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的“吃肉风波”

2018-06-14 09:3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今年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前两天我回了趟山里的老家,一进村口,一栋灰色的三层别墅小楼便映入了我的眼帘,前来接我的侄子说,“这是王老蔫家去年新建的,王家依靠民俗旅游可发了,还买了小轿车,如今他家是村里的头等富裕户!”看着王老蔫家灰色别墅小楼,听着侄子的诉说,我不禁想起了四十年前的除夕夜发生在他家的一件令我刻骨铭心的往事。

我们村地处云蒙山脚下,不通公路,是个只有30多户人家的小山村,运输全靠人背驴驮,那时父亲是村里的生产队长,一年起五更爬半夜地带领乡亲们拼命干,日值才几毛钱,到年终队里分红,除去口粮钱再七扣八扣,很少有几户能分到钱,大多户都是辛辛苦苦干一年到头来还欠队里的。分的口粮根本不够吃,大多用野菜和白薯支撑着艰难的岁月。

村东的王老蔫家是村里第一困难户,大孩子残疾,剩下的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媳妇还是个大药罐子,全家就靠王老蔫一个人挣工分度日,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除夕晚上,刚吃完饭,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闯进我家大门,“队长,快去看看吧,村东头王老蔫家正喝酒、吃肉呢,这事你得管,他家欠生产队1000多斤粮食不说,还欠好几百块钱呢,平时老说吃不上喝不上,家里有病人,还向集体要救济,这倒好,有钱买酒买肉了?”村学习小组长“二大炮”边说边气呼呼地拽着父亲向外走。

原来“二大炮”吃过年夜饭去村东头喜子家串门,路过老王家时,听他家挺热闹的,觉得挺奇怪:王老蔫家平时很少去人,和人往来也不多,今天他家怎么这么热闹呀?“二大炮”想一探究竟,来到王老蔫家门前,刚要伸手敲门,就听屋里说:“这酒真香”、“干一杯”、“爸爸,我要吃肥肉”,“爸爸,我要吃瘦肉”。二大炮心道:“好呀,好你个王老蔫,昨天还哭天抹泪地找生产队借粮食呢,今天就喝起酒,吃起肉来了,这还得了”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二大炮”一路上叙说着听到的一切,生怕父亲不相信似的,一到王老蔫家,也不敲门,推门往里就走,边走边回头对身后的父亲说:“队长,你看,这就是……”。等“二大炮”回过头来一看,愣住了,桌上的肉怎么变成了白薯?碗中的白色液体也没了酒香?“王老蔫,我刚才明明听到你们在喝酒、吃肉,说,你把酒肉藏哪儿了?”

王老蔫一家六口在炕桌上吃的正香,见队长一行人到来,又听“二大炮”如此质问,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呢,父亲见状说明来意,王老蔫解释道:“队长,这不过年了嘛,别人家热热闹闹的,我想啊,虽然家里穷的叮当响,过年也想讲点气氛不是,我就把白开水当做酒,把红瓤白薯当做瘦肉,白瓤当做肥肉,让孩子们也感受一下过节的气氛。这‘二大炮’也太欺负人了!队长,你给评评理,今天‘二大炮’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老王家也不是好惹的!”说完王老蔫一改往日窝窝囊囊的样子,瞪圆了眼睛盯着“二大炮”,最后还是父亲好说歹说平息了这场除夕晚上的“吃肉风波”。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还让我感到阵阵心酸,看看今天王老蔫家和像王老蔫一样的乡亲们扬眉吐气的日子,有谁不由衷地赞美改革开放呢?!

作者简介:孙明舜 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文联理事,密云区文联主席。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已在《章回小说》、《传奇故事》、《小说林》、《北京记事》、《三月风》、《光明日报》《北京日报》、《京郊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随笔、通讯、诗歌、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50余万字。同时,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内参》《北京青年报》《京郊日报》等报刊发表新闻稿件1000多篇,累计100余万字,并多次荣获全国和省、市、县级文学及新闻作品大奖。文学集《密云夜话》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孙明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