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在岗:最熟悉的工作伙伴 并肩作战的小两口

2018-02-14 14:5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并肩作战的小两口

新春将至,不少基层工作者仍坚持战斗在一线,因为所在岗位关乎百姓民生,他们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的日子。更加特殊的是,这些基层工作者中还有不少“夫妻档”,西长安街街道和平门社区服务站站长何峰和他的妻子刘岩,国家电网顺义李桥供电所十千伏运行班班长郭振明和他的妻子郭欢,就是其中的代表。这些“小两口”为保障市民安全过节、努力奉献,传承着爱岗敬业的职业精神。

何峰(男):

西长安街街道和平门社区服务站站长

刘岩(女):

西长安街街道南北长街社区精防主任

带女朋友值班挽回爱情

“她这会儿应该去挨家挨户摸情况了,要了解春节期间辖区内居民都有什么安排。我俩经常对不上点,有时候她比我还忙。”说起妻子刘岩,何峰的语气中总会流露出一丝歉疚。何峰是地道的北京小伙,从2009年开始从事街道社区工作。认识刘岩之前,谈过几个对象,不过都因为何峰经常加班分手了:“我们俩2013年认识,她理解我的工作,第一感觉就是能遇到这样一个姑娘特难得。”何峰说。

去年,俩人有了自己的小宝宝,身为站长的何峰却没能陪妻儿过个团圆年。今年除夕,何峰照例会来社区值班,谈及对家人的亏欠,这个80后的小伙笑了笑说:“只要大家伙能踏实过年,我们这个小家牺牲一下不叫事儿。”

因为工作忙,何峰当年也差点儿把妻子追“丢了”,后来干脆带着刘岩去单位值班才“挽回”这段感情。“刚认识那会儿按理说应该天天在一块吧,可是我们却经常两三个月见不上一面,好不容易见上了,也待不了一个小时。”从认识到恋爱,何峰很少在刘岩“需要”他的时候准点出现。

从2013年年底到第二年年初这段时间,何峰带领着服务站的同事们忙着收集整理经济普查数据,平时动不动就上十几个小时班,周末也全都贡献出来了:“她毕竟是女孩,需要陪伴,有一次在电话里真的发脾气了,问我为什么这么忙。我当时委屈极了,又怕她误会,情急之下想出了个主意:我说干脆这周末你陪我值班吧,看看我到底在干什么。”

这个“赌气”的办法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看着何峰一进办公室就埋头苦干,一上午喝不上一口水,刘岩的气顿时消了。“本来她那天挺冲的,看着我忙起来,不声不响地就去打水帮忙了,我这颗心才放下。”何峰说,自打那时候起,他断定这个姑娘跑不了了。

不仅如此,在何峰的影响下,刘岩报考了南北长街流动人口管理员岗位,也成为了一位社区工作者。“我们俩单位距离两公里,走着十几分钟,也算并肩作战了。”何峰笑着说。

给妻子当好“外援”

2014年,何峰和刘岩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也就在那个春节,何峰一家人才真正团圆了一回:“那年除夕是领导特批,我俩和两边的父母一起守岁,这也是我工作以来惟一一次在家过年。”何峰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他感到自己的责任更重了:“工作不能打折扣,妻子也要照顾好。我有时候下了班就过去,陪她值晚班,与其在家等,不如看着踏实。”

刘岩胃不好,忙起来经常顾不上按时吃饭,何峰每次“探班”,都会先递给妻子一杯热饮,再端出热腾腾的饭。趁着刘岩不注意,还一个劲地往她的抽屉里塞零食:“我的原则是,让她一打开抽屉就有吃的。”

去年,俩人的儿子诞生了。把刘岩送进产房那天,何峰还赶到街道,参加开墙打洞行动:“当时领导说,你别来了,我也犹豫过,但是我知道刘岩肯定理解我。”何峰说,有时候刘岩单位的领导会拿他打趣:“他们总是问我,何峰你怎么又来帮我们值班?”每到这个时候,何峰都会拍拍胸脯,大声回答:“我是来当外援的。”

又快到大年三十了,由于今年北京市五环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何峰和同事们免不了夜查巡逻,和妻儿守岁的愿望又要落空了:“孩子没断奶,刘岩在家就行了,我是站长,自己如果只顾小家,没法给同事们做榜样,只要大伙能过好年,我们一家子打心里高兴。”何峰说。

新春愿望

何峰:“新的一年里,孩子茁壮成长,长辈们身体健康,我俩能幸福永远。”

刘岩:“我俩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彼此。”

郭振明(男) :

国家电网顺义李桥供电所十千伏运行班班长

郭欢(女):

