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见·2018 | 谁家养的小黄,还在桥头轻唤?

2018-02-23 11:1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2018年,农历戊戌年,春节来了。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千龙网特别策划推出“年见”品牌春节采访行动。“年见”,有记录、记述、记载、汇辑以及相见、见到之意。以个人的“年见”,拍摄、书写、绘画新时代的“年轮”。正是今年风景美,千红万紫报春光。节日期间,千龙网记者将发回大量北京和全国各地基层见闻,生动展现基层群众守岁围炉,剪烛催乾,听烧爆竹,看抉桃符,亲情家风,喜气洋洋的节日生活。敬请关注。

家养的小黄狗

文/千龙网记者 程永伟

还没进家门,小黄就已扑了上来。就像久别重逢的友人,岁月改变了我们,却终留有熟悉的味道,不曾改变。

下午的阳光从偏西北的角度落下,风儿摇曳着枝丫,随意泼墨。门前是大片的水田,几株油菜花迫不及待地绽放着。田埂上一头黑色的水牛,甩着尾巴低头啃草,偶尔抬起头,望着一层一层的小山,“哞”的低鸣一声,向着飘荡的空气深深闻了一下,然后面上似乎露出一丝陶醉的神色。

家乡江西婺源的田园风光

小黄蹦蹦跳跳欢快的样子像极了我们小时候,似乎它也感受到了浓浓的年味儿,撒欢了腿到处跑,不知疲倦。

光影流转变幻,风中青草微颤。小黄有时跟在我的后头,有时跑在我的前头,有几只小鸟飞过,弯道处的老榕树,青春依然。

曲折的石板路旁是已经抹上了水泥的沟渠,从村头的河中引进来,一直通向村后的水田。黑白色的徽式建筑分列在两侧,跨越千里而来的乡愁,在这一刻,在青山的映衬下,显得尤为浓烈。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情绪,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家乡,听着亲切而又低沉的乡音,这时若脑海中蹦出几句哀怨的诗歌,或冒出一句普通话,总是不太合时宜。

听多了故事的沟渠在这里拐了两道弯,旧时记忆再也难寻。老房子被新房子取代,破败下去的与新生上来的,强烈的反差冲击,大概是我奇怪情绪的源头。但,破败并不等于退步,新生也不等于对旧有的破坏,在那潺潺的流水声中,在那儿童的欢声笑语中,在那乡亲们热烈的招呼声中,总也能找到那熟悉的味道,并把那不合时宜的奇怪情绪冲淡。

小河从村庄的左侧流过,不知道谁家养的鸭子在河中觅食。每发一次大水就要重修一次的木桥,已被钢筋水泥铺设的小桥取代。走过那个小小的陡坡,连着河对岸的马路,已到了村的尽头。

这一路上,有陌生也有熟悉;这一路上,有破败也有新生。只不过,他们将以一个新的角度看我,我也将以一个新的角度看他们。

夜色渐浓的家乡

小黄站在桥头,望着前头的远山又转过身望着后头的村庄。狗鼻子很灵,轻松就闻到了远处飘来的气味,小黄抬头看了下天色,只见天色渐晚,“汪”了两声催促。我转身迈开脚步往回走,小黄不再等我往前跑。

从背后看去,它的身影很是欢乐。

责任编辑:李红英(QN0016)  作者:程永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