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解非首都功能,北京已迈出有力步伐 第172期

2017-11-21 15:10   作者 刘美君    编辑 安勇(QN0005)

摘要:北京市委市政府多次强调,落实新规划,是北京贯彻十九大精神的重要抓手。聚焦首都发展,聚焦减量集约,聚焦创新驱动,聚焦改善民生……以新规划为引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手笔”正在梯次展开。

北京,伟大祖国的首都。一般性制造业、区域性物流基地、区域性批发市场、部分公共服务、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等大量非首都功能的集聚,成为制约北京建设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和有效实现首都功能的瓶颈。

随之而来的人口膨胀、交通拥堵、大气污染、水资源紧缺等“大城市病”,无疑给北京建设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进程和步伐,带来了不少沉滞和沉重。

2015年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上指出,作为一个有13亿人口大国的首都,北京不应承担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过多的功能。

治沉疴,唯良医。

2017年9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要求北京城市的规划发展建设,要深刻把握好“都”与“城”、“舍”与“得”、疏解与提升、“一核”与“两翼”的关系,坚定不移疏解非首都功能,为提升首都功能、提升发展水平腾出空间。

北京市委市政府多次强调,落实新规划,是北京贯彻十九大精神的重要抓手。

疏解,迅速成为北京人口里的“热词”!

聚焦首都发展,聚焦减量集约,聚焦创新驱动,聚焦改善民生……以新规划为引领,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手笔”正在梯次展开。

IMG_0447_副本

2017年,北京市将新建和规范提升蔬菜零售网点200个以上,新发地菜篮子直营店极大方便了群众生活。千龙网记者 刘美君摄

新发地入冀,30万人随往

初冬,河北,高碑店。

风摆寒枝,星光熹微。

还是那个新发地,只不过换了时空。

四十多岁的刘永军,一早起来开始忙活联系生意,有如期而至的老定单,也有刚刚结识的新客户。生意不错,刘永军眉间的笑意明显多了一层。

一个半月前,刘永军心里还充满忐忑。

在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盘子中,丰台区新发地在动迁之列。几千家商户中,不少人已在新发地摆摊十几年,刘永军也是在这里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十几年光阴如逝,新发地也从当初的“瘦骨嶙峋”,变得一天比一天“膘肥体壮”:前来“安营扎寨”的蔬菜水果商户越来越多,密度也越来越大,一辆货车紧挨一辆货车,一个摊位紧贴一个摊位。

刘永军一家几口晚上挤住40平米的简易房,和20多户邻居共用一个大院厕所。

半年前,刘永军听说,文件里把这种情况叫“大城市病”。他和摊友们还知道,人生病得治,城市生病也得治。

如果离开,去哪里?

经过多次考察后,今年9月底,刘永军和家人带着生意搬迁到河北高碑店新发地农副产品物流园。

和刘永军一同从北京南迁到高碑店的商户,至少有4200多家。搬家的队伍串起来,是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龙。

在北京将区域性物流基地和区域性批发市场向外疏解的进程中,河北新发地是承接北京产业转移的一个节点。刘永军则是产业转移过程中,千万承重者中的普通一员。

有关部门的数据显示,新发地的有序疏解,使北京向外转移人口30万人,每年进出京车辆减少1000万辆次。

“河北新发地距天安门只有82公里。”回想以前的时光,刘永军心里不无留恋,“我们用自己的脚帮北京减了‘肥’,让北京更有大国首都的范儿了,也挺有成就感的。”

与新发地同期外迁的,还有官园、万通、百荣世贸、永外城、红桥天雅、雅宝路、“动批”、大红门……伴随大疏解的推进,这些老北京熟悉的名词已逐渐走进历史。

行动之花,使十九大精神,在京畿大地遍结实践之果。

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认为,新发地为北京产业功能的疏解走出了一条新路子,探索出了一种新模式。

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北京已完成计划内疏解提升市场90个,计划外疏解提升市场90个,疏解物流中心21个。  

116003_副本 

2016年8月31日西城区万通商城,有着十八载历史的小商品市场,完美收官 图片来源:千龙图像库 

开全国先河,沧州生产“北京药” 

从大兴到沧州,不仅仅是一次迁徙。

已有60年厂龄的北京协和药厂,旗下有多个厂企,是“儿孙满堂”的北京“老住户”。根据新规划,医药产业受环境、土地等因素制约,已不能适应首都功能的发展,部分环节亟待疏解。该厂所属原料药厂,也在疏解之列。

简单一搬了之,还是借力打力,顺便让工厂来个大变样?

