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全明:用心搭起心的桥梁

2018-04-18 15:3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赵全明 用心搭起心的桥梁

手术室内,医疗设备正不断发出“嘀、嘀”声。这是正在进行着一台心脏支架手术。手术台前,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管线,这些线的另一端连接着电脑显示屏,屏幕上显示的是患者跳动着的、炽热的心脏。身穿重达三十余斤铅服的赵全明额头微微沁出汗。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显示屏和手上的仪器上,他和助手默契地配合着,娴熟的手法令人“目不暇接”。

赵全明是安贞医院心内科二十一病区的科主任。这个病区是心内科的一个特色科室,主攻支架、搭桥等手术。从医三十余年,赵全明帮助无数患者拯救了生命。患者和医者,绝望和希望,命悬一线和竭尽全力,从“心”开始,是他肩上的责任和担当。

这个医生说的我们听得懂

在患者眼中,58岁的赵医生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温文尔雅,说话不急不躁。技术上乘,所以慕名而来的人也多。难能可贵的是,他有耐心向病人解释清楚病情,而且是用最接地气的语言。“比如,有病人问我,他的早搏是不是冠心病引起的?我会这样解释,早搏就像电线系统出毛病,冠心病就像水管系统出问题,虽然都在一个楼上,但是两者没有任何联系。什么时候有联系了——楼爆破的时候。”生动的语言,既解释清楚了病理,也缓解了病人的焦躁情绪。患者们说:“这个医生的话我们听得懂。”

赵全明一星期有三天都要待在手术室,其余时间忙着出门诊和特需门诊。心血管疾病的患者逐年增多,二十一病区的25张床位,平均每张床位每周的更换率至少两次。周转快,也就意味着接诊的患者更多。有个来自保定的18岁患者,身形消瘦。最近一个多月,他经常感到胸疼,劳累的时候疼得尤其厉害。在当地看了好几回,都没有诊断出他心脏有问题。找到赵全明的时候,心电图结果显示,小伙儿曾经出现过心肌梗死,这种血管堵塞,30分钟心肌就能造成坏死。幸运的是,人体的自融功能令堵塞的部位又通畅起来,小伙儿因此才没有发生猝死。在赵全明的主刀下,小伙儿得到了及时救治。

这世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医院,是见证生死瞬间、体味生命的沉重与脆弱最多的地方。在这里,最残酷的是,人想救命,但命不由人。前天上午,一个女孩的哭声打破了诊室的平静。来看病的是一位49岁的父亲,旁边站着一个20岁出头的女儿。父亲患有心脏病,心脏肥大变形,经常被人戏谑的那句“心咋这么大”,到了他这里竟是落寞的悲剧。

“心脏瓣膜就像门一样,门大得关不上,结果很严重。血液倒流,恶性循环。”检查结果也很是让赵全明吃惊:正常男人的左心室有55毫米大小,这个男人居然达到了80毫米;射血分数,指的是心脏每次收缩把血打出去的量,正常人是70%,而他只有30%。

“只有三五年的存活时间。”听完赵全明的话,女儿站在旁边一直泪流满面。父亲的神情黯然,眼神里没了光,身形稍稍晃了晃。但他没崩溃,坚强地听着医嘱。其实,说不说实情,这个时候,对赵全明来说,也是两难的抉择。他选择了如实告知。因为毕竟病了许久,这位父亲如果心里有数,“他还有身后的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从医三十余年,赵全明见过无数次患者和家属悲恸欲绝的场景,他常常感到惋惜,因而也心生恻隐。“七八年前,一位当医生的父亲,却让22岁的女儿错过了治疗时机。”赵全明说,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病只有到了发作的时候才需要治疗,但往往到那时已无可挽回。这位年轻的患者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通俗的说,就是房间隔部位有一个漏洞。这个漏洞造成血液无效循环,增加了肺循环的负担,最后导致女孩肺动脉高压,肺部小血管全部纤维化。这种情况下,如果手术,女孩根本下不了手术台。

可悲的是,她的父亲是外地一位基层医院的普外科医生,由于水平的欠缺,他固执己见地认为女儿“没什么大问题”,以致她错过了手术的最佳时期。赵全明为女孩选择的是保守治疗。两年后,女孩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面对患者医病更要医心

这几年,让赵全明感到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找他看病的人中,不都是急重症患者。一个做会计工作的女士专门挂了赵全明的特需门诊。她经常睡不着觉,在单位,每天下午血压就高,压力特别大。一个70多岁老人,稍感不适,就来找赵全明看病。熟络了以后,赵全明问她,您是不是平时自己住?老人点点头,子女们工作都忙,不和自己住在一起。赵全明很清楚,她怕有一天自己死在家里。这种老龄化带来的焦虑,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级。

一位男子上来就问:“赵医生,您知道我为什么来找您看病吗?”赵全明也是一愣。原来,男子曾陪一个朋友来他这里看病,朋友不听医嘱不愿住院,结果眼睁睁地死在自己面前,吓得他也跑来做检查。像神经末梢一样,所有的社会压力,最后演变成疾病,汇聚到了医院。赵全明说,他希望在治愈人心的同时,也能修复人心,他愿与患者之间搭起一座座心的桥梁。(刘琳 李祺瑶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刘琳 李祺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