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凯锋:我现在做梦都是线索和老赖

2018-04-09 11:2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斗老赖

“我现在做梦都是线索和老赖。” 37岁的孟凯锋说。这位北京市海淀法院执行局的执行法官,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与“老赖”缠斗。

老赖擅“躲”,孟凯锋“找人”的本事也不弱。

蔡翔,原是一家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自2013年前后拖欠工人工资、房租、物业费和技术合作款项约180万元,仲裁机构和法院已经确认,但该公司一直未履行。

蔡翔,则人间蒸发,电话不通、家中无人,整整四年,没有任何音信。

案件到了孟凯锋手里,他第一反应就是主动出击,请公安机关帮忙找线索。

法警联动,公安机关传来消息:蔡翔将在周末乘高铁出行。

线索有了,可孟凯锋从没见过蔡翔,火车站人那么多,列车停靠时间有限,这人怎么找?

孟凯锋心生一计。

北京南站,G19次列车。

“你坐错了,这是我的位置。”列车上,一名男乘客,拿着车票,有些愠恼地盯着占座者——身穿灰色西装的男子。

“不会吧,我就是坐这啊,我看看你的票……”“灰西装”不慌不忙,要来男乘客的车票。

“你叫蔡翔?”

“怎么了?”

“灰西装”一笑,站了起来:“认识一下,我是海淀法院执行局的法官孟凯锋,请你到法院协助调查。”

蔡翔脸色一变,瞬时惊慌失措。

最终,身负八起未执行案件的蔡翔,受到法律制裁。

斗“老赖”,有“伏击战”,也有“攻心战”。

2006年,赵丽(化名)将老父亲送到敬老院,一直定期探望,按时交费。可从2015年3月开始,赵丽消失了。敬老院几次远赴赵丽老家东北,都没找到人。去年,敬老院面临拆迁,无奈之下,申请强制执行,要求赵丽接走老父。

孟凯锋来到敬老院,见到了已88岁高龄的老赵。“我不想她,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话虽说得决绝,但老人眼里,还是流露出一丝对女儿的担忧。

孟凯锋捕捉到了这丝担忧,这说明老人还挂念着女儿,他坚信,顺着这挂念,一定能找到赵丽。

孟凯锋决定先安置老人,助理有些担忧,“安置了老人,那后续怎么执行?退一步讲,找到他女儿了,但她就是不来接,你怎么弄?估计这个案子结不了。”

“只要找到人,他女儿一定会来接他。”孟凯锋说,如果父女关系真的不好,那么,父亲说到女儿的时候,眼神里就不会有担忧。

老人还说女儿是经商的,孟凯锋推断,赵丽的生意很有可能在2015年3月发生了变故,如果真是这样,那赵丽涉及的经济纠纷一定少不了……

经过协调,老人被安置到一家康复中心。

孟凯锋在北京法院智能辅助系统中一查,果然,好几起经济纠纷都牵涉到赵丽。

联系不上赵丽,孟凯锋只好在她家门上留下一张传票,通知赵丽第二天到法院谈话。

就在别人都认为孟凯锋白费功夫的时候,赵丽竟主动来到法院,跟着孟凯锋一起去康复中心看望父亲!

助理觉得不可思议。孟凯锋微微一笑,“我仔细看了她所有的涉案材料,分析这个人的性格:人不坏,但胆小怕事,本来不是很严重的经济纠纷,在她眼里也是过不去的坎儿……”这样的性格,使赵丽在看到法院传票的一刻,很害怕,可法院只是让她来谈话,她又心存侥幸,再加上她也牵挂着老父亲,权衡再三,还是来了……

“执行法官要有霹雳手段,也要有菩萨心肠,案件执行内容不同,采用的执行方法也要有针对性……”孟凯锋的“复盘”,助理听得很认真。

执行法官,不仅得斗“老赖”,有时候,还得收拾“烂摊子”。

成立于2000年的中科红旗公司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技术领域具备国产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Linux操作系统”的研发工作。

2013年4月,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公司资金链中断,经营活动基本中止……当年年底,遭欠薪的员工开始陆续向海淀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时至今日,孟凯锋仍然记得这起案件的所有细节,“95名申请人、219个案件、1500万元”,他随口说出三个数字,“这几个数字可让我失眠了很久。”

中科红旗公司在被强制执行后,清点查封所有财产也不超过100万元。这让孟凯锋很焦虑,“资金缺口太大,这要处理不好,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孟凯锋天天到这家公司转悠,期待着能再找到点钱。一天,一台台关闭的电脑,突然激活了孟凯锋的大脑,“这公司不是做IT的嘛,软件应该值钱吧!”

但经估价,拍卖软件著作权所得也补不上资金缺口。

“拍卖”不行就“变卖”,从“公司部分财产”拓宽到“整个公司”……孟凯锋的大胆,令很多人吃惊,要知道整体出售被执行公司的做法在国内非常罕见,要是办砸了,可怎么回头?

孟凯锋可不是“拍脑门”,他事先拜访了多家海淀高科技企业,专业人士告诉他,“中科红旗”在国内外享有很高声誉,其品牌及销售渠道的价值相当高,绝对“1+1>2”。

在充分的调研报告支持下,法院许可了孟凯锋的计划。最终,通过变卖,中科红旗公司资产顺利变现,清偿全部员工工资后,还结余一大笔款项,更重要的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得以继续“飘扬”。

在中央民族大学学法律的时候,孟凯锋最喜欢畅想自己身披法袍,敲响法槌的时刻。可干了6年执行法官,他已经很久没有摸过法袍了。

孟凯锋并不遗憾,依旧起早贪黑,终日奔波,尽心尽力地筑起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去年,孟凯锋结案1417件。这意味着他帮千余申请人维护了自己的权利,为中国法治又收获了千余颗信任之心。这是孟凯锋最骄傲的事。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高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