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个体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完全通道 ——主流媒体深度融合的现实走向》公示材料

2018-05-10 14:3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3

开辟个体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完全通道

——主流媒体深度融合的现实走向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刷屏,可被视为普通人群愈发关注国家政治大事的一个风向标。自从党的十八大以来,包括反腐倡廉建设、全面推进深改、“一带一路”布局等主题的时政新闻报道,有了越来越多的阅读需求,“政治规矩”“打虎拍蝇”等词语高频度进入人们视野。

与文学影视相比,不断走向深度融合的新闻媒体,更是个体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完全通道。在驶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航程里,如何提供有效的新闻供给满足受众期待,如何在新媒体自媒体的众声喧哗中举旗定纲,如何行之有效地为实现“中国梦”凝心聚力,是所有主流媒体必须回答好的时代课题。

新传播形态的需求

——构建新媒体产品的完备阵形

当下传统媒体处境可用“尴尬”两字形容。很多新闻发布现场,记者的座次不断调整。譬如在一些互联网新品推广或影视剧发布会上,第一排竟是当场直播的“网红”,女主播们花枝招展,高举自拍杆,占据黄金位置。位居直播群体之后的,才是一些强势的网络媒体、自媒体大号,而传统的主流媒体如电视台、电台、报纸记者,已经被安排到最后。

2016年,笔者赴非洲参加中非公共外交论坛和媒体智库研讨会等活动,同行人员中也有数位沿途直播的“网红”。由国内知名网站发起的这项“中国网络名人环球行”活动,“网红”已经参与严肃的政治报道,而且成为官方认可的国际交流项目,让人慨叹时移世易。由此可见,互联网正在加速重构媒体格局和舆论生态,传统媒体面临的竞争更为激烈,融合发展的任务也更为紧迫。

对于年轻群体主要从网络获取信息的现实,习近平总书记早已洞若观火。他说,我们必须正视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以笔者供职的京报集团为例,近年来,在发展传统报业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新媒体实践,加快媒体融合步伐,初步形成“报、网、端、微”四位一体的传播矩阵,顺利完成了融合发展相“加”阶段的历史使命。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京报集团在新闻客户端、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等各个领域都及时推出新媒体产品。现在旗下北京晚报、京华时报等官方微博粉丝量进入千万量级,成为“千万大V”;以北京日报、长安街知事等为代表的集团微信公众号用户总订阅量近200万,可谓百花齐放;在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一直播等新闻聚合和网络直播平台上线100多个产品,覆盖时政新闻、财经资讯、文化娱乐、生活服务等多个分众层面。通过这些新媒体产品将党报集团原创内容在各大平台上线,以权威、深度、及时的信息和丰富活泼的形态,吸引越来越多的受众。

我们无法知道传播技术会如何发展,也无法知道新媒体的终极形态会是什么,但在媒体融合探索中我们明确了两点共识:第一,传统媒体的优长是做内容,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在;第二,哪里聚集的人多,我们就应该去哪里提供内容。发展新媒体跟随的不是技术,而是人,是受众、用户。

2017年初中宣部召开的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工作座谈会,为传统媒体下一步发展提供了遵循。京报集团抓住契机,提出要加快推动新闻供给侧改革,一方面积极整合集团内部资源、鼓励纸媒转型,改变子报目标受众雷同、内容生产交叉、采编力量重复设置的现状;另一方面以“融”与“通”为着力点,再造全天候、全媒体策采编发流程,实现线索共享、一体策划,一次采集、多元生成、多媒发布的媒体融合生产运行。在不断巩固集团现有网站、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体阵地的同时,加大力度实现符合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的各类应用,加快新型传播产品的孵化,形成形式多样、特色鲜明、满足受众需求的传播矩阵。

京报集团的新媒体阵列分四个圈层:最核心的北京日报同名新媒体是龙头产品,也可以说居于塔尖位置;第二层长安街知事和北京晚报新媒体是拳头产品,是融媒体产品体系的两翼;第三层是在文化、体育、影像等垂直领域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一批新媒体产品,它们属于风口产品,将给予重点扶持孵化;最外层的是目前已经形成的新媒体原创集群,以及今后继续开办的各类新媒体,它们也组成了基础生态圈。集团将通过各种激励机制,推动生态产品向风口产品、风口产品向拳头产品转化,鼓励编辑记者创作出符合新传播形态需求的新闻资讯产品。

新媒体建设的要义

——勇于善于成为正能量“网红”

移动客户端现已成为大多数人最先获取新闻的渠道。在新闻资讯类App市场上,多个来源的数据均显示,腾讯新闻和今日头条在下载量方面“两骑绝尘”,领先其他竞争者数个身位。小小的手机屏幕容纳的App数量是有限的,受众的注意力更是稀缺资源,当主要传播渠道被瓜分殆尽,地方党报集团的媒体融合发展之路必定走得艰难。

融合发展初兴之时,关于传统媒体要不要自营App自建渠道,业内莫衷一是。其实造船出海也好,借船出海也罢,目标都在彼岸。最关键的是,我们传播的内容能否到达目标人群,能否产生影响,能否引导舆论。换句话说,即使你渡过了大海,又能否成功抢滩?

