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令勇:金丝如发心细如丝

2018-04-18 15:3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陈令勇 金丝如发心细如丝

一根头发有多粗?直径0.08毫米左右,而陈令勇可以用镊子拉出0.05毫米的金丝,比头发丝还细;1分钻石有多大?直径1毫米左右,陈令勇不仅可以将1分的小钻整齐地镶嵌排列,还可以为每一颗小钻做出四个“小爪”……这种技艺叫花丝镶嵌,是“燕京八绝”之一,曾主要用于皇家用品的制作,如今古老的宫廷技艺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2008年,“北京花丝镶嵌制作技艺”被正式纳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事花丝镶嵌技艺已有25年的陈令勇,也在今年成为首届“北京大工匠”中的一员。

双手被扎得满是窟窿眼儿

今年42岁的陈令勇有近1.8米的大个头,因为常年伏在工作台制作贵金属饰品,显得有些驼背。别看他每天都和黄金白银打交道,但穿着朴素,说话和为人处世更是朴实,“其实我们跟隔壁机械厂的工人没什么两样,他们用的是车床,我们用的是镊子,他们做设备,我们做首饰,工种一样,材质不一样而已。”

1993年,才17岁的陈令勇高中没毕业,就进入了现在的工作单位:北京东方艺珍花丝镶嵌厂,开始了他的花丝镶嵌之路。花丝镶嵌技艺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将金属拉成细丝进行造型,一部分是将宝石等材质镶嵌在饰品上。进厂之后,陈令勇跟着师傅开始学镶嵌。上班第一天,师傅就给了他一把锉子、一根铅笔粗细的铜棍,让他在铜棍上锉出圆形、正方形、多边形等图案,一锉就是3个月。“枯燥,怎么不枯燥,锉得手都是绿的,但照样得干。”3个月后,陈令勇开始学焊接,铜丝只有牙签粗细,要焊在巴掌大的铜板上,而且每根都要紧挨着但又不能“糊”在一起。于是,陈令勇又开始了枯燥的焊接工作,一年过去了,才算正式开始学艺。

学习花丝镶嵌的过程很苦。镶嵌用的工具又尖又细,这样才能捉住纤细的金钩,但也伴随着危险,陈令勇的手指头就常常被扎得都是小窟窿眼儿,现在他的手上还有很多当年受伤的疤痕。有一次,陈令勇将一枚小钻石镶嵌到戒指上时,手上用力猛了点儿,工具一打滑直接插进了指甲根部,鲜血直流。

但这没吓住陈令勇,他不怕苦,怕的是没机会学习。“我们工厂分工很明确,各司其职,花丝工只拉丝,镶嵌工就干一辈子镶嵌,但我是厂里最不安分的那个。”陈令勇不仅想学习花丝和镶嵌的技艺,他还想知道不同金属有哪些不同的特性,怎么调整黄金和其他金属的比例来制作彩金,他把自己扔进了一个知识大染缸,什么都想涉猎什么都想学。除了跑图书馆去看书,他一有机会就去看老师傅干活,白天看、晚上练,遇到难题再去找师傅请教。

手工拉出的金丝比头发还细

经过多年地磨练和钻研,陈令勇在厂里当了技术总监,还成为了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但他依然愿意在工作台前琢磨怎么才能做出更精美的花丝镶嵌首饰和工艺品。他认为,只有不断地练习才能让技艺保持高水准。就拿钻石镶嵌来说,以前都是用胶粘,但会影响钻石的透光,陈令勇就苦练技艺,借助40倍显微镜,将小钻平整镶嵌的同时,还能在每一颗小钻的周围做出更小的“爪”,包住小钻。

在这次首届“北京大工匠”挑战赛中,主办方提供了一个花丝镶嵌纹样和一块银质金属材料,参赛者需要按照要求制作一枚花朵饰品,4个小时完成制作。别看只是一朵花和两片叶子,但要求设计要流畅,花形要美观,从各个角度看,都要有绽放的动感。陈令勇的作品看上去十分立体,花朵从花蕊到花瓣全部采用花丝技艺,直径不足两毫米的银丝每根都拧成了麻花状,他用细银丝勾勒出了花芯、花蕊、花瓣等层次,同时在花芯里还镶嵌了10余颗宝石。陈令勇用自己过硬的拉花镶嵌技艺赢得了第一名。

陈令勇告诉本报记者,他想利用好现在的时间和精力,将花丝镶嵌传承下去,“一是带好徒弟,二是想有更多的挑战,能做点儿前人没做过的事。”陈令勇说,现在设计方面遇到了一些瓶颈,“总是花鸟、八宝等吉祥图案,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下一步希望在设计造型方面有所突破,最终想实现的目标是,“无论在哪儿看到一件作品,如果能一眼看出这是我的出品,就是最大地满足了。”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