显然,药厂的决策者更想将这次疏解,变成一次华丽转身、迭代创新的机会。

“设备要更新,废水、废气、固废等环保环节要做好,达到‘绿色制药’目标。”北京协和药厂厂长赵立敏表示,原料药厂这次向沧州的百公里“迁徙”,并非简单的易地疏解,而是对沧州生产线全面升级,让排放的“污水”一能浇花,二能养鱼。

根据规划,2017年底前,一般制造业和化学原料药制造业将全部退出北京。北京市经信委主任张伯旭称,面对生物医药产业链诸多环节在京发展受限等现实难题,在京外集中建设一个生物医药产业集聚区迫在眉睫。

“我们不能把它当作简单的生产转移,这是一次转型升级的机会。”赵立敏说,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实际上带来了很多企业的脱胎换骨。

有效解决企业的后顾之忧,是决定疏解的质量和效率的重要因素。

我国医药行业实行属地管理,京企外迁后能否保住北京的医药批号?会不会失去“北京药”的品牌效应和部分首都市场?

没有先例!咋办?

经国家食药监总局同意,全国首开异地延伸监管的先河——

疏解到沧州的北京药企依然保持北京身份,由北京食药监部门实施许可和认证,并负责日常监管,也就是在沧州生产“北京药”。

事实证明,异地监管有效打破了京企外迁的壁垒——

由被动变主动,由犹豫变积极,由无序到集中……随着身份难题的解决,春风、万生、四环科宝、京卫、悦康等一批规模大、实力强的重点企业,也纷纷将原料药生产基地向沧州疏解。

一年多时间,53家北京药企“扎堆儿”沧州,10多家开工建设,2家进入试生产。

数据显示,2017年前8月,北京疏解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599家,完成全年计划的119.8%。过去3年,北京重点疏解累计退出一般性制造业企业1341家,整治“散乱污”企业4858家。

网民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京外添了“大老板”,京城多了“北京蓝”!  

148743_副本

远眺雄安,山乡巨变。2017年10月,游客在雄安新区引领未来花坛前留影。 图片来源:千龙图像库  

大国重器挥师雄安 

2017年4月6日,深夜。

一则消息,在互联网上激起千层浪!

中船重工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将“迁企入畿”。

这,是首次有央企明确表达向雄安迁址意向!这,意味着中国的大国重器军团,将以此为起点,大举移师燕赵大地!

国投公司、中国航天科技、中国航天科工、中船重工、中国电子集团、中国电科、中核集团、中国华电、中国铁建、中国交建、中国中铁、国机集团、中国石化、中国中冶、中国联通、新兴际华……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80多家央企表态支持雄安新区建设。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

北京新规划明确,雄安新区的定位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重点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

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

字字千钧!对北京,这是难得的历史性机遇。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认为,央企迁出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其对北京、雄安新区和整个京津冀地区都会产生巨大影响。对北京而言,这一举措将会缓解人口、交通和住房压力。

远眺雄安,山乡巨变。

11月18日,雄安新区奥威路上,不时有高空喷水车驶过。

道路两侧是进驻央企、国企最为集中的地方。一位本地商人估算,进驻新区的央企和国企数量已达80多家。奥威路也成为名不虚传的“央企大街”。

雄安,正在以全新面貌迎接着北京来客。

一位不愿具名的权威专家表示,雄安新区除疏解北京的非首都核心功能之外,还能帮助河北实现产业创新和转型。

河北省副省长、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陈刚表示,雄安新区将通过住房、教育、医疗、就业等方面的建设,形成对北京人的吸引力,成为北京人心目中的“小目标”。

蓝图已绘,更须努力。

北京新规划作为落实十九大的重要抓手,需要聚精会神,创新创造,攻坚克难!

疏解非首都功能,北京已迈出有力步伐。伴随着新规划落地的脚印,十九大精神将在京华大地步步生根。(千龙网京观察记者  刘美君)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