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亚伯模具制造有限公司总工程师贺伯原:毫厘之间

2018-04-28 09:0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毫厘之间

姓名:贺伯原

岗位:北京市亚伯模具制造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幸福说:做任何一个项目,不把利益放在第一位,只想怎么把事儿做好,沉住气,能吃苦,不放弃,幸福自然会来找你。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这是钳工贺伯原最常说的话,从业31年,他几乎每天都奋斗在毫厘之间。

贺家三代行医,谁也没想到,到贺伯原这儿,竟放弃了医学,干起了钳工。贺伯原从小喜欢手工,高考时,他不顾母亲的反对,执意报考清华大学分校模具设计制造专业,大学毕业分配到706厂,成为一名普通的车间技术员。

上班第一天,车间的老师傅扔给贺伯原一把锉刀,指了指各式各样的基础零件和成堆的铁料,甩出一句话:“先自个儿练,仨月之后再学别的。”贺伯原有些蒙,心里挺不服气,“我一个大学生,上来就让我磨仨月铁疙瘩,这叫什么事儿!”他的小心思没有瞒过老师傅的眼睛,“没10年功夫,出不了好钳工!”老师傅说完,背着手走了。

自此,十年磨剑。

毫厘之间的计较,也让贺伯原读懂了钳工,他一点也不敢轻视手中的锉刀,“大到飞机舰船,小到自行车、手表,都得靠钳工,那些精巧的零件,钳工不仅得会造,还得会装,会修。”贺伯原越来越喜欢自己的职业。

2001年,贺伯原被邀请参与设计制造我国首台滴灌成型设备。

没有数据,只有一条从国外进口的滴灌水带:1000米长的水带,每300毫米有一个不到1平方毫米的出水口,每个小孔每10分钟内滴水不能相差5滴,这要求模具装配的精度必须控制在一张A4纸厚度的1%左右……

再难的题,也有破题之法。

贺伯原埋头攻关。制作核心部件时,需要在4毫米宽的圆弧形钢材上,用直径0.5毫米的钻头间隔均匀地打下11毫米深的钻孔,稍有偏差,钻头就会断在零件里,只能从头再来。为了避免干扰,贺伯原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扎在车间里,一孔一孔地钻……

这样的难关数不胜数。终于,一年之后,模具完成,我国首台自主研发的滴灌成型设备投入使用,结束了多年依靠进口的历史,为国家节省了数千万美元的外汇。

贺伯原一战成名。几年后,他又研发并制造了我国首台全自动无人拆弹机,他的“毫厘纪录”又进一步——机器拆卸炮弹底火和引信的卡具装配误差在头发丝直径的1%以内。

2017年,全市选树“北京大工匠”,民间高手可向“大工匠”种子选手挑战。已经53岁的贺伯原参与挑战,凭借着对“毫厘”精确的掌握,他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各工种中惟一挑战成功的“民间高手”,获得“北京大工匠”的称号。

贺伯原显得有点儿意外,“我其实是想来学习的,怕自己落伍了,真没想到能坚持到最后。”

计较于毫厘,才能精益求精。

贺伯原用31年的奋斗,诠释着“工匠精神”。如今,他还在继续,不仅仍奋战在一线,而且还走上了讲台,向年轻人传授技艺,他盼望着,能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技术工人的队伍中,磨炼技艺,精益求精,成为挺起“中国制造”的大国工匠。“无论是做技术工人还是当老师,这都是我的幸福时刻。”贺伯原说。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王天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