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改革开放40年丨李鹤年:“金牌”校长养成记

2018-08-22 06:5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金牌”校长养成记

寄语改革开放40年

我们这一批40后,赶上了改革开放,应当说是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受益者。那年和我一批考上大学的怀柔人还有6位,而且都是被北京师范学院录取的。毕业后,除了一名女生跟随丈夫留在了北京城里当教师外,其余6人全都回到了怀柔从事教育工作,直至退休。特别感谢党,感谢改革开放,让我圆了大学梦。   ——李鹤年

1977年,高考重启,而立之年的李鹤年成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顺利就读北京师范学院(今首都师范大学)化学系。

1982年大学毕业,怀柔县教育局局长的一句“咱们家乡太缺教师了”,让他放弃了读研的机会,毅然回到了县里,为家乡的教育事业贡献了自己所有的光和热。

如今,李鹤年退而不休,高高的书架上摆满了《教育心理学》《如何培养学生良好习惯》等书籍——“干了一辈子教育,放不下了。”李鹤年扶了扶眼镜,揉了揉发酸的肩膀。作为怀柔区教委的兼职督导委员会成员,他时常利用自己丰富的经验为办学提建议。

“40年前,改革开放改变了我的一生。”李鹤年的思绪回到了1977年的那个秋天。村里的大喇叭传出恢复高考的消息,李鹤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我早就放弃了读大学的念头,没想到居然有实现梦想的机会。”李鹤年兴奋地抱着爱人转了好几圈。可冷静下来后,他又皱起了眉头,真要考大学,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当时,儿子5岁,女儿刚1岁,一家的生计全靠他当民办教师的那点儿工资。

“考!考上了我供你!我除去每天去生产队出工,一年再养两头猪,肯定够花。”有了爱人赵玉明有力的支持,李鹤年马上投入了紧张的复习。那一年冬天,满分400分的考卷他答了347分,被北京师范学院录取。

揣着录取通知书,捆好行李,李鹤年蹬着一辆“二八”自行车,顶风骑了3个多小时,踏入了大学校园。“上大学不易,能多学点儿就多学点儿,要不对不起家里,更对不起国家的好政策。”四年里,他年年都考第一名。

1982年1月,即将大学毕业的李鹤年在系主任办公室见到了专程赶来的怀柔县教育局局长。“鹤年,回来吧,咱们家乡太缺教师了。”从“文革”开始,怀柔县的教师队伍已经连续11年没有补充过新鲜血液。听了这话,本打算继续考研的李鹤年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家乡任教。

大学毕业生当化学老师,上课跟别人就是不一样。他常常提着个架子,上面放着一堆瓶瓶罐罐,还有五颜六色的溶剂。这些可以产生奇妙反应的实验使同学们爱上了化学课,可也有人对李鹤年的新尝试有不同意见——化学实验材料价格不菲,作为催化剂使用的铂丝市场价高达每克两三百元,真的有必要做课堂实验吗?“我是改革的受益者,骨子里不自觉地就带上了改革精神,因此坚持大胆创新。”李鹤年说,多亏学校的大力支持,才使他得以将这次教学改革进行到底。

一年多后,学生们用优异的成绩回报了他的创新。1984年,李鹤年成为教导处主任,走上了管理岗位。同年还发生了一件让他铭记终生的大事,李鹤年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1987年,39岁的他出任怀柔北部深山中的汤河口中学校长。这是一所规模不小的初高中合并校,也是大山里唯一的中学,每届学生近千人,但每年能考入大学继续深造的,一个巴掌数得过来。“对于大山里的孩子来说,要想改变命运,必须得考出去。”李鹤年面临的问题不只是生源差、师资少,更让他心焦的是学校的风气差,师生安于现状,缺乏向上的动力。

李鹤年大胆改革工资制度,变“大锅饭”为优教优酬,学生中高考成绩超过目标就重奖。此外,他为学校添置了投影仪、幻灯机、录音机等教学所需的硬件设备。改革的脚步在这所大山里的中学走得稳健,那几年,汤河口中学的上线人数破百,还有30多名学生考上本科,一跃成为全区中学教育的“第一梯队”。

进入新世纪,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为人师表,要想跟上时代的步伐,单靠书本上的知识已经远远不够。现代教育技术手段的掌握与运用,既是满足学生在数字化时代学习方式发展的需要,也是适应课堂教学进一步深化改革的需要。2002年,李鹤年调任怀柔一中校长,大力支持课外小组和校本课程,鼓励学生参与科研课题,每年都要拿出一部分资金作为科研经费。他还投资200万元改造学校老食堂,建成生物科技园,学生可以在其中开展无土栽培、水体检测等活动,此外还增设了机器人、无线电等课外小组。丰富的学习内容极大地提升了学生们的学习兴趣,2006年,怀柔一中本科上线率高达97.5%,73名毕业生考入了985院校。

从一名高中文凭的民办教师,到为乡村培养全方面人才的“金牌”校长,改革开放改变了李鹤年的命运,他又用勇于创新的改革精神,改变了万千学子的命运。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王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