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推动房改:我不得不和人争论

2018-06-14 09:2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邓小平决心房改

上世纪5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期,三代人住一间房子,甚至四代人住一间房子,并非个别现象。当时我国城镇居民住房的水平人均是4.5平米,没想到,1978年,人均居住水平是3.7平方米;不仅1平方米没提高,反而还下降了。

1980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明确提出了改革城镇住房投资、建设和分配制度的总体设想。改革的目标是逐步实现商品化、社会化。

当时在住房观念上还存在不同的认识,比如说:有人认为分配给职工的公房可以出售。也有人认为公房是国有资产,谁卖房谁就是败家子。当时国务院主要领导坚决贯彻邓小平的设计思路,最后统一了认识,就是过去的住房分配制度、福利制度,是失败的制度,因此必须下决心进行改革。

从北京市突破

20世纪80年代,房改选择了唐山、烟台、蚌埠、郑州、常州等等这些中小城市进行试点。

1994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这个大的突破是从抓直辖市(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开始。比如北京,重要的国家机关都云集在这里,房改从这里搞起,对全国才有示范和推动作用。当时北京市主管房改的负责人对我说,搞房改全国中小城市哪个地方的经验拿到北京来都不好使。因此我认为,房改要从直辖市抓起,首都北京带动作用是非常大的。

北京当时突出了要积极、稳妥地逐步提高租金,同时政府给补贴。改革之前,全国的公房租金水平一平方米只有1毛2分钱。北京市到1997年提高到8毛7分钱。

我们当时制定租金提高的规划时,非常艰难。因为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双轨制物价改革将过去的隐形通货膨胀变成了明晰的通货膨胀,政府的主要目标是保证社会稳定和物价稳定,租金改革再重要,都难予批准。同时,当时国家领导人已经非常清楚地意识到住房改革是非常困难的,每走一步都需十分小心。

为了房改,我们国务院房改办的同志可以说是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反复征求意见。我们强调一定要照顾到东西南北不同情况,不能“一刀切”。

李鹏算账 朱镕基买不起房

有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要讨论公房出售问题,我记得非常清楚,时任总理李鹏就自告奋勇说:“以我为例,现在我住了多少平方米房,比方说我买需要多少钱,怎么算账?”时任副总理朱镕基说:“我不知道在坐的诸位怎么样?如果现在买房子,要我拿出5万块钱,我肯定拿不出来。”这就是当时的情况,一个堂堂国务院副总理,5万块钱都捉襟见肘,我相信朱镕基说的是真话。

心有余悸:买房子又退房子

因为文革时期搞极左,房子是不允许私有的,把私房都没收归公有。我记得当年为了推动公房出售,试点城市阜新,让大家买房,大家心有余悸。当时阜新市委说:是不是找个领导带头,要不然公房出售大家都不敢买啊。于是动员一个马上就要退休市委副书记带头买。这位老书记党性挺强,结果他大概花2万多块钱买了房。结果过了几天,要批判私有化,这个事让阜新市委非常作难,又动员这个老领导说你别买了,现在把钱退给你。老同志就提出来,原来我是定期存款,你们非得让我买房,我这利息损失谁给补啊?所以房改就是这样反复,推进过程非常不易。

安居工程”是民心工程

住房制度改革推进过程中,要搞“安居工程”建设。“安居工程”提出是意识到住房不光是一种商品,还是一种生活必需品,我们政府有责任帮助买不起房的中低收入者解决住房问题。

从1995年开始,国务院每年安排了50亿元的“安居工程”贷款。这件事情由国务院房改办牵头,全国有试点,到了1997年增加了100亿元,缓解了城镇居民住房问题,真是一种民心工程,得到广大职工群众的积极赞成和拥护。

我不得不和人争论

为了严格按国务院《决定》去办事,我不得不和人争吵,不管对方是部长、是局长、是处长,天天争论,有时为了推进工作,我也是寸步不让。有一次国务院办公会议开会之前,财政部长匆匆到我座位前说:我们争论的问题,你不要在向镕基同志汇报了,会后咱们商量解决。

经过这些年的房改,回头看成效,我认为第一不管怎么说,经过住房制度改革使全国亿万城镇居民的住房观念发生了重大转变。如果还是老制度,城镇居民都要等、靠、要,到现在也解决不了住房问题。

第二,经过房改,个人住房的拥有率达到82%,全国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为40.8平方米。北京、上海过去很多人住的是鸽子楼四代同堂,如今大大改善了。

第三,全国建立了公积金制度。它解决了建设住房的资金问题,对国家规避金融风险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建立,是中国房改的一大贡献。

第四,房改推动中国有了房地产市场,而且成为了国民经济的最重要的支柱产业。

我今年81岁了,作为“80后”,我这一生感到最欣慰的就是从1993年到1998年这五年参与了全国住房制度改革的过程,抚今追昔,我作为过来人,感同身受比现在的中年人、年轻人更深刻,我认为,中国改革开放是全面开花,全面结果,中国改革开放怎么评介都不过分,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改革开放的伟大,英明。

借此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衷心发自内心说一声:谢谢,改革开放;再说一声:谢谢,改革开放;再,再说一声:谢谢,改革开放。

“谢谢改革开放的话”,要说无数遍。

作者简介:陈学斌,1937年3月生,1957年8月毕业于焦作煤校采煤专业,长期在煤矿基层工作,1965年调煤炭工业部。1984年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教授高级工程师,直接参与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各方面工作。1993年任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该机构是当时全国唯一直接领导中国住房改革的权威机构),兼任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研究会会长。参与《国务院关于加快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的起草,推动《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建立,组织实施《国家安居工程》,并参与制定《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陈学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