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站附近遇“医托” 来京就医患者被诱买高价中药

2018-04-11 15:3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北京站附近遇“医托” 来京就医患者被诱买高价中药

诊所被曝光后换名不换药   

近日,多名来京就医的慢性病患者向北京晚报记者反映,他们被北京站附近遇到的“医托”诱至昌平区东小口镇一家私人诊所内购买高价中药。

患者称,该药吃完后感觉“治不好也治不坏”,但价格却远高于市场水平,还有的药物被地方药监局禁售。记者发现,涉事诊所在去年3月被本报曝光后,迅速变更名称重操旧业,其工商实缴注册资本至今为0元。

多名患者在北京站附近遇“医托”

据记者梳理,这次反映情况的患者均为初次进京的慢性病人。遇到“医托”的地点位于北京站北广场、北京站地铁站站台及崇文门附近三甲医院门口。“医托”们两两做伴,以“母子”或“父女”关系示人,先以问路为由和患者搭讪,再摸清诉求推荐诊所。

河北患者家属王女士称,她见到“医托”后,一度以为遇到了“恩人”。王女士的弟弟患有心肌炎,在地方医院一直没治好,来北京就是找最后的希望。为了拉近关系,医托说自己的父亲也是心肌炎,“但北京阜外医院和安贞医院都没治好,是昌平一家诊所退休的老专家给治好的,他有偏方。”

江苏患者陈先生感觉,这些医托受过一定训练,非常熟悉心脏病、皮肤病人的特点,能说出患者的就医经过和症状,因为“病友之间很容易建立信任”。

陈先生称,外地患者都知道北京大医院号难挂,排队久。所以,当“医托”说诊所专家今天正好值班,他们又正好去复查可以带路时,患者就像“被洗脑一样跟着走了”。很快,他们和“医托”一起来到昌平区东小口镇中滩村6号院4号楼1层,一家名为“聚名堂”的诊所。

患者花高价买到地方禁售药物

多名患者说,为了见到医托口中的“专家”,他们支付了100元挂号费。但就诊时,“专家”连血压都没量,只是把了把脉,就给心脏病人开出数千元的药单,还强调吃了药病就会好转。

记者发现,除王女士交完钱立即取药,但病人吃完感觉无效以外,其他患者是收到诊所寄的快递才见到药物的。诊所称,调配中药耗费时间,患者携带起来也不方便,所以免费把药寄到他们家里。陈先生事后分析,这一招让他们失去当场鉴定药物,提出异议的机会。

“他们开的都是市售的普通药,但药价却远远高出市场水平。”陈先生提供的收据显示,“聚名堂”诊所给他开了4068元的中成药以及920元的中草药。收到快递后,他发现中成药是用于活血化瘀、开窍止痛的“麝香心脑乐片”和治疗虚劳贫血、面色苍白的“归参补血片”,每种药各16盒。

中草药则是两包用牛皮纸装存,连配方剂量、生产企业、品名、装量规格、生产日期都没填写的中药饮片。“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又怎么敢吃呢?”记者查询发现,这种包装涉嫌违反《国家中药饮片包装管理办法》。

另外,陈先生拿到的吉林某制药厂出品的“麝香心脑乐片”,市场价在每盒30元左右,但诊所出售的价格达到100元,高出市场价3倍。2010年和2011年,吉林省药监局和江苏省药监局还在吉林通化和江苏省内强制该药停售。原因是:“处方药在大众媒体进行宣传;利用患者名义和形象作证明;使用绝对化、承诺性的语言对产品的功效进行不科学的断言和保证。”

诊所及医生具备正规执业资格

4月8日上午,多名患者向昌平区卫计委投诉此事,还有患者向警方报案。这些部门会作何答复?

记者以市民身份咨询昌平区卫计委医政科,工作人员称,“聚名堂”诊所的行医资质及服务情况是归卫生部门检查的。但医托问题,需要属地公安予以打击,药价超高问题应向发改委反映,药品质量问题应向药监局反映。“患者被骗这件事,是多头共管的问题,大家职责都分得很细。如果要管,也需要多部门联手。”该工作人员说。

聚名堂诊所“真容”如何?4月8日,记者在现场看到,诊所租用小区底商,共有两层。其中设内科、口腔科、中医科等科室。导医台对面的墙壁上,还挂有“非法行医”识别办法的标牌。然而在专家信息公示栏中,诊所只公示了一名王大夫的信息,此前为患者开药的周大夫、赵大夫却没有展示。

记者在诊所探访时,发现只有一名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在值班。或因上午接到患者举报,昌平卫生监督所两名执法人员正在诊所检查。晚些时候,昌平卫生监督所相关负责人告知记者检查结果:聚名堂诊所具备昌平区卫计委签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资格,患者反映的两位大夫也具有行医资格。

记者在百度贴吧搜索发现,一年前就有网友反映聚名堂诊所披着“合法外衣挣黑心钱”。当患者扬言要投诉时,诊所称“我们是正规的,不怕你去告”。

诊所0元注册 被本报曝光后改名

工商信息显示,聚名堂诊所全称为“北京葆力医疗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聚名堂诊所”,是“北京葆力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属分公司。作为一家开业中的医疗公司,其工商认缴资本为10万元,但实缴资本竟为0元。

记者发现,早在2017年3月,本报就曝光了“北京葆力医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葆元诊所”勾结“医托”让来京患者购买高价中药一事。但工商信息显示,“葆元诊所”在本报曝光半个月后,迅速更名为“聚名堂诊所”。该诊所在经营地址不变的情况下,将广告牌上的“葆元”直接改成“中医”二字,并在“红十字”标志下方加出“聚名堂诊所”几个字就重操旧业。

北京某卫生监督所科室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法律上没有针对“医托”的明文规定,如果是黑诊所雇佣医托,卫生部门可以直接将其关停。如果是正规诊所,诊所方或医托方不承认有不正当的行为,很难对其进行有力处罚。记者注意到,在北京部分媒体曝光的医托案中,涉事诊所往往都披着“合法外衣”。这样的诊所是如何取得执业资格的?令人不解。

一名处理过医托的民警告诉记者,处理医托的另一大障碍是缺少当事人报案举证。被骗患者来自外地,由于涉案金额少、维权时间长和多花路费等原因,经常不了了之,这也让医托机构有恃无恐。但如果群众反映强烈,警方会联合多部门介入调查,此前已有医托被刑拘的案例。

最新消息

涉事诊所无条件退款

记者获悉,为讨回公道,昨天上午,几名患者回到聚名堂诊所要说法。让他们意外的是,在提出退费要求时,诊所员工甚至连反驳的话都没说,直接办了退款。但他们离开诊所时,发现被人跟踪,进了地铁站才甩开对方。当他们有所停顿时,被跟踪者告知“你们赶紧走,在这里对我们影响不好”。

有患者表示,她在诊所退费时还看到骗她来的医托,“我看了她一眼,她低下头离开了。当时诊所里还有很多新面孔,很可能是刚被骗来的。”

“如果警方能调取北京站附近的监控,找到医托和我们接触的证据。再调取从立水桥地铁站走到诊所的画面,也是对医托行为的一种佐证。”上述患者建议,有关部门应好好查查这类诊所,看看大家是不是冤枉他们了。

本报记者张骁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张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