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坤:胡同深处守得平安

2018-04-18 15:4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王金坤 胡同深处守得平安

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有一群人默默地用汗水守护着老百姓的岁月静好。38岁的王金坤就是其中的一员,他是东城分局安定门派出所民警。从警校毕业,王金坤先后当过巡查民警、社区民警,他最大的乐趣是抓捕胡同里各种各样的贼。

王金坤的警务值班室里,有一台24小时不关闭的电脑显示器,他和同事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盯着辖区里的几百个摄像头。而值班室的白板上还引人注目地贴着十几张从监控录像里截图的形形色色的嫌疑人照片,有的嫌疑人已经追踪了1年,而有的嫌疑人已经落网。

安定门辖区多是胡同平房和老旧小区,此外和西城、朝阳交界,过去就是传统的贼道。“单纯预防,不去打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必须把打防结合在一起。”王金坤说,从案前的预测分析,到案中的嫌疑人轨迹追踪、抓捕,再到案后的防范和查缺补漏,一整套的打防环节形成了一张牢不可破的安全网。

抓过的贼 他都烙在了心里

“我们和贼就是猫和老鼠的关系,讲究的是猫鼠同步。”在王金坤的眼里,贼的作息时间就是他的作息时间。“但我们要比他们还勤快,他们休息的时候,我们还要整理他们的活动轨迹。”

3月14日傍晚,派出所接到报警,家住方家胡同大杂院的刘先生早晨6点出门,晚上回家发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丢失外币、首饰以及相机、购物卡等价值3万多元的财物。接报案后,王金坤带领同事开始排查胡同周边的监控视频。不巧的是,案发地点附近的两个摄像头正在改造,都没有接电。王金坤看到大杂院旁边有一个门店的二楼安装了摄像头,能看到大杂院的门口。于是,他拿着笔记本电脑走进门店,在二楼平台的墙角连接摄像头看监控,那天正好降温,王金坤和同事在外面冻得手都不听使唤。

通过监控录像,王金坤对大杂院进出的人员进行逐一分析。大杂院里有100多住户,人员进出不断,从二三百人里找出嫌疑人只能靠“慢工出细活”。从早上6点一直看到晚上6点,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闯入王金坤的视线。

“脸看不清,但一看背影就认出来了。”抓过的贼,基本都烙在王金坤的心里。两年前,他亲手抓过这个瘦高男子。这次“瘦子”带来一个“胖子”。案发当天下午1点多俩人走进大杂院,15分钟后先后出来,迅速离开现场。确定嫌疑人后,王金坤从晚上6点又忙到16日早上8点,几个小时后,两名嫌疑人先后在东城和朝阳的网吧里落网。这起入室盗窃案仅用48小时就告破了。“这回他已经是五进宫了,两次是栽在我手里。”

逮的次数多了 竟成老熟人

平时,王金坤会带领队员们对辖区里的“贼道”进行24小时值守,在高发案地区卡住关键点位,发现嫌疑人就抓,“来一次逮一次”。

前几天鼓楼附近的胡同里出现这样一幕:王金坤骑着自行车在胡同里狂追一个30来岁的男子。当时在分司厅胡同蹲守的王金坤发现了两名偷电瓶嫌疑人的身影,他马上骑着自行车追了上去。在豆腐池胡同,他假装路人贴上了嫌疑人,故意用自行车别他们,嘴里嚷着:“你撞我干吗?”两名男子见他穿着便衣,骑着带儿童座椅的自行车,还以为是找茬打架的路人,便分头跑开。

王金坤独自骑着自行车追赶其中一名男子。这名男子跑到一处约有半米高的街心花园台阶时,他连滚带爬地蹿了上去。他以为王金坤骑着车上不了台阶。没想到王金坤把车一扔,一个箭步冲上高台,把他扑倒在地。随后王金坤把男子交给赶到现场的同事,又去抓另外一个。事后王金坤才得知,男子身上带着钢锥。“狭路相逢勇者胜,我虽然岁数比他大,但我从气势上压倒了他。”

很多贼不止一次被王金坤逮过,成了熟面孔。有一个20来岁偷电瓶的“黑蛋”,原来是钳工,兜里总揣着钳子。一个月前王金坤逮他,是在二环路边上,当时因偷电瓶拘了十几天。前几天,王金坤和同事蹲守别的扒窃案,发现“黑蛋”又来了,便跟踪了他3个多小时。在蒋宅口附近,“黑蛋”拿砖头砸路边的自行车锁。王金坤上前摁住他,“黑蛋”扭头一看不禁呆了。“一个月逮了他两次,他自己都乐了。”

如今安定门辖区的入室盗窃案大幅下降。两年前,辖区每年有60多起入室盗窃案,前年发案40多起,而去年是21起。今年目前为止发案3起,嫌疑人全部落网。“我对警察的定义,就是只要能守护百姓的安全,无论什么困难我们都要克服。”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王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