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法官节前加班加点 为申请执行人早日拿到案款

2018-02-08 04:39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执行法官节前加班加点

与手持法槌、端坐法庭审案的法官不同,执行法官的任务是把书面的公正“落到实处”。临近春节,申请执行人期盼拿到案款过年的心情更加急迫,法院也加大了涉民生案件的执行力度,此时正是基层执行法官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近日,北京晨报记者跟随朝阳法院的执行法官,到一家知名早教机构执行一笔10万元的欠薪,目睹了执行法官工作的不易。

违法辞退员工被判赔偿

当天早上8点,朝阳法院执行二庭副庭长梁志红和执行法官杜辰辰带着几名法警出发了。北京爱乐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在多处开设“早教中心”,具有一定知名度。黄女士等三人原是该公司下属一家门店员工,2015年7月,被公司认定擅自离岗解除了劳动关系。经仲裁及两审判决,公司需支付三人赔偿金等共计10万余元。判决生效后,公司一直没给钱,于是黄女士等人向朝阳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杜法官说,法院首先给公司注册地发了执行通知书和财产报告令,但公司一直置之不理。法院又通过网络查控系统查到公司的账户并冻结,但账户上基本上没钱,法院就依法将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后,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线索,法院查到公司总部的办公地点。“由于没有负责人的电话,我们多次给公司员工打电话,让员工向领导汇报。员工每次都说记下来了,但负责人始终没有和法院联系。”为此,杜法官又到公司一处经营场所现场送达传票,负责人还是不露面。“今天就到公司总部对负责人和财产采取强制措施。”杜法官说。

执行现场竟有人报警

当天上午近10点,执行法官到达位于常营地区的公司总部,三名申请执行人也来了,其中一人曾担任公司一家门店的代理店长。她说,仲裁胜诉后,公司还提起诉讼,二审期间,她们发现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了。

到达公司前台后,法官出示证件表明来意,行政女主管却欲阻拦进入。法官一再说明是正常执法,她才将一行人带至会议室。法官介绍案情后,女主管又称这里是另一家公司,和案子无关。女主管称没有总负责人的电话,只能联系她的上级。

等待期间,突然来了一名民警,称公司有人报警,说来了几个自称法官的人,无法核实身份。“我在楼下看到警车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你们不也都穿着制服吗?”民警按工作流程查看了杜法官的证件后离开。

材料证实属同一家公司

眼看就到中午,负责人还没现身,执行法官通知公司员工收拾好个人物品离开,开始采取执行措施。因办公场所没有财务室,法官没有搜查到现金和账本等,但一眼发现了文件柜和员工工位上都放置着与爱乐公司相关的材料,证实这里就是爱乐公司的办公地点。法官还发现,有人不知何时将门上张贴的爱乐公司的商标用白纸遮挡了起来。

11点半,公司人力资源负责人带着公司法务来了,两人都称其属于另一家公司,但问及为何办公桌上有爱乐公司的招聘信息,又支支吾吾说不清。因二人表示“今天无法给钱,做不了财务的主”,法官在公司门口张贴了财产报告令以及对爱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财务负责人的传票,要求下周到法院解决。“如果限期仍未履行,下一步将对经营场所采取强制措施。”杜法官说。

执行法官加班加点很平常

离开公司已12点多,法官们下午还将赶往另一个执行现场。记者了解到,执行法官日常工作非常琐碎和繁忙,送达执行通知书、查找财产线索、 银行划款、评估拍卖、腾退查封、追车抓人……加班加点很平常,有时半夜接到执行线索也会马上赶赴现场。一周甚至四五天都在外奔波,有时还会远赴异地。不外出,也要接待当事人、接打无数个电话、做调解工作以及案头工作。每名执行法官手头都有大量的案子,仅2017年,朝阳法院总共执结案件35498件,同比上升43.1%,全年执结标的额达281亿元。

梁庭长说,执行工作最大障碍就是被执行人各种妨碍执行或转移财产等,有时执行现场也会遇到一些比较危险的突发情况,每个法官都经历过。临近年底,申请人要回执行款的心情特别迫切,法官们也能体谅,所以工作压力也会更大些。“这份工作确实辛苦,不过当我看到申请人拿到了钱,感觉辛苦也是值得的。” 杜法官说。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颜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