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送别 专访八宝山殡仪馆“85后”服务团队

2018-04-06 14:3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最后的送别 专访八宝山殡仪馆“85后”服务团队

每逢清明,殡葬行业的从业者才有机会走到公众的面前,展示他们工作中不为人知的一面。八宝山殡仪馆就有多个服务团队,为逝者沐浴更衣、组织策划特色葬礼、对逝者家属开展全程陪伴,这些年轻的“85后”殡葬从业者用真诚、专业的服务,让每一位逝者体面地离去,让每一位生者感受生命的意义。

心语抚慰服务

最管用的话语

别让亲人带着眼泪走

31岁的郭鹏飞从外表看只是个瘦弱的女生。作为八宝山殡仪馆心语抚慰服务队的成员,她的主要工作是接待前来办理业务的逝者家属,如果家属情绪波动过大而不能正常办理业务,她还需要运用心理抚慰技术来安抚家属情绪。

如果有亲人去世,亲属需要在殡仪馆完成确认遗体、遗体告别、火化、骨灰安放等一系列治丧流程,担当起主事的角色。主事亲属大都是直系亲属,他们在确认遗体的时候,情绪波动特别大,常常会痛哭到不能控制自己;在遗体告别的时候,看着眼前的花圈、遗像,往往会悲伤过度不能自拔。但每个治丧环节都紧紧相扣,主事亲属需要完成签字、核对等手续,他们的情绪一直不能自已,会直接导致后面的环节无法顺利开展。

如何能让主事亲属尽量快速抽离伤悲,理智地继续完成后面的环节,这就需要专业的心理抚慰的介入了。“您把眼泪擦一下,别让亲人带着眼泪走。”每到这个时候,郭鹏飞陪伴在主事亲属的身旁,会委婉地说出这句话,而几乎每次说出这句话,主事亲属都会在情绪上有相应的调整。

“这句话非常管用,是在我们大量的实践工作中提炼出来的,既能让亲属正视死亡,又能让逝者安静地离开,还可以顺利开展工作。”郭鹏飞说,如果家属的情绪依然不能自拔,她就会请家属来到心理工作室,简单聊上几句,让他们听一些舒缓的音乐,看一些平复心情的视频。

郭鹏飞说,一个逝者家庭的陪伴服务往往要持续三到五天,对于她来说,就相当于这个家庭的临时成员,“悲伤着他的悲伤,痛苦着他的痛苦,这是我们的服务理念,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引导家属平复情绪,理智面对和接受死亡这个事实。”正是因为女生情感比较细腻,捕捉信息能力强,容易建立信任感,因此心语抚慰服务团队的11名成员全部都是女性,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最小的只有22岁。“我们有时候也会陪着一起哭,尤其如果是小孩去世的那种,但该控制的时候一定会控制,毕竟我们还是需要理性地帮助家属完成所有程序。”

故人沐浴服务

最庄重的洗礼

让逝者干净体面地离开

色调淡雅的房间里,在柔和的灯光和轻柔的音乐营造的氛围里,专业沐浴师为逝者精心清洗全身,让他们在最后一程能够干干净净、更体面地离开。故人沐浴是八宝山殡仪馆近年推出的殡葬服务,30岁的杜超在两年前加入团队,成为了一名沐浴师。

为逝者沐浴,并不是简单的清洗。杜超告诉记者,沐浴由两名沐浴师共同完成,从头到脚全部都要精心清洗,耳朵、鼻子、口腔、头发,就连指甲缝也不能放过。“有些久病卧床的逝者,指甲有两厘米长,里面全是污垢,背后也会有褥疮,都需要清理。”如果逝者生前注射液体过多,会有液体从针眼处流出,沐浴师也要用棉花和酒精进行处理,否则会弄脏寿衣,让逝者看上去不太体面。

两位沐浴师会相互配合,清洗身体的时候,一人拉着毛巾,另一人伸进去清洗;擦洗后背的时候,一人侧抱住身体,另一人从后面清洗,不会让逝者的身体暴露在外,也尽量减少对逝者的翻动,让逝者感觉舒服。相对生者,逝者的身体较沉,有时候为了修剪和打磨指甲或者仔细清理后背,经常需要保持一个姿势好久不动。沐浴的过程一般持续1小时左右,每洗完一次,杜超和同事都会大汗淋漓,但能让逝者干净舒服地离开,他们觉得欣慰。“人刚出生的时候,父母都会给孩子洗澡更衣,离去的时候,也要干干净净地离开。”

