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票”的故事

2018-06-14 09:3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提起粮票、肉票、布票那些“票”,50,60后的人们可能印象深刻。改革开放之初,经济相对匮乏,孩子们几乎天天盼着过年能吃顿饺子,穿件漂亮的新衣服。我的老家虽说是在北京的郊区,但日子过得还挺清苦。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什么东西都是有配额的,买布要用布票,买肉要用肉票,光有钱没有那些“票”是买不了的,何况我们本身也没什么钱。记得我妈常常说我大姐出生时还有5天就到第二年(我姐是圣诞夜出生的),拿到了12月份的布票,全家欢天喜地的。我的爸爸是队里的会计,记得有一年,我爸爸噼里啪啦拨了几个晚上的算盘,队里的收成不错,我们家还分了一百多块钱,那高兴劲,跟中了大奖似的。我妈养了几只鸡,从来不是指望着它吃鸡蛋,而是靠拿鸡蛋换点钱买些生活必须品,农民平时是没有什么现钱的,年底大队分点钱要维持全家半年多的开销。

我上学时的政治经济学课上讲,我们国家的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尽管当时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的劳动积极性得到了极大调动,除了口粮小麦和玉米外,广泛种上了花生、白薯、棉花,各种豆呀,瓜呀等等,可以说是想种什么就收获什么,农村的经济活力得到了有效释放,农民的吃喝不愁了,但由于各种“票”的限制,还是不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上高中时住校吃食堂,买饭时想吃米饭就要用米票,想吃面食要用面票,而这些票需要我爸爸驼上粮食到粮库去换,而且换的数量还是有限制的,当时我们姐弟几个在外边上学,为了这些“票”,我的爸妈可真是没少费心,经常找亲戚朋友借,说是借其实也就不还了,因为没的还。虽说还不了那些票,但爸妈常常提醒我们,这些人情日后还是必须得还的。那个时候,我们拼命学习就是要实现“农转非”,做个城里人,这样起码不用为那些“票”发愁了。

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定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这个提法真的是我们党在经济建设的一个重大突破,过去我们上学时认为只有资本主义社会才搞市场经济,而且市场经济里充斥着尔虞我诈,金钱至上,有钱能使鬼推磨等丑恶现象,让人心里总觉得不安定,搞市场经济,那样我们的国家不也搞成了资本主义的那套东西了?邓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纠正了人们对市场经济的错误认识,提出市场经济与“姓社”“姓资”的问题没有本质上的联系,市场经济只是一种经济手段,“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一下了让人豁然开朗,让人只管放开手脚,大胆去试去闯,“杀出一条血路来”,不用去考虑“姓社”“姓资”的问题。从那个时候起,我国改革开放步伐在内地进一步推进。前面提到的那些“票”也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从此,人们追求丰富多彩,美好幸福生活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作者简介:周慧军,女,汉族,北京市人,现为北京京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业管理分公司综合办公室副主任。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周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