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北京的绿水青山——北京生态补偿机制调查之一

2018-07-26 06:1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守住北京的绿水青山

“好家伙!野猪都上我们家串门儿了!”昌平区流村镇韩台村村民韩瑞稳不久前在自家院门外,与三只野猪“撞”了个正脸,“一只大的,带两只小的,估摸是下山找水喝来了。”看见人,仨野猪飞奔而去,消失在百米外的密林里。

这已经不是野猪第一次进村了。自实施山区生态林补偿机制以来,地处昌平西部深山的韩台村,山场植被一年比一年茂盛,野猪、獾、狍子、野鸡等野生动物也一年比一年多。曾经“露着山皮、裂着豁口”的大山,彻底活过来了。

自北京市在全国率先出台山区生态林补偿机制至今,已有14个年头。政府出资,请农民看山护林,这在北京历史上前所未有。当年,全市4.6万农民走上护林员岗位,对全市1011万亩山区集体生态林进行管护,月人均获补贴400元。

这项创新机制出台的背后,是市委市政府对北京可持续发展的总体谋划——

北京多山,山区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62%,达10400平方公里。在北京城市空间发展战略中,山区被规划为绿色生态环境带。保护山区生态环境,关乎首都的可持续发展。但实践证明,保护生态环境,如果不能解决当地农民的“吃饭”问题,任何保护措施都不会有持久的动力。

如何实现生态保护与农民增收的双赢?市委市政府对北京山区进行了广泛的调研。韩台村,正是其中一站。

“又不让砍柴,又不让放羊、挖药材,我们老百姓怎么生活呢?”村民韩秀臣对那次调研记忆犹新,“没想到大伙儿反映的那些问题,当年就有着落了。对于我们村来说,生态林补偿机制真是管大事儿了!”

按照这项机制,各村成立生态林管护队伍,市区根据各村集体山场面积大小给予资金补贴,村里用补贴资金给管护员开工资。补贴标准不是一成不变,市里制定了动态调整机制,各区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财力随时进行提升。在韩台村,管护员的岗位补贴从每月350元,逐渐提升到现在的1200元。

“头一年,我就上了岗。鸡、羊、毛驴什么都不养了,一心一意就看山。后来,我们又成了股东,照看得就更勤谨了。满山的草和树,谁也别想动,那可是我们全村人的命根子。”韩秀臣说。

她说的股东,正式名称是“集体生态林股东”。继出台生态林补偿机制后,北京市又启动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全市120余万山区农民成为集体生态林股东。紧接着,市政府配套出台生态公益林生态效益促进发展机制,明确由市区财政按照每亩40元的标准对山区集体生态公益林给予生态效益补偿,其中60%的资金用于农民按股分红;40%的资金集中用于森林健康经营。2017年,补偿标准又从每亩40元提高到每亩70元。

和生态林补偿机制只对生态林管护员补贴不同,这次出台的生态公益林生态效益促进发展机制,山区农民人人有份。在山场面积大、人口又相对较少的韩台村,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生态效益补偿金达到七八千元。

在实施生态补偿政策的14年间,韩台村生态环境发生巨变。环村的1.6万亩山场,从半秃逐渐变得苍翠蓊郁。没有了放牧、砍柴等人为活动的干扰,荆条、山桃、山杏、榆树等自己就蓬勃生长起来。盛夏,村子内外一片绿,站在高处,连房顶都看不见。

村民的生活方式也变了,“过去,谁家晚上都不闲着,喂鸡,喂羊,弄药材,还有下地干活的。现在,都出去走步、遛弯。跟城里人一样,我们也休闲休闲。”韩秀臣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从她精神抖擞的面庞上很难看出她已经有60岁了。

韩台村所在的昌平区流村镇党委、政府,这些年的工作重心也在转变。“再也不为招商引资挠头了,保护好山水,保护好生态就是我们最大的政绩。”镇干部说。14年来,全镇的森林覆盖率从27.17%提高到80%左右,增长了大约53个百分点。国家环保部评选国家级生态镇,流村镇榜上有名。

变化不仅在韩台、在流村。数据显示:

2004年至2017年间,全市山区森林面积从550万亩增加到872万亩;山区森林覆盖率从46.55%增加到56.7%。

全市对山区生态林管护员的岗位补贴资金,累计投入31.37亿元;2017年全市4.4万名生态林管护员,人均全年岗位补贴收入7656元。

2010年至2017年,全市对1000多万亩生态公益林给予生态补偿金累计37.64亿元,补偿资金最高的村人均补偿资金达到1.4万元。

在生态林补偿机制的基础上,本市又出台了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损失补偿办法,农民的庄稼地被野猪“拱”了,政府管赔,9年来共计补偿农民损失1880余万元;之后本市又启动政策性森林保险,生态公益林如遇火灾、病虫害、泥石流等灾害,每亩林地最高可获赔2400元。

有补偿政策、保险政策托底,北京山区农民延续千百年的“靠山吃山”画上了句号,山区生态屏障更美更绿,也更安全牢固了。

然而,发展的道路上总会遇到新问题。生态补偿机制实施了14年,山区农民又有了新烦恼。那就是政策补偿收入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怎么才能让山林从静态的资源,变成自我增值的活的资产?探索还在继续。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