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话我家

2018-08-10 10:1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七十年代末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始拉开了帷幕,而我就是在这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成长起来的80后。

自1978年以后计划生育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后,1980年刚一出生的我就被生产队罚了360工分。听爸爸说在我三岁的时候,生产队也没有了,罚我的360工分也就不了了之了。那时我们村和附近的三里五村都统一归新成立的俸伯乡管理,自那以后各村都在发展中慢慢规划,各家各户也都在生产队解体后过上了自己家的小日子,我们家的日子也是在那以后慢慢富裕起来的。

1986年,我6岁了。爸爸凭着自己的木工手艺在北京市里打工养家,那时别人家一个月的收入才70几元,而爸爸一个人就能挣到150元左右,还买上了飞跃牌黑白电视机。我和姐姐每天放学的第一间事儿就是打开电视看动画片,爸妈看他们喜欢的电视剧。当时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生活比较宽裕,我觉得自己家的日子很幸福。

可是爸爸总是有跟别人有不一样的思路,总能找到更赚钱的路子,1988年我们家开始拉啤酒,那时正是个体户涌出的时代,开始爸爸租用别人的拖拉机,每次只能拉十几箱啤酒,也只能在附近的几个乡镇卖。没过一年我家就买了家里的第一辆130汽车,一车能拉上六七十箱,也把买卖做到了北京市里。这一下,一发不可收拾,到90年代初,爸爸一个月拉啤酒的收入就能达到4000元,生活水平一下提高一大截,不久就加入了“万元户”的行列。

到了1992年由于客户的增多,啤酒的需求量增大,家里也安装上了电话,又买了两辆加长130汽车,就这样三辆车同时出发,一个月的收入可观。生活水平的提高也为家里添置了各种家用电器,添置的最大的物件就是这套三室两厅的楼房。生活可谓日新月异,我也在1996年考上了顺义县师范学校。

三年师范,使我对小学教育教学进行了专业又系统的学习,为我以后走向教师岗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这三年中赶上了1997年香港回归,我们顺义师范的学生怀着激动的心情,代表顺义县去工人体育场参加万人大合唱;1998年顺义撤县设区,明显感觉人们的生活水平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1999年毕业后,因为工作需要,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台式电脑,那时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还是为数不多的。随着社会生活方式越来越便捷,倒卖啤酒的买卖已经不那么赚钱了,而且啤酒厂自己本身也开始在全国各地设立供应点,拥有自己的业务员,因此我们家也慢慢的退出了干了十多年的老行当。

以前各村都有小卖部,但是里面的东西少而杂乱,直到20世纪初我们看到了超市,一个商品一应俱全、摆放有序的大规模购物场所,最关键的是能自己随意选择自己喜欢的商品,即使不买也不用担心卖家对你的白眼。2003年我家也开了一个批发超市,再也不用像卖啤酒一样来回奔波了。开始的时候买卖还可以,但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需要,各村的小型超市像雨后春笋一样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为人们提供了更多的可选择性,因此在2003年左右超市转给了别人,而我们家呢当然又找到了其它的商机。

社会在发展,新生事物的不断出现,给人们提供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大,北京也涌入了很多的外来人口。到了北京的外来人口开始在城镇和乡村租房子用来自己住或做买卖。爸爸想,自己做买卖还要操心各种琐碎的小事,如果把房子都租出去,那么只需要每年管理一下,收取租金就可以了。因此,直到现在我们家的房子也都是租给别人用的。

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弹指一挥间,沧桑巨变,从改革开放到今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在这四十年间不断建设的历史进程中,经济搞活,为人们带来了无限商机,到处充满了生气,我们的生活水平蒸蒸日上,农村建设的脚步也越来越快,使农村和城镇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小,我们的生活逐步迈向了小康!

如果说过去的四十年间凝聚了历代领导人的智慧和汗水,那我相信我们今后会在新一代领导人的带领下,创造出中国更加美好的明天和未来。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许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