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王守勇:让每个孩子都能学好书法

2018-01-08 05:5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见字如面

王守勇,171中学教师,教书法。

王老师见学生,很少寒暄,总是先伸出食指,让学生握一下。然后,让学生在纸上写几行字,他则沏壶茶,一旁看书。

写成,送过来。

王守勇一端详,直言不讳,“这一竖不直,握笔姿势有问题。”学生脸一红,果然被说中。

王守勇上课,也有个规矩。学生写字不许涂抹,不许反复描,所有书面痕迹都要保留,“一笔一划都是自己写的,回过头来看,就会发现问题,然后才能改正。”王守勇说。

教过的学生多了,王守勇“见字如面”的本事为人所知,很多人慕名而来,想让王守勇给“算一卦”。“那可不会。”王守勇连连摆手,笑得坦然:“见字如面,看字说人,其实就是透过字迹去看人写字的习惯影响,我看得样本多了,自己又用上点心,自然也就说个八九不离十。”

王守勇原本教语文,2009年“半路出家”成了专职书法老师。

当上书法老师后,王守勇发现,家长关心的问题从“成绩”变成了“天赋”,“学书法有没有天赋?要学过才知道,这就跟吃饭似的,不吃哪儿知道谁饭量大?”王守勇还拿自己举例子,“我学书法有天赋么?一定没有,因为到现在我都没能进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但我能写好字么?如果在我们学校,应该算能写好字。”

“每个孩子都能学好书法。”王守勇说,这是他的梦想,也是他努力的方向。

刚当上书法老师的时候,王守勇启动了一次对书法天赋的“摸底”,他主动去教授不同年龄层次想学习书法的人,从5岁到75岁,每10岁一个年龄段,王守勇寻找着“天赋”的秘密。

握食指,也是从那时起,成为王守勇的“习惯”,“握食指,我能感受到孩子的手劲儿。”王守勇说着,摇摇食指,“每个人的能力不同,要因材施教。五六岁的孩子,手劲儿不足,即使握笔姿势正确,也很难写好字。以往,我们只关注‘字’,而忽略了孩子握笔可能有问题。”

9年来,跟王守勇握过食指的人数以千计,每一握都如同一个刻度,深深地镌刻在他心里。“我正在努力将这种刻度量化,让更多老师了解学生的手指肌肉强弱,从而更好的因材施教。”

上课前,王守勇还要先摸底,“基本每个班九成左右的学生都是零基础,这样教学数据收集更有价值,也能尽快地让更多的老师有机会学习这套学力评估系统。”王守勇说。

教学开始,从最基本的执笔、坐姿、调墨开始。

小雨(化名)是个顽皮的小姑娘,小学四年级开始跟着王守勇学书法。对着字帖临摹时,小雨常耍小聪明。一行字,写着写着就走形了。

“你看字帖了么?”王守勇问。

“看了!字帖就这么写的!”小姑娘脖子一梗。

“这俩横之间差了1毫米,拿尺子量。”

“没差。”

“拿尺子,1毫米。”

“如果没差别呢?”小女孩不示弱,当着一众同学,一句一句地顶。

“跟字帖比正负1毫米以外,说明我教不了你了,你已经出师了。如果我说对了,就请你看一笔写一笔。”

小雨拿尺子一量,果真差了约1毫米。

小雨心服口服,一笔一划练字。不久,她的楷书写得端端正正,不少人竖起大拇指夸她。只有王守勇泼冷水:“你拿笔姿势不对,应该改。”

“姿势不对,我也能写出好字。”小雨倔脾气又上来了。

王守勇没强求小雨,就好像这事儿没有发生过。每次上课,依旧沏茶、看字,偶尔叮嘱一句:“看一笔,写一笔;写一笔,看一笔。”

王守勇告诉学生:“学写字,不是抬手就落笔,要先观察、再思考,之后才能到落笔的步骤。写完后,还要自我评价。周而复始,才能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才能进步。”

过了一年,班上学生开始练行书。小雨犯了愁,握笔姿势不对,有些笔划写不出来了,她这才理解了握笔姿势的重要。“等待一个教学的契机,也是一种功夫。”王守勇说,有些事儿催不得,成长是一种自然规律,时候到了,才会有勇气去面对缺点。

王守勇的课堂,还会给不同年龄段学生规定写字的“最长时间”——四年级以下,15至20分钟。四年级以上,可以写半个小时。一旦达到上限,需要休息5到10分钟。“过犹不及。”他说,“要遵从生理发育的规律。”

每学期36课时,王守勇会统计学生们的进步情况,他喜欢让学生自己评价写的每个字,好的就打钩,从来不画叉。他觉得,这不仅是正确的评价方式,更是给学生信心。“前半学期,基本优秀率可以达到40%至50%。到期末就可以达到60%至70%。”王守勇说,这证明零基础的学生可以写好书法,写不好的多数是因为我们没找到教学的原理和方式。

跟王守勇学过书法的孩子,不论多淘气,进了教室就会沉稳下来;出师之后,都是一笔好字,还有不少学生参加书法比赛获奖。

“看,我说的没错吧,每个孩子都能学好书法。”王守勇抿了口茶,开心地笑着。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刘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