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吐”

2018-06-14 09:2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上世纪九六年初来北京时,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前,公共电车还未停稳,挤在车里面的人就急着往外出,憋在喉咙里的痰涎也急不可耐地想往外吐,结果“呸儿”的一口坏事了!一个原本背着手的师傅踱到我跟前,亮出手里的宝贝“嗤啦”撕了一张……。我赶忙在遍地痰迹里矢口狡辩,他说你也不用叫,这地下的哪一口痰罚没罚钱我都知道,要不你再吐口试试,看给这个刚吐的色道一样不?我没敢试,因为那时大家公认的罚款标准是五元钱一口,吐两口的话十元钱就不用找零了。随地吐痰罚款五元的规矩,印象当中好像持续了好多年,有的地方还一再加码,要价渐次提高到十元二十元三十、五十元,但治理效果一直有相互叫劲的感觉。譬如那位罚了我五元钱的师傅,他在纸条换钞票成功到手之后,志得意满地摸出根烟卷儿点着就抽,“咳~咳”两声“呸儿”的一口,他也半稀不稠地就那么随便了。我走出几步白了他一眼,心里那叫一个波涛起伏!干脆又拣个背着他的隙地儿“呸呸”两口将罚单撕了。

北京这会儿已经是老早就不对随地吐痰处罚了。代之而起的是增加保洁,增加绿地,全面整治全面提升,日新月异的变化有目共睹。也还甭说,越是不罚款了,随地吐痰的反倒越是少了,因为环境好了大家的文明素质自我要求相应地也都跟着提高了。这也正应了山随画活云为诗留,什么样的情调应什么样的景儿。居鲍鱼之肆跟如诗如画的置身其中,放任自流的程度当然会有很大的不同——到处都优美洁净地像玻璃花瓶一样你还好意思亵渎它吗?假如有人依然我行我素不管不顾不珍惜,说不定他那“呸儿”的一口马上就会招致周围人的鄙夷侧目!那种窘境可能要比罚款五元还让人难受。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日,又是老家的来人要带着去逛王府井。这位老哥哥打一进入步行街,他就不断地用手捂着嘴。我跟他说你也不用那么紧张,不是教给你有痰可以吐在纸上丢垃圾桶里吗?他说他怕离别人近了一张嘴就让人家闻到那股浓重的吸烟味儿,更怕突如其来的呛咳喷出收不回来的东西,还低头转圈儿赞叹这脚底下无论走到哪儿都干净地像镜面儿似的,说万一显鼻子显眼地留下点让别人讨厌的东西,自己心里都是难以抹去的痕迹。我带他又来到那个百货大楼前,左揣右度大荒谱儿地指给他当年吐痰挨罚是在哪一块儿。他凑上前来又瞄又看又端详我的脸,感同身受似地体贴说:“那时打工一天挣个十来块钱都不易,搁谁一来到这里都会想起那被罚的五块钱……”我说我现在想得最多的是环境确实是能改变人,人文环境好了什么都会悄悄改变。二、三十年前的咱们罚都罚不醒,是美好的日子才终于改变了咱祖辈传留的坏习惯!这么一说他又将嘴捂得更严了。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王方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