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自行车的变化

2018-08-20 13:2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中国共产党实行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之路,是一条实践探索之路,是一条开拓创新之路,是一条创造财富之路,是一条富民强国之路。作为一名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同龄人,我见证并经历了这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之路。无论是祖国“大家”还是我们个人的“小家”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我小的时候,谁家要是有一辆自行车,那可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相当于现在的私家车。尤其是拥有飞鸽、永久、凤凰这类的名车的家庭,就像现在家里有奔驰、宝马、奥迪一样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你要是骑一辆杂牌自行车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那时的自行车是每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上班下班、走亲访友、买菜逛街都少不了自行车。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刚刚结束,市场经济刚刚复苏的年代,人们的经济条件稍有改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极大刺激了人们选购自行车的欲望,出现了自行车一票难求的情景。“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成了很多人结婚彩礼的必需品,可是这些东西都要凭票购买,一般平民百姓很难弄到自行车票,人们为搞到一张自行车票可谓绞尽脑汁。

八十年代初,我家里终于买了一辆凤凰牌的大28自行车,车子是黑色的,高高的车架、粗壮的轮毂,红色的尾灯,金煌煌的凤凰车标志镶嵌在车架子上格外显眼。这可是全家的宝贝,和当时所有拥有自行车的家庭一样,我妈也用毛线给车子勾了车把套和车座套,我爸骑车出去回来,必定把车子擦得干干净净。只要车停在家里,我就会原地转动脚蹬子,听一听链条转动的声音,想象一下自己骑着这辆车驰骋的场景,还时不时的按一下车铃,清脆的车铃充满整个房间,真是太好听了。一到周末,我坐在爸爸的车大梁上,妈妈坐在后架上出门游玩,是那时候最开心幸福的事情。

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是小时候的梦想,那时候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能骑着儿童三轮车玩耍我就走不动道,但是家里条件有限,根本没有闲钱买这种“奢侈的玩具”,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妈妈只好在朋友家给我借了一辆儿童车满足我的愿望,骑了几天后又还给人家。那时候,拥有自己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埋在我的心里。

上初中的时候,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妈妈买了一辆新的绿色的“飞鸽”,把原来那辆黑色的“红旗”牌自行车给了我。这辆车风里雨里阳光里伴随着我的初中生涯。骑着这辆自行车,我和同学去过龙庆峡、八达岭,还骑着去过当时路况非常不好的松山。对这辆车格外宝贝,下雨一定要放进车棚里,有泥一定要擦干净。可惜,在初三的时候,这辆车被偷车贼“借”走了,一去不返。在那个雨夜,我冒雨在延庆城区找了三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懊悔为什么粗心大意把车弄丢了。泪水混合着雨水流淌,有丢车后怕家长的责骂,更有丢失自行车的心疼。为了丢车这事,我伤心了很久,虽说家里没有责骂我,很快又给我买了一辆新的“飞鸽”自行车,但是对第一辆车印象却永远也不能忘怀。

参加工作后,常年在延庆和北京市区间奔波,公交、地铁、出租车成了我的主要出行方式。结婚后小日子越过越好,买了小汽车,开车上下班、自驾游取代了自行车的功能,自行车的利用率越来越低,逐渐淡出了我的日常生活。

2012年初的一个意外惊喜,让自行车又重新回我的生活。当时我在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工作,年初的一次单位年会上,我意外的抽到一份奖品——一辆崭新的山地车,这辆车改变了我的生活。随着近几年骑游热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在业余时间进行体育锻炼,自行车骑游是当下最时髦的健身方式。适逢当时延庆县正在搞中国第一骑游大县的活动,青山绿水的延庆正在以最美的风景、最优良的骑游路况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骑游爱好者。有了这辆山地车,我也加入了这场健身大潮中,配置了头盔、骑行服、眼镜等装备,坚持骑行锻炼,参与骑游活动,锻炼了身体也愉悦了身心。随着骑游的经历越来越丰富,我加入了延庆的自行车俱乐部,逐渐从一名骑游爱好者转变为一名半专业的竞技性车手,经常参加京津冀地区组织的一些竞技比赛。随着运动的专业性提高,普通山地车已经很难满足我的要求,花了1万元多元买了辆专业山地车,又花了近四万元买了一辆竞技公路车。装备越来越专业,身体素质也越来越健康,虽然参加比赛从来没有取得过好的成绩,但是对这项运动我却是越来越喜爱。家里的一双儿女从小受我熏陶,也早早的学会了骑自行车,家庭条件的改善也舍得给孩子们购买新的自行车,孩子们的自行车是换了又换,到现在,家里的自行车达7辆之多,山地车、公路车、折叠车、儿童车堆满了家里的储物间和小院子,羡慕别人家有自行车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从家里买的第一辆凤凰大28,到我的红旗、飞鸽车,再到1万的山地车和3万多的公路车,40年间,我家的自行车不断更新着,级别是越来越高,价格也是越来贵,自行车的功能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从以前重要的交通工具转变为现在的健身工具,这证明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自行车见证这个时代的变迁,也见证了着我们生活的变化,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是我们幸福生活的印记。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刘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