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撞伤人该由谁来赔?

2018-04-29 07:1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外卖小哥撞伤人该由谁来赔?

外卖小哥张强(化名)送餐途中撞伤他人,法院最终判定某跆拳道协会承担赔偿责任。原来,张强虽然一直通过某外卖平台提供配送服务,却实际受雇于跆拳道协会,协会曾与外卖平台签订第三方承包协议。近日,北京三中院就2017年劳动争议案件审理情况及涉外卖行业案件调研情况进行通报。据介绍,目前外卖行业的用工模式主要分为三类:直接用工型、劳务派遣型、第三方用工型。与此同时,送餐员违规驾驶情况严重,致使交通事故高发。但同样是送餐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同用工形式可能导致赔偿责任认定不同。

判决

外卖小哥撞人 跆拳道协会被判担责

2016年7月26日,外卖小哥张强驾驶二轮电动车由北向东行驶至平谷区邑上原著小区南门外,与同样驾驶二轮电动车的陈伟(化名)发生交通事故。两车相撞后,陈伟受伤,诊断结果显示:右胫腓骨开放粉碎性骨折、头皮血肿、脑外伤后神经反应、贫血、多处软组织损伤、软组织挫伤。陈伟住院治疗17天。

此后,陈伟将张强和外卖平台告上法庭。但令人意外的是,某跆拳道协会也同样被陈伟诉至法院。原来,该协会曾与外卖平台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其负责平谷区外卖配送团队组建、全部外卖订单的配送等。尽管张强认为自己也是外卖平台的员工,但和他签订协议的却是这家跆拳道协会。

2016年,平谷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强个人赔偿陈伟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含被抚养人生活费)、辅助器具费、电动车损失共计172278.4元。宣判后,张强提出上诉。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撤销了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初审相关判决,改判跆拳道协会承担赔偿责任。

争论

外卖小哥是否在执行工作任务?

二审过程中,跆拳道协会及外卖平台是否应对陈伟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成为各方争议焦点。

对此,负责审理此案的法官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据介绍,本案当中,各方曾对于交通事故发生时张强是否在执行工作任务存在争议。张强称,事故发生时自己还有4单需要派送,并提交了平谷交通支队出具的证明及视频光盘为证,但跆拳道协会对此不予认可,主张事故发生时张强已经送餐完毕,并提交了订单操作记录予以反驳。

法院认为,订单操作记录仅能证明张强已送完一份订单,不能反映他当时的全部订单状态,且即使如跆拳道协会所述,事故发生时没有其他订单,但根据订单操作记录,张强上一份订单的完成时间是在11时33分,距离交通事故发生仅7分钟,属于送餐完毕的返程合理期间。因此,二审法院认定交通事故发生时,张强确系在执行工作任务过程中。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相应的侵权责任应由该跆拳道协会承担,张强本人无需对陈伟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分析

为何由第三方而非外卖平台赔钱

张强主张外卖平台与跆拳道协会共同经营外卖业务,二者系利益共同体,且跆拳道协会不具有外卖配送的资质,平台没有审核,具有过错,故平台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对此,二审法院认为,平台与张强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现行法律法规未规定企业从事送餐业务需要特殊资质,亦未规定网络平台经营者需要审查经营送餐业务企业的资质,所以网络平台经营者未审查跆拳道协会的相关资质并不存在过错;平台与跆拳道协会作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民事主体,二者各自对外对自己的行为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要求平台对跆拳道协会的行为承担民事责任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对张强的主张不予支持。

调查

外卖小哥劳务关系复杂 事故赔偿屡引官司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像张强这样受雇于第三方的外卖员还有许多。虽然身穿统一的平台制服,但并不是每一位外卖员都直接与外卖平台签订协议。

曾从事外卖送餐的王海新(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当时是看到一则外卖员招聘广告,前去应聘时才知道,雇用自己的并不是平台本身,而是一家网络科技公司。听同事介绍,公司本来是从事软件开发的,后来因为生意不景气,就承接了外卖配送业务。他介绍,除了像自己这样被“外包”出去的外卖员,平台自己也有自营的配送员,此外,还有偶尔通过软件接单的“临时工”。虽然大家衣着、装备都一样,但并不全是外卖平台的员工。

北青报记者搜索送餐员相关招聘信息发现,招聘单位五花八门,除了几家常见的外卖平台外,大多为餐饮、物流、互联网等领域公司,甚至还有业务类型显示为传媒、公关、艺术、会展的供应链管理公司。

三中院法官介绍,2014年至2017年,全市法院判决生效的涉外卖行业案件共计28件。其中,第三方送餐单位与劳动者直接建立劳动关系的案件占42.86%;外卖平台与劳动者直接建立劳动关系的案件占10.71%;餐饮企业与劳动者直接建立劳动关系的案件占28.57%;以劳务派遣方式建立用工关系的案件占10.71%;未认定劳动关系的案件占7.15%。

复杂的劳动关系,使得外卖员送餐途中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找谁赔偿就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据三中院统计,28件涉外卖行业案件中有12件是因送餐发生交通事故导致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这些交通事故案件中,送餐员负全责的占83.3%,负主要责任的占8.3%,负同等责任的占8.3%。受害方同时起诉送餐员及其所在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的案件占66.67%,单独起诉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的案件占25%,单独起诉送餐员个人承担侵权责任的案件占8.33%。最终由用工主体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案件占91.67%,由送餐员个人承担侵权责任的案件占8.33%。

法官龚勇超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规定,外卖员在送餐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他人损害的,应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但由于部分外卖员并不是与外卖平台直接签订协议,而是通过第三方派遣等方式提供服务,所以外卖平台未必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他建议,平台在选择第三方合作时,可以通过设置监管条例,规范其用工行为,加强对外卖员的道路交通安全培训,提升风险意识,从而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的概率。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孔令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