今日头条和腾讯新闻在新闻资讯疆场两强争霸,占据了半壁江山。但两强只是资讯平台,真正提供内容的是成千上万个机构媒体和自媒体。而这些新闻资讯生产者,经常会同时进驻数个平台,这样就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关系。平台之间依靠用户生产内容相互竞争,内容生产者又努力在各个平台的传播榜上争取靠前的位置。例如京报集团的时政类新媒体产品长安街知事,在腾讯企鹅号和今日头条的媒体排名中,都跻身全国新媒体前十名。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新闻媒体来说,内容创新、形式创新、手段创新都重要,但内容创新是根本的。长安街知事是京报集团内容创新的一个典型范例。它解读普通读者注意不到的新闻细节,进行正经靠谱的政事分析,提供我们传统媒体上难以见到的内容,很快就在全国同类新媒体产品中脱颖而出。在品牌具有一定知名度之后,其内容也从国内时政扩大到国际时事,同时把党报具有传统优势的文化、评论和深度内容渐次新媒体化。而在传播渠道上,继微信公众号之后,长安街知事开发了新闻客户端和微信小程序,紧接着入驻了今日头条、搜狐、新浪、网易、凤凰、一点资讯等平台,以一个强大的内容生产集群形象呈现于当前的传媒生态之中。

目前,长安街知事已通过众多传播渠道形成了巨大影响力。最新数据显示,其微信公众号每日三次更新,文章篇均阅读量近5万,全网传播量达百万级;今日头条号的订阅量突破100万,总阅读量超过13亿;腾讯企鹅号的总订阅量突破10万,阅读量突破5亿。这个传播量,在全国地方党报新媒体中居于翘楚地位,也牢牢占据全国时政类新媒体影响力排行前五位。在完成影响力原始积累、取得全国范围知名度之后,长安街知事更加注重全面发挥党媒功能,在解读国家重大政策、服务市委中心工作、引导社会舆论等方面作用日益明显,成为党媒在互联网上的正能量“网红”。

京报集团的文化类新媒体产品“艺绽”,立足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定位,深入发掘首都文化品牌和文化资源,以精品文艺为价值取向,为受众提供专业的文化评论、文艺指南,在首都文化界圈粉无数。视觉类新媒体产品京呈,紧紧抓住手机端视觉呈现的特点,将摄影报道和文字报道有机结合,在播报重大突发新闻、展现城市优美风貌等方面,具有很强的传播力和引导力。我们还有“识政”“公道”“教育大缸”“保险秘闻”等一批垂直领域的新媒体产品,都在特定人群中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作为传统媒体机构,我们充分利用在各个专业领域的资源储备,保持与时俱进的创新热情不断探索,希望通过对新媒体产品的优化组合、资源重配,能够孵化出新的业态,打造更多的正能量“网红”,为机构发展开辟新的路径。

新闻工作者的责任

——确保响亮主旋律巩固主阵地

传统媒体主动转型发展,其目的是为了掌握舆论新战场的主导权,为了扩大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影响力,因此订阅数、点击率、浏览量、转载量可谓王道。然而对于党媒来说,我们重视点击量,但又不能唯点击量,因为我们担负着舆论引导的任务。如果抛弃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指导,不再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在大是大非面前做不到旗帜鲜明,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敢大胆发声,一味迎合受众的情趣甚至是低俗情趣,那党媒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所以对于媒体融合发展,京报集团始终坚持政治家办报、办网的原则,我们把更好地履行党媒职责这一宗旨,贯穿到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全过程,确保主旋律响亮、时度效精准、主阵地巩固、负责人可靠,牢牢把握新闻舆论的领导权和主导权。集团所有新媒体产品都底色鲜明,始终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在北京日报龙头的牵引下,努力创新、积极作为,弘扬主旋律,释放正能量。

譬如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提出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样建设首都”这一重大课题。在报纸刊发报道之外,北京日报新媒体在移动端推出《追访总书记视察足迹》《求解总书记之问,北京办了五件大事》等报道,以丰富的形式、典型的案例、精美的设计,阐释了北京变“聚集资源求增长”为“疏解功能谋发展”的深刻转型,很好地起到了网上宣传的作用。

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期间,北京日报新媒体部首次在重大时政活动中试水媒体融合报道,充分运用音乐、动画、视频、图文诸种手段,连续推送4个新媒体创意作品《明天开幕!党代会最全掌上指南》《50张图穿越北京这五年》《您有一封来自北京市委的邀请函》《11人亮相短视频讲述北京这五年》,紧扣时度效,形式丰富、传播到位,成为党报新媒体创意创新的典范之作。

2017年1月,北京市长邀请媒体和市民代表围桌座谈,共商雾霾治理。长安街知事记者作为新媒体代表对话市长,提出广大人民群众关切的问题,以最快速度发布活动现场新闻。通过新媒体报道,既及时传达了市领导对公众健康的重视、对社会焦虑的感同身受,又表达了社会各界齐心治霾、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积极心态。

在媒体深度融合的实践中,京报集团的内容生产能力得到了提升,通过新媒体产品,我们与受众进行更加密切的互动,满足了受众更多的新闻信息需求,但不是消极、被动地满足,而是积极作为、引领方向。我们的党报影响力得到了提升,党的声音覆盖到网络舆论阵地,有的放矢地影响到年轻人群、关键人群,和他们同频共振,一起讴歌这个伟大的时代。

毋庸讳言,传统媒体的编辑记者是受传播形态变化影响最大的一个群体,甚至一度被冲击得信心全无找不着北。但从京报集团等主流媒体的融合实践看,通过参与新媒体产品的创制,传统媒体记者编辑已经逐步建立起自信:不论传播形态、传媒环境如何变化,只要善于创新、勇于求变,党报新媒体完全可以在人多之处立足,继续影响主流人群。

责任编辑:刘阳(Q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