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的变化

2018-06-14 09:3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以前的京西煤矿是个“小社会”,矿区医院、学校、职工家属区等全都齐全,基本上可以说从孩子一出生,到上托儿所(据说几个月大的孩子就能上托儿所),幼儿园,上小学,煤矿还有技工学校,有中学,有高中班、中专班,毕业了就能到煤矿去上班了……可以说,如果愿意,在煤矿完全可以实现从出生到工作再到退休周而复始的循环。后来煤矿企业开展机构改革,陆续把一些社会职能合并重组,或转移到地方,如各个矿区医院全部划归总医院管理,幼儿园、小学划归地方小学,中学、中专、技校合并组合到教育培训中心,以服务煤矿为主的矿山机械、火药雷管、地质勘探、建筑等行业,也实现了多元并举的开拓转型。2003年,为保证煤矿主业轻装前进,股票上市,集团将生活后勤等相关职能从煤矿主体剥离出来,组建成立了物业管理公司。近年来为配合首都“四个功能”定位和城市整体规划发展的需要,京西的各个煤矿到2020年将全部关闭退出,这个煤炭开采的历史舞台将上演文化旅游,风情小镇等多彩剧目,原煤矿企业走上了到内蒙古等多地拓展疆界,不断发展壮大的道路。物业管理公司也在集团的大力扶持下,从不计代价的后勤服务逐步向降本增效,经营创收转型,从默默坚守到主动履职,积极改造水电暖等基础设施,改善辖区环境,提升服务品质,以担当,奉献,苦干,作为,赢得了广泛认可。

我刚参加工作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煤矿的安全生产形势非常严峻,记得刚到矿上不久就听说井下接连发生了两起死亡事故,矿长急得不行,在死亡事故调查期间也突发心脏病去世了。新矿长刚上任不到一年就发生了一次死亡十几个人的特大事故,惊动了北京市的主要领导也来到矿上参加事故的抢险救援。后来煤矿大力度推进质量标准化工作,井下的生产环境发生了彻底改观,强化了员工安全教育和群监组织的作用,有效控制了“人的不安全行为”,煤矿的百万吨死亡率已经下降到目前的1以下。

京西的煤矿原来属于国家统配煤矿,统配的概念不言而喻是计划经济的产物。追求高产量,是当时煤矿的主要考核指标,在每周的调度例会上,生产矿长总是为火急火燎的督促各个生产段如何组织好生产,保证出煤量,宣传部门也总是盯着生产的“开门红”和“六过半”等捷报发布,全矿你追我赶热闹非凡。到九十年代末期,由于销售市场的影响,煤炭出现大量滞锁的情况。

作者简介:周慧军,女,汉族,北京市人,现为北京京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业管理分公司综合办公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周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