国家电网顺义李桥供电所营销内勤

从“线上”到“线下”的缘分

对于80后的郭振明、郭欢夫妇俩来说,两个人的缘分,始于2011年的2月14日。

“那会儿大家上网聊天还用QQ,正好那天晚上不忙,我就在QQ空间里‘转悠’,碰巧看到她的账号就试着加了下,她还真给通过了。”郭振明笑着回忆说,“一开始我俩就打字聊,挺聊得来,后来我说不如改成电话聊吧。没想到,就这么一聊聊到了第二天天亮。”郭振明清楚地记得当时在电话里,他还唱了首邰正宵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从各自的现状、兴趣爱好到家庭情况等等,两人聊得坦诚又投缘,很快决定从“线上”约到“线下”见面。第一次见面在建国门地铁站,两人相约去西山八大处登高。“我知道他喜欢爬山,”郭欢知道郭振明的爱好,“所以就约在西山了。”同游回来,两人觉得彼此都合眼缘,不久便处起对象来。

那时候两个人一个在顺义、一个在大兴,一两周才能见上一面。郭振明的工作很忙,郭欢在最开始也是有些小抱怨,“我们俩一个北边一个南边,几乎就靠电话联系,想约着吃个饭都难。”后来李桥供电所招人,为了两个人能更长时间地待一起,郭欢就过来和郭振明在一个所里了。2012年7月两人结了婚,郭振明对郭欢承诺,以后每年都出去玩一趟,但因为工作任务繁重,直到2017年,两个人才算有了婚后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旅行。“我已经有两三年没休过年假了。”

不仅旅游这事儿难以提上日程,对于夫妻俩来说,一同逛个街、看个电影也是种“奢侈”。“在一起好几年了,但到目前为止都没空一块儿去看个电影,去年连趟街都没逛过。”郭振明的岗位需要随时待命,“身不由己”是常事。郭欢父母住在密云,有一次夫妻俩难得回去一趟,但回到家没一会儿调度电话就打来了,郭振明需要立刻返回顺义参与线路抢修。说到这事,郭振明也摇了摇头,“那天岳父岳母直叹气,说我们好不容易回去一趟没说上几句话就又走了,我们这心里也怪难受的。不过岳父岳母也是很支持我们,知道我这边一有事准是急事。”

陪丈夫深夜抢修

今天是两个人相识7周年的日子,夫妻俩都说没有特别的安排,郭振明除了要排查百十余基电线杆,还要巡视43公里长的输电线路保障过节用电。夫妻俩一早到了单位简单吃了点儿早饭,郭振明便和同事开着电力工程车出发巡视了。他和同事要对输电线路上每根转角杆进行测温记录、巡查十千伏分界断路器开关柜,每一处测温都要仰着头高举测温器来完成。

看着郭振明出发工作的身影,郭欢有些心疼地说:“他这一大圈巡查回来指不定几点了,我就等晚上回家给他做顿好的吧!”

因为冬季用电负荷大,郭振明和他的同事常规工作之一便是每周把辖区内28路十千伏线路排查一次,每一条线路有几十基到两百余基不等的电线杆,任务量不小。除了白天的日常工作,郭振明还需要每六天值一次夜班,从晚上5点到次日早上8点,再从第二天早上8点开始又一天的工作。每到值班的日子,郭欢就会到供电所陪着他。如果郭振明晚上需要去维修的户数多,郭欢就在所里帮着接报修单再随时联系在外工作的丈夫。郭欢说:“我多做点儿他就能少累点儿。”

除了夜里值班,有时候突发情况抢险郭欢也会跟着郭振明一起到现场,头一回去现场是2013年的夏天。当时大暴雨夹杂着大风,马路上很多树被刮倒,树又带倒了输电线。晚上10点,郭振明接到通知要出去抢修,郭欢便主动跟了过去。“打伞都没什么用,积水过了脚面,路上黑,他们都蹚水摸索着往现场走。”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郭欢语气里带着心疼,抢修的工作专业性强,她只能在一旁看着丈夫。郭振明浑身湿漉漉地在夜幕下工作,郭欢就带着热水和毛巾在车上看着他,“等抢修完,天已经亮了。”

眼看春节到了,这个大年三十郭振明又要回到工作岗位。“我俩商量好了,白天的时候她过来在所里待待,因为我父母家离得近,晚上我在这儿值班她回我父母家过个年,等初一一早下班了,我们再一起去密云回她家。”说到未来的家庭计划,夫妻俩相视一笑:“对我俩来说,工作占去了绝大多数时间,但饭后牵着手出去散散步我们就觉得很知足。互相在身边,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本报记者 张骜 J262  

新春愿望

郭振明:“新的一年希望有个小宝宝。”

郭欢:“家里人都平平安安,希望今年多回几次父母家、多照看他们。”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李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