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中的北京站安检员:每天弯腰就达两千多次

2018-02-05 15:0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春运中的北京站安检员 每天弯腰就达两千多次

随着春运的开启,返乡的客流逐渐增多,火车站的安检口成为迎接旅客的第一道门。昨天(4日),记者来到北京站安检队,体验了安检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

每天站着手检6个小时

北京站安检队共有队员170余人,90%都是年龄20岁左右的女孩。目前,北京站开通安检通道15个,队员们每天工作十分忙碌,吃饭时间最多只有15分钟。

安检的岗位分为执机岗位、引导岗位、手检岗位、处置岗位,每个手检员也是执机员,在手检岗位执勤半小时后要去执机岗位换岗,执机半小时后再去手检,用安检员的话叫无缝对接。

工作压力大、强度高是这里的特点。春运期间,北京站每天客流量在10万人以上,高峰时期客流达到18万人。每个安检员每天站着手检的时间就有6个小时。白班是早8时到19时,夜班是19时到次日早上8时。

25岁的安检员沈舒文已经工作了7年,算是这里的“老人”了。“春运的时候客流特别集中,尤其是上午10点到下午两三点,现场拥挤,很多旅客为了赶车都很着急。”

记者在安检厅现场看到,安检员手持探测器对每名旅客平均手检时间为5秒至12秒,也就是安检员每隔八九秒就要弯腰一次。这里每个安检员一天手检2000余名旅客,弯腰动作就达到2000多次。一天下来,他们的胳膊、腰部酸痛肿胀是常事。

盯着X光机屏幕的执机工作则是安检员们换岗后能坐下来的唯一机会。一到冬天,大厅里白天温度仅有7℃左右,晚上则是0℃,而随时敞开迎接旅客的大门还不时地有寒风吹进来。为了方便手检,姑娘们没有穿棉大衣,外衣就是一套厚点的短制服,冻得腰腿疼痛。由于安检客流压力大,安检员在中午吃饭时只能从食堂打饭送到岗位上,倒班吃饭,每个人只有几分钟吃饭时间,这样轮下来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吃完,很多人只能吃冷饭。晚上吃饭时间正是客流大的时候,赶上紧张的时候要等到下班回去吃,留下加班的安检员只能等到半夜下班时才能吃上晚饭。

日均查获各类物品200多起

记者在安检厅看到,平均每隔20分钟就会查出有旅客携带管制刀具或违禁品。一名女旅客携带的大行李箱里塞了一瓶发胶,被安检员通过X光机查了出来。“发胶、杀虫剂属于易燃易爆物品,每人只能携带120毫升,旅客可以办理托运或者让别人取走。”安检员赵瑞华告诉记者,“一上午我就查了十几个违禁品,每天最多能查获四五十个。”

一名60多岁的男旅客在行李里带了一个巴掌大的弹弓,也被查出来。“我这是给孙子带的玩具,其实也知道不能带,但是放在行李里忘了拿出来。”登记完身份信息后,旅客被放行,但弹弓被没收。

沈舒文告诉记者,他们曾经在旅客行李里查获过仓鼠、鸽子、蜥蜴等动物,有的旅客把小动物藏在怀里、兜里或帽子里,但安检员通过手检都能检查出来。“冬天旅客穿得比较多,会藏带动物,但动物类是不能带上车的。”

现在安检中查获最多的违禁品是火碱,除此之外就是水果刀,按照安检新规定,刀刃超过5厘米就不能带上火车。“火车的客运规定还不能携带榴莲,因为有异味的东西不能带上火车,但是安检不会查禁这类食品,到火车上列车员可能会查。”

很多旅客不知道,火车禁止携带没击发过的子弹,即使是纪念物也不行,如果情节严重还会被拘留。21岁的安检员耿苗苗在行李中查到过10次子弹,是查获子弹最多的安检员。“液体和衣服都显示是橙色,刀等金属物品是蓝色,颜色越深就越有问题。”她在屏幕上平均三四秒就能查看完一个行李,最长时间不超过5秒,每天要过检上万件行李。

尽管工作压力很大,身体劳累,但是安检队是一支充满朝气的年轻队伍,他们工作严谨,业务精湛,安检员们曾经通过手检在旅客的衣兜中查获冰毒280克、多次查获烟花爆竹、礼花弹等易燃品,自元旦以来,日均查获各类物品200多起,其中管制物品日均查获20余起。

日均找回遗失包裹十余起

记者在安检厅看到,由于旅客拥挤匆忙,在安检仪附近遗落物品的现象较多。一位准备回内蒙古的旅客焦急地来到服务台,称他的背包丢在安检仪上。“我一开始拿错了包,后来再去找自己的包,已经不见了。”这位姓李的旅客告诉记者,背包里最贵重的是他给朋友带的一个阿拉善玛瑙玉牌,价值5.8万元。安检队班长立即帮他去调取监控录像。幸运的是,几分钟后,一名旅客主动将背包送到服务台,称他拿错了包。李先生当即松了口气,向对方表示感谢,经检查,那个玉牌安然无恙。

还有一名女旅客急得语无伦次地找到服务台,她说自己遗失了背包,背包里装有数千元现金。“别急,这趟火车赶不上,就改签到下一趟吧。”民警安慰她说。经过查找,她的背包也被找了回来。女旅客数着钞票,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安检员告诉记者,前几天一次为旅客找回遗失包裹,包内有美金3700元、人民币27000元。据悉,安检员为旅客找回遗失在安检区域的包裹日均达到十余起,价值3万余元,一个月算下来大概近百万元。

旅客的理解是最大的支持

旅客的不理解是安检员们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记者看到,如果安检员手检的时间稍微长点,很多旅客的脸上都会显出不耐烦。一名女旅客的背包带着水杯,安检员要求她喝一口,这名旅客重重地把包摔在台子上,掏出杯子往地上一倒,然后气冲冲地扭头走了。

21岁的女安检员李永峰说,有时还有旅客把水泼到安检员的身上,甚至破口大骂,动手推搡安检员。“我们不能还口还手,只能使劲忍着,让班长帮忙处置。”沈舒文告诉记者,安检员都遭到过旅客的白眼,有的更是恶语相加、出言侮辱,对此,安检员们尽管心里很委屈,但是仍按照标准工作,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过年看别人回家,自己回不去,心里也会有别扭。安检队的女孩老家都在黑龙江、内蒙古、宁夏等地,由于工作排班时间紧,全年没有特殊情况,几乎都不能回家,只能通过电话或微信视频等与家人联系报平安。沈舒文、何雨溪等人都长达6年没有回家过春节,想家的时候只能偷偷地抹眼泪。

“有的旅客检查时会说一句新年快乐,这是我们感到最幸福的时候。”安检员耿苗苗说。对于安检员来说,旅客的理解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本报记者 王蔷 通讯员 马建鹏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王蔷 马建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