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60上大学

2018-05-26 12:5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父母都是农民,老家在通州区漷县镇梁家务村。我讲的故事是老爸爱学习,60岁开始上大学,毕业后苦心创作,发表诗歌30多首。老爸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书法家,乡土诗人。

老爸1937年生人,家庭的耳濡目染,从小就喜欢书法。13岁就在村里的围墙上写半米见方的大字标语。小学毕业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通州潞河中学。上中学课时紧,三夏、三秋农忙,还得请假回家,帮助收庄稼,写字的时间越来越少。初中毕业,他入伍到了福建前线参加金门战役。后来退伍还乡务农,正赶上国家三年自然灾害,一干就是十几年。爸爸妈妈天天参加集体劳动,可是村上日值低,一年到头核算,扣除粮食、柴禾,分不到几块钱。一提到苦日子,常常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下来。

老爸跟我们说的最多的是1978年。这年以后,国家有了改革开放,村里有了分田到户,家里有了余粮。田地里种蔬菜、种花生,庭院里搞副业养鹅养猪养貉子。要说收益大,还是养鸡。1979年的冬天,老爸参加乡里组织的养鸡学习班。第二年就买了150只鸡雏。温度、湿度、饮水、喂食,精心照料,一年下来纯利400多元。这在当时能顶上一个工人一年的工资了。乡里开表彰会,还给他500元免息贷款,扶持笼养扩大规模。老爸继续报名学习,还买来《养鸡500天》等专业图书,逐渐掌握了断嘴、强制脱毛、发酵鸡粪做饲料等新技术,打防疫针,治疗霍乱等等。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在老爸的带动下也养鸡。我们班上不少同学都被家长拉下来搞副业。爸爸妈妈很要强,或者说是很有远见。不管家里多忙,父母都挺着自己劳作,从不让我们耽误一点学习。养鸡有了收入,每年都按计划添置自行车、电风扇、洗衣机等大件商品。十年寒窗,我们兄妹三个都从农村考了出来,并有了理想的工作。1988年我结婚,亲戚朋友都劝爸妈大办喜事。我们小两口也觉着人生大事,一辈子就一回,理所当然。老爸却给我们讲政治:你们赶上了好时候儿,结婚是形式的事,有点儿就行了。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多学习才有上进。“我编了一副对联,你看好不好。”说着,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给我们念起来。学知识,育人才,千方百计;娶媳妇,聘闺女,省事就得。结婚当天,我们没请车队,没请吹鼓手。还别说,街坊邻居都为老爸树拇指,有些路人还进门找纸找笔,抄写对联呢!

1992年,我们把爸妈接到县城居住,本想让二老逛公园打麻将,颐养天年。没想到,妈妈爱上了电视法律节目。老爸迷上了书法。每天里伏案临帖,颜柳欧赵,折纸打格,一遍两遍三遍。不知从哪知道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1994年开始,报名上学。真不得了,一天到晚,听课写作业,复习预习。家里人都反对,“您这么大岁数,有什么用?”“我喜欢,年轻的时候没条件,也没工夫,这会儿条件好了,长点知识,有什么不好?”家里谁也说不服。1996年7月,老爸如愿取得了毕业证书。别看老爸吃穿舍不得,买书买报、买笔买墨,从不含糊。老爸书法作品陆续被装点文化楼门,有的在区里各种活动中获奖,还有的被《通州时讯》、《京郊日报》、《北京日报》刊登。后来,老爸还被通州区书法家协会吸收为会员。隔三差五参加区里组织的展览,参加街道组织的笔会,陆续有作品被书协收集出书,不时领到三两百元的奖励。老爸还偷着报名诗词学习班,结合改革开放、身边变化创作诗词。《战非典》,《声讨李洪志》,《神五巡天》多首诗被通州报刊和北京诗词杂志刊登。老爸劲头倍增,继续创作,《美轰伊拉克》,《宋楚瑜访大陆》,《赞医保》等等,目前各种报刊杂志刊登诗歌36首。电视台偶尔上镜头,北京日报、晚报还专门报道过老爸的消息。大伙无不为老爸精神所感动,无不为老爸的生活充实而叫好。

老爸不光喜欢墨笔字,还喜欢读书自学。通州新华书店,北国风书店,图书馆、博物馆,北京王府井书店、地坛书市,不知去过多少次。茶余饭后,老爸总要找题儿考考我们。答不上来,自然向他老人家请教。一来二去,家里就习惯了,并且被他赤化。谁有什么知识点,总要炫耀一下。有疑问,就讨论一下。听到新闻,就通报一下。就连孩子放学回家,也经常要抖个包袱儿。大家说农村,说城市,说祖国的发展;说经济,说法制,说社会的变化。古今中外,山南海北,无所不谈。正是在家里一次次的问答和讨论中,全家人的知识不断丰富,思维见解、思想水平都在提高。从过去挖河、修路工程,说到现在的双休日;从晋文公火烧锦山寻找介子推,说到现在的清明节端午节。从郑成功、陈水扁,说到现在的反分裂法;从秦始皇暴政唐太宗贞观之治,说到今天的免收农业税。从过去的烧香上供祈求天年,说到今天的人工降雨、神州号飞天;从过去的副食本粮票工业券,说到今天的工资折银行卡福利养老金。全家人无不在交谈中,领悟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无不在讨论中,感受科技进步带来的幸福。在一次次的家庭演讲答辩中,我们都为老爸虚心钻研精神所折服。

老爸认真练字的精神,使我启发,人要有追求,有作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老爸谦虚读书作诗的过程,使我反思,没有党的40年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哪有我们家庭、社会上的今天?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  作者:李永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