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11·18”火灾事故现场记者探访 原计划18日开始清退

2017-11-26 14:13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悲剧发生在清退前两天

事故发生前,聚福缘公寓的租住户们从没想过地下室的冷库能够要命。“11·18”火灾事故发生9天了,今天(26日)上午记者来到火灾现场,有毒烟气浓烈的味道还没有全部散去,戴着N95的口罩依旧刺鼻。住在火灾现场不远处的村民于占利告诉记者,“我家租住的我都给劝走了,太惨了,担心,害怕,都睡不好觉,在生命面前那点儿利益真不值得提!”

“别摘口罩,毒气还没散去”

上午记者来到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新康东路8号,火灾现场还被蓝色的围挡包围着,房子东北侧大门上方悬挂着红色的大招牌,招牌上聚福缘公寓几个大字下方被熏得发黑,因为靠近烟气通道,招牌周边的窗户处全是黑的。

走进大门,从地面到墙壁再到房顶都是一片黑黢黢的。大兴公安消防支队防火监督处处长魏毅宇告诉记者,其实里面原来是白色的墙壁,黑黢黢的都是地下室的烟熏的。

顺着窄窄的楼梯,记者来到失火的地下室,里面一片漆黑,几个探照灯照射下,四处是积水,刺鼻的味道即使隔着N95口罩依旧让人喘不过气来。“千万别摘口罩,毒气还没有散去。”魏毅宇提醒着记者们。

在一层,楼梯口西侧有一排被撬开的铁栅栏门,走进铁栅栏门,硕大的房间内杂乱地堆满了装着笔记本的纸箱子,有一人多高,纸箱子中间只留出一条一人来宽的走道,走进里面,是一个加工车间。魏毅宇介绍,这里是个小作坊,生产笔记本,是“三合一”内的“三合一”,有加工机械、取暖的电暖器和小太阳,电动自行车,还有几间屋子放着架子床。“只有一个出口,大功率电器和纸张等紧挨着放,非常容易引起火灾,如果门口处堆放箱子着火了,里面的人很难逃生。”魏毅宇介绍说。

断电 靠手摸着墙壁逐一搜救

随后记者来到二层的公寓区,走廊里也到处是黑色,窄窄的通道两侧还放着一个个衣服架子,衣服都被熏得黑黢黢的,有的都炭化了。房顶的天花板都散落了下来,各种各样的构件垂落着。参与火灾救援的消防队员倪茂公告诉记者,当晚楼道里都是浓烟,电也断了,楼道里面没有对外的窗户,里面什么也看不见,都是靠手摸着墙壁逐一搜救的。

“地下冷库着火后产生的烟气主要是顺着楼梯和电梯井漫延到楼上。”魏毅宇介绍说,按照防火相关要求,走廊应该具备疏散通道的功能,墙壁应该直通到顶,但是在二层居住区,走道的墙并没有直接通到房顶,在楼顶和隔出的居室顶之间形成了“闷顶”,有毒烟气上升到顶部后顺着闷顶扩散到整个建筑,加速了烟气四散的速度。

记者看到,走廊两侧都是紧闭的防盗门,贴着封条,偶尔有几间屋子房门大开,里面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房子是回形的,中间的房子都没有窗户,逃生通道只有走廊,而走廊被高温、有毒的烟气充满了,外围有窗户的房子窗户也都被铁质的防盗窗封死,根本不具备逃生条件。”魏毅宇解释说。

原计划11月18日开始清退

记者了解到,“11.·18”火灾事故起火的房子是典型的集储存、生产、居住功能为一体的“三合一”场所,建筑面积约2万平方米,地下一层为冷库区,地上两层,地上一层为餐饮、商店、洗浴、广告制作、生产加工储存服装等商户,地上二层和局部三层均为出租房,共305间房、租住400余人。一层许多生产加工作坊本身也是“三合一”,可谓“三合一”里套着“三合一”。

大兴区西红门镇相关负责人表示,11月初已经启动了对该处的治理工作,大部分租住户已经签约,原计划11月18日开始清退行动,但是考虑到周末,也因为租住户希望多点儿时间找房子,结果临时将清退行动时间延后到周一也就是20日。

没想到悲剧就发生了。

魏毅宇表示,北京市在全市进行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就是重点针对这类“三合一”、“多合一”场所、工业大院、散乱污企业、违法建设等高危场所加大清理力度,彻底、及时消除安全隐患,确保这类场所内人员的安全。

新建一村村民于占利家就在火灾地点不远处,也盖了3层楼用于出租,有十几户租户。“以前村里也整治过,没当回事,这回我赶紧把租住户清退了。”村民刘勇也积极清退了自己的租住户。“从没想过安全隐患离我们这么近,火灾当时我也过来看了,七八十米外都是刺鼻的烟味,教训太惨痛了,生命更重要,那点儿利益不值得提了!”刘勇说。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