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高凤林:“复兴”路上的大国工匠

2018-02-13 14:4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高凤林 “复兴”路上的大国工匠

2014年,在德国纽伦堡国际发明展上,一名来自中国的技术工人同时获得三项金奖,他就是高凤林。

氢氧发动机喷管,堪称是运载火箭的“心脏”。37年来,高凤林先后为90多发火箭焊接过“心脏”,占我国火箭发射总数近四成;先后攻克了航天焊接200多项难关。他是名副其实的“大国工匠”。

上世纪90年代,为长三甲系列运载火箭设计的新型大推力氢氧发动机,其大喷管的焊接一直是个技术难题。火箭大喷管延伸段由248根壁厚只有0.33毫米的细方管组成,全部焊缝长达900米,焊枪多停留0.1秒就有可能把管子烧穿或者焊漏。在首台大喷管的焊接中,高凤林连续昼夜奋战一个多月,腰和手臂麻木了,每天晚上回家都要用毛巾热敷才能减轻痛苦。凭借着高超的技艺,高凤林攻克了烧穿和焊漏两大难关,终于焊接出第一台大喷管。

但随后的X光检测显示,大喷管的焊缝有200多处“裂纹”,面临着报废的命运。高凤林却异常镇定,他从材料的性能、大喷管结构特点等展开分析,得出了一个惊人的判断:裂纹是假的。

接下来的剖切试验证明,高凤林是正确的。在200倍的显微镜下,真相浮出水面:所谓的“裂纹”,只是焊漏与方管壁的夹角所造成的假象。就此,第一台大喷管被成功送上试车台,这一新型大推力发动机的成功应用,使我国火箭的运载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还未来得及庆祝,在第二台氢氧发动机焊接的关键时刻,又出现了意外。公司唯一的一台真空退火炉发生炉丝熔断,研制工作一时陷入停滞。要想恢复设备运转,必须有人从窄小的炉口缩着肩膀钻进去,将炉丝重新焊接在一起。那时正值盛夏,炉内氧气本就稀薄,焊接时还要输送氩气进行焊接保护,情况十分凶险。高凤林忍住长期加班导致的胃痛,主动要求钻炉抢险。

在漆黑的炉腔里,他打着手电筒忍着闷热和缺氧的窒息感焊接,每到呼吸困难,就扯扯脚上的安全绳,外面的同事就会把他拉出去换一次气。三进三出,前后近两个小时,炉丝终于焊接完毕,真空炉也恢复了运转。高凤林由此被业内誉为“金手天焊”。

随着高凤林远近闻名,国内外同行遇到棘手难题也来向他求助。一次,我国从俄罗斯引进的一种中远程客机发动机出现裂纹,许多权威专家都没有办法修好,俄罗斯派来的专家更是断言,只有把发动机拆下来运回俄罗斯去修,或者请俄罗斯的专家来中国才能修好。

高凤林也被请到了机场。看着这个瘦弱的年轻人,俄罗斯专家不信他能修好:“你们不行,中国专家谁也修不了!”高凤林通过翻译告诉俄方专家:“你等着,我十分钟之内就能把它焊好!”焊完后,俄方专家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不得不对高凤林竖起了大拇指。

如今,“高凤林”这三个字在业界已经是顶尖技术的代称,在非凡业绩的背后,则是不为人知的非凡付出。

高凤林被同事称为不吃不喝的“骆驼”,是“和产品结婚的人”。为了攻克难关,他常常不顾环境危险,直面挑战,为此多次负伤,鼻子受伤缝针,头部受伤三次手术才把异物取出,而胳膊上黄豆大的铁销由于贴近骨头至今无法取出。高凤林也说,他的老母亲98岁高龄都没有脱发,而自己却已经鬓发稀疏了。

因为要应对新技术新问题,高凤林要求自己“每天都要有进步”,“不仅会干,还要能写出来指导别人干。”高凤林著有论文30多篇,每年授课120多课时以上,听众上千人次。在操作难度很大的发动机喷管对接焊中,高凤林研究产品的特点,灵活运用所学的高次方程公式和线积分公式,提出了“反变形补偿法”进行变形控制,这一工艺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还主编了首部型号发动机焊接技术操作手册等行业规范,多次被指定参加相关航天标准的制定。

2011年,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高凤林的名字,命名了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这是首批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2015年,高凤林劳模创新工作室挂牌。

本报记者 王琪鹏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王琪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