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润泽:用足迹“丈量”北京 展现大工匠精神

2018-05-29 08:4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丈量城市

“学测绘吧!”

武润泽觉得爸爸的这个建议,极其英明。2006年,武润泽读高三,考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他有点儿迷茫,后来,听从了爸爸的建议,考取北京建筑大学测绘工程专业。“我爸说学测绘,专业性强,不容易失业。”武润泽不好意思地笑笑。

真得感谢武爸爸十余年前的这个建议,使我们的城市收获了一位堪称“大工匠”的优秀测绘师。

“测绘就好比是建筑的基石。”武润泽说。盖楼、修路,都需要先对地形进行勘察、测量,绘出图纸,工程设计人员才能确定出盖楼、修路的具体位置;使用了十几年的道路、房屋,更需要进行水平测量,判断有没有塌陷;山势有没有变化,树木、电线杆数量有没有增加,也需要测量、查看……“城市的每一点儿变化,我们都能通过测绘数据知道。” 武润泽很自豪。

武润泽从小就喜欢学数学,对数字特别感兴趣,地球坐标系、全站仪实操测量……武润泽越干越上瘾。

大三一次实习,武润泽跟着老师,钻进了延庆山中,为延庆至昌平间一条四五公里长、20米宽的路进行测绘,这是武润泽第一次实操,他兴奋极了。

架设仪器、观测、跑尺、画草图……虽然头顶着烈日,可武润泽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他跑前跑后,忙活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不渴吗?坐下歇会。”老师说,“不渴,我不累!”武润泽脚步不停。测量完成,捧着图纸,武润泽开心地笑着,“山上的一草一木被精确呈现在图纸上,那种成就感,爽!”

2010年,武润泽大学毕业,进入北京市测绘研究院,成为真正的测绘师,绘制地形图,成为工作日常。枯燥吗?武润泽不觉得。

北京四环内1:500地形图测绘项目将四环内范围划分为8000多幅图,六环内1:2000地形图测绘项目将六环内范围划分为3300多幅图。测绘队员们需要在自己的测绘范围行走一遍,将图幅内的建筑、河流、树木、灯杆等方位测绘清楚,形成图纸。武润泽每天扛着仪器和同事们走街串巷,不停地量、画,右肩都被仪器磨掉了一层皮,武润泽不喊苦,反而有些小得意,好像知道了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秘密,“我们对北京的地形最了解,哪儿有个井盖我都知道。”

2012年7月21日,特大暴雨从天而降。武润泽老家房山区受灾最重。暴雨过后,他主动要求参与灾后安置房建设测绘支援任务。进入房山区,武润泽顾不上回老家看一眼,直奔受灾最严重的周口店。道路桥梁冲毁,交通中断,他带着同事爬山绕小路,趟着齐膝深的水,步行几公里后,才又重新找到通车的车站。

武润泽参与的周口店灾民永久安置房先期测图任务,测区面积达5平方公里,包括数十张1:500地形图,这是整个测绘任务中最难的工作。武润泽所在的突击小分队负责测绘20幅地形图,半个月内完工。

暴雨过后,日头暴晒,天地间仿佛一个大蒸笼。乡间小路上堵满了被山洪冲下山的大石块,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河道……武润泽带着同事在玉米地中穿行,潮湿、闷热,一会儿工夫,浑身上下就湿透了;玉米叶子很锋利,稍不留神,手上、脸上就被割出一道道小口子;在土路采集数据时更难熬,车辆经过,扬起灰尘,眯得眼睛什么都看不见……武润泽咬着牙,扛着全站仪、拿着前视杆走在被冲毁的沟壑里,钻进农田里精确地采集每一个数据,晚上再对海量的数据一个一个校对、核实、确定……“我们一定得确保准确,这是灾后重建的基础。”武润泽说。

测绘讲究细致严谨,即便已经干了8年,武润泽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每天只要有时间,他就抱着《测量基础》等专业书籍啃上一会儿,“随着实践经验的不断增多,再回头看基础知识就能有新的收获,总结出新的方法和经验。”武润泽说。

“简码法”测量,就是武润泽的创新。以往的测绘方法,基本是三人一组,各有分工,一个人观测、一个人跑尺、一个人画图。用“简码法”,只观测、跑尺,不画草图,把观测到的每一个地上物都用简码代替,再把简码录入到全站仪里。武润泽与单位研发部的同事一起设计了小程序,可以直接把全站仪里的地上物编码导入到电脑程序里,快速形成测绘图,大大节省了时间、人力成本,提高了效率。

精益求精的日常,使武润泽快速成长。去年,北京举行首届“大工匠”挑战赛,工程测绘领域比赛要求测量指定图形坐标,误差要在5毫米以内。武润泽完成得又快又准,测量数据误差甚至只有两毫米。这份精准,使武润泽赢得了“北京大工匠”的称号,在10名大工匠中,他是最年轻的一位。

“要不是我爸的建议,我可能就错过这份工作了。”武润泽很庆幸当年的选择,能够参与丈量城市,见证城市每一天的变化,是他最自豪的事。

责任编辑:李娜(QU0007)  作者:王天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