谈起为何当起沐浴师,杜超还有故事。两年前,杜超还是湖北宜昌的一名电子产品销售,因为对殡葬行业的向往,他辞职带着女友来到了北京。2005年,杜超的爷爷离世,“爷爷卧床多年,身上挺脏的,但我们老家没有这种服务,用一个被子一裹就入棺了。”那时候的杜超就感觉到,人应该走得更体面,于是对殡葬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两年前,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杜超得知八宝山殡仪馆刚刚开设的故人沐浴服务正好缺人,于是北上来到北京,从零学起,成了一名沐浴师。实习的时候,杜超的师傅是个女孩,“毕竟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遗体,当着同事还敢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挺害怕的。”等到杜超真正上手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躺在沐浴床上的,只是没有呼吸和温度的正常人,“小女生都能做,为什么我不能。”就这样,杜超坚持了下来。

杜超说,从事故人沐浴这一个职业,不仅要过自己的心理关,还要过亲朋好友那一关。当上沐浴师之后,他第一个告诉了母亲,母亲听了他对爷爷离世时的那些感受,表示了理解。直到今年过年,他才敢开口跟父亲、姐姐说,让他没想到的是,父亲很淡定,姐姐却表示反对。最难过的是爱人那一关。虽然两年前杜超带着爱人一起来了北京,但一直骗她说自己在台湾街工作。直到去年10月两人准备领结婚证前,杜超才跟未婚妻坦白,“虽然之前我用日本电影《入殓师》铺垫了一下,坦白的时候她还是愣了,不太敢相信,但后来她跟我说,只要我觉得值得去做,她就不反对。”

个性葬礼策划

最无憾的告别

请生者说出对逝者的爱

今年30岁的董子毅是八宝山殡仪馆的金牌主持人和葬礼策划师,前不久他参与策划的个性葬礼“雨细丹青琴瑟和”,首次使用活体蝴蝶在葬礼上放飞,寓意逝者张开翅膀破茧重生,让逝者的亲属感动不已。

向遗体三鞠躬,再上前走一圈,是最常见的告别仪式,但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逝者办一场与众不同的葬礼,八宝山殡仪馆的个性葬礼策划团队就提供这项服务。葬礼策划和普通的活动策划最大的不同就是时间紧迫,“后事一般都控制在三五天,所以留给我们策划的时间特别少。”董子毅说,逝者去世的第一天,亲属都是蒙的状态,第二天才会想到要办什么样的葬礼。策划团队会用半天的时间与家属沟通,了解逝者的人生轨迹,对家庭有什么贡献,然后设计大屏幕的相册、告别音乐,撰写主持词。第三天与家属确定方案,第四天布置场地,第五天就正式实施了。

葬礼“雨细丹青琴瑟和”中的逝者是一位退休教师,在沟通的过程中,这位教师到边远山区支教的经历感动了董子毅,于是他策划了一个短小的人生电影,将家人、学生和支教山区孩子对逝者的思念展现在银幕上。在葬礼最后,支教的孩子为逝者带来山里的蝴蝶,向逝者告别。如何让蝴蝶在葬礼的现场飞舞?这难不倒这个年轻的策划团队。他们很快从网上找到了活体蝴蝶,“这些蝴蝶寄来的时候都是用报纸夹着,处于睡眠状态,只要一见光就会复活。”于是,在这场葬礼的最后,数十只蝴蝶迎光飞舞,十分震撼。

完成葬礼策划,董子毅还要担任主持。“做葬礼主持,既要疏导家属情绪,也要控制自己情绪,不能把眼泪洒在告别厅里。”董子毅说,一开始做主持,他也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说词的时候自己的眼泪哗哗流,但做的时间长了,他明白主持人要引导好家属的情绪,渐渐学会用音量、语速带出感情,在平静的情况下让别人感动。

八宝山殡仪馆推出个性葬礼两年多来,董子毅已经参与策划和主持了20多场个性葬礼和无数场普通葬礼。“我觉得在最后的告别中,说出心中对逝者的爱,是疏解失去亲人的悲痛的最好办法。”董子毅说,中国的孩子很少对父母说“我爱你”,而在这最后一次告别中,说出来就没有遗憾了。所以在葬礼中,董子毅都会鼓励逝者的亲属上台发言,表达内心对逝者的情感,激发生者对生命的感悟。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叶晓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