气热了,温暖扑面。当我们享受温暖时,请一定记得,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有老李和他的同事们,在野外的寒风中,守护着温暖。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