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汽水”北冰洋 老味道焕发新生机

2018-07-05 07:28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老味道新生机

玻璃瓶、铁皮盖儿、冰山白熊的图案、纯正的桔子味、冰爽的杀口感……对不少北京人来说,北冰洋早已深深根植于日常生活中,那甜美的味道儿,是一种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

在南五环外,北冰洋汽水生产车间内,每分钟灌装500瓶的全自动生产线,清洗、灌装、封盖、装箱、入库,十分忙碌。库房里,堆积如山的北冰洋汽水被装上一辆辆大货车,运往全国各地。北京一轻食品集团总经理李奇介绍说,销售旺季每天约100万瓶北冰洋汽水从这里出发,进入千家万户。

“北冰洋”前身是北平制冰厂,成立于1936年。上世纪50年代,“北冰洋”正式将冰山大白熊图案注册为商标,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国产汽水之一。辉煌的时候,北冰洋汽水不光是人见人爱的“国民饮料”,还一度成为国宴饮品。

可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合资大潮中,北冰洋与一家外资饮料巨头成立合资公司后,经营权落入外方之手,陪伴几代人的北冰洋渐渐被“雪藏”,大约在1996年,北京大街小巷冷饮摊上,那只熟悉的“大白熊”就彻底没了踪影。事实表明:外资看中北冰洋的,只是其销售渠道,一门心思卖自己的产品,又怎么可能让国产品牌发扬光大呢?北冰洋这一别,就长达15年。

记忆里的味道儿,最难忘怀。多少年过去,消费者期盼北冰洋复出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2007年,经过一整年艰苦谈判,北冰洋这一民族品牌被收回,但代价是收回品牌4年内不能生产碳酸饮料。

2010年,复出北冰洋这摊事儿,正式交给了时任一轻食品集团下属义利面包厂总经理的李奇。李奇是北京人, 1979年,19岁的李奇通过招工来到义利面包车间,烘烤、醒发、新品研发,这一路走来,他一直跟面包打交道。

1984年义利在西单开出了北京第一家西式快餐厅,空调开放、中央厨房、五香炸鸡腿、牛肉盖浇饭等,这些在当时引领风骚的新元素,让李奇至今难忘。

与众多国企一样,义利面包后来的发展也陷入困境。1995年,李奇带着十几号工人,承包了面包厂,开始了自负盈亏的创业。到2000年,面包厂壮大到130多人,当时还主要靠超市“店中店”找市场。2012年,“百年义利”自营连锁店开张,借助上百家门店,义利面包又回到了老百姓的身边。

请李奇接手北冰洋,正是看中了他的艰苦创业精神。北冰洋恢复时,几乎是“一穷二白”:公司没了,配方没了,团队没了,生产线没了。

老品牌重在老味道儿。北冰洋汽水要想涅槃重生,怎么找回“当年那个味儿”是关键。于是李奇拉起技术团队,翻阅历史资料,请教老一代北冰洋人,大大小小的技术研讨会前后开了几十场。团队成员还走遍四川南充、万县等红橘产地,挑选最像老北冰洋味儿的红橘子酱带回北京尝味测试,再研制不同酸甜程度的汽水。“当时生产一批产品,就请一些老北冰洋人来尝尝。”李奇回忆说,有些上岁数的甚至拄着拐杖试喝,场景令人动容。就这样经过整整半年,试过几百种配方后,终于复制出人们记忆里的味道儿:香气柔和、滋味醇正爽口。

2011年11月,北冰洋正式复出时,已是深秋。虽是销售淡季,北冰洋仍旧卖了十几万箱。此后几年,北冰洋汽水销量更是逐年上涨,经常脱销,这个复出的老品牌,重新得到消费者的认可。

被“雪藏”的15年,对北冰洋来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辛酸往事。“国民汽水”在经历过辉煌、停产、复出后,终于重新焕发生机,人们对这个民族品牌也更加珍视。

今年6月1日,北冰洋华东基地在安徽马鞍山正式投产,首批瓶装北冰洋汽水下线,北冰洋和义利两大品牌,布局全国迈出历史性一步。正如李奇当时致辞所言,那是一个“朝气蓬勃、充满生机与梦想的日子。”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孙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