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求助信的空降兵有救了!首选的捐髓志愿者并非"悔捐"

2018-05-24 16:0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发求助信的空降兵有救了!

最近几天,中华骨髓库志愿者们的朋友圈被一条消息炸翻了——“一名服役19年的空降兵不幸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华骨髓库捐献者拒绝捐献!”这则消息再一次把 “悔捐”这个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过,经过中华骨髓库的追踪确认,首选志愿者并非故意“悔捐”,而是出于自身健康原因不宜捐献骨髓;而骨髓库也已经为这位患者安排了另外一名捐献志愿者。

5月19日,一封求助信出现在网络上。写信的人叫沈熊辉,是一名空降兵。他不幸罹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已经与病魔抗争了近3年。今年3月,沈熊辉病情复发加重,骨髓移植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沈熊辉通过医院向中华骨髓库发出检索申请,骨髓库随即在240多万名志愿捐献者中为他找到了多名相合志愿者。

在与申请检索医院医生“首选”的志愿者联系时,中华骨髓库获知,该志愿者目前身体欠佳,不宜捐献。刚刚燃起的生命之火瞬间被冷水浇灭,沈熊辉大受打击,万念俱灰的他给这名志愿者写了一封信。“也许是缘分吧,在中华骨髓库的两百万志愿者中,我找到了你,唯一一个和我骨髓相配的你。你的出现,给我的生命带来了一丝希望,你的出现让我的妻子、老母亲激动得泪流满面,我们都带着感激的心情憧憬着我可能到来的新生。可是,在我38岁生日的前一天,5月18日下午,骨髓库的工作人员通知我,由于个人原因,你决定放弃捐献……我无奈地听着。电话那头在家独自照顾年幼女儿的妻子哭得很伤心,在医院照顾我的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从中午还兴致勃勃地想买个蛋糕为我庆生到晚饭都吃不下,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真的让人沮丧。当然我并不怪你,毕竟每个人处境不同,可能有自己不同的难处。”

沈熊辉想到不久的以后,父母将要承受的老来丧子、妻子将要承受的中年丧夫、女儿将要承受的幼年丧父之痛,原本看淡生死的他,心里很痛。于是他向这位志愿者发出恳求——“亲爱的志愿者,谢谢您;亲爱的志愿者,请您再考虑考虑……”

空降兵保家卫国,受人爱戴。沈熊辉所在的部队还参加过汶川地震的救援。因此,他的求助受到广泛关注和迅速传播。很多人将“悔捐”跟这件事联系起来,“悔捐”在骨髓捐献中是非常可怕且严重的事情。如果接受移植的患者已经“进舱”,接受了清髓处理,这时他自身的造血系统、免疫系统都被摧毁了,就如同一只背负着沉重压力、满负荷的骆驼,而捐献志愿者最后关头的突然反悔,就相当于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和沈熊辉匹配的那名首选志愿者并不是悔捐,而是她的身体状况不适宜捐献。”中华骨髓库表示,那名首选志愿者是位女性,工作压力极大,长期熬夜加班,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能否通过捐献前的体检都令人担忧。而且她也在最初阶段就客观说明,所以她的情况并不是大家担心的“临捐反悔”。考虑到志愿者的身体状况,再加上她的高分辨配型和体检会耽误时间,于是中华骨髓库果断决定,动员第二名“候补”志愿者捐献。这名志愿者是位男医生。一般来说,骨髓捐献也更倾向于选择身体相对健硕的男性捐献者。这名志愿者毫不犹豫地决定捐献。

目前,中华骨髓库工作人员和“准捐献者”已做好准备,待沈熊辉及所在医院医生确认后,随时可启动捐献相关工作。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代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