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员陆阳:人在旅途

2018-04-28 09:0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人在旅途

姓名:陆阳

岗位: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员

幸福说:幸福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不是挂在嘴边儿的轰轰烈烈。

不管是否出于本意,生活总在催促我们走下去,整装、跋涉、落脚……好在越来越便利的交通,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整个上午,两个技术研讨会,会议闲暇,又是不停地接电话、回微信,全是工作上的事儿,这是陆阳的日常。“上班30多年,每天8点前准到办公室”,这位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员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干我们这行,一天工作10个小时,还觉得时间不够用。”

陆阳的时间,全给了铁路。

陆阳刚在南京开完一个为期3天的会,回北京时搭乘复兴号。“3个多小时,满座儿,我是站着回来的”,陆阳没觉得辛苦,他的语调不自觉地上扬,“这列动车组早上8点从上海出发,抵达北京后,还要跑一趟合肥,之后再折回北京,发往上海,一天算下来,(列车乘务人员)工作十六七个小时,挺辛苦!”

有座的乘客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位中等身材、相貌普通的小平头,更不会知道,正是他和同事们的默默奉献,才有了如今风驰电掣的复兴号。“其实我也是受益者,出门越来越方便了。”陆阳说。

陆阳的电脑里,塞满了各种文档,每一个都装满了数据,正数、负数,眼花缭乱。这都是列车运行的数据,陆阳的工作之一,就是分析数据,读懂列车需求,给出改进意见。

陆阳的分析,帮复兴号闯过了一个个难关。比如“季节病”,每到春季,北方飞絮漫天,动车组动力设备的散热系统时常堵塞,跑一趟,滤网就被糊住了,导致机组过热,报警降速,列车降速。陆阳说:“为适应中国的运用环境,我们就要重新制定散热系统标准。”他们经过反复验算,提出了当滤网堵塞15%的情形下,仍能满足牵引机组发挥100%动力的技术方案。

自2016年,复兴号动车组历经型式试验、运用考核、载客运营,未出现因杨柳絮堵塞导致机组散热不良动力卸载的现象发生。

现在的复兴号是8节编组,最初有人提出“六动两拖”的配置,理由简单直接:要车跑得快,就得多配动车,马力更足。陆阳和团队“精打细算”,给出“四动四拖”的建议,“节能、省成本,还可以减少动车检修数量,实践证明,这种配置足够用。”陆阳说。

陆阳珍惜工作的每一分,每一秒,因为,他差点与深爱的机车擦肩而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陆阳从西南交通大学电力机车专业毕业,被分配去做铁路规划和电力架空线路设计。兰新线3.5万千伏架空输电工程设计,是陆阳的第一个大活儿。

从嘉峪关出发,沿着兰新铁路一路步行,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横穿茫茫戈壁,风餐露宿,每餐白饭撒盐,苦战半年。虽不是本行,但陆阳拼尽全力,因为他知道,沿线各车站没电,晚上点煤油灯,用水也困难……终于,电通了,“站上的人再也不用那么艰苦了。”陆阳回忆着。

虽有成就感,但陆阳还是想干老本行,他调到了铁科院机辆所,终于学以致用。

如今,一条条铁路延伸远方,一列列高铁贴地飞行,游子与家的距离缩短了,诗与远方的距离拉近了,陆阳和同事们洒在铁路线上的每一滴汗水,都映着小家大国的幸福。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刘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