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饭店,改革开放“样板间”

2018-08-24 07:1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建国饭店,改革开放“样板间”

如今的东长安街一带,星级豪华酒店扎堆儿,其中让人过目难忘的,要数高不过9层、优雅精致的建国饭店。历经岁月洗礼,这座花园式酒店的建筑风格和园林设计,在今天看来依然毫不落伍。

说起建国饭店的建设缘由,现在很多人难以想象:就是要缓解北京的“住店难”。

建国饭店动工的1980年,28万海外游客涌入北京,但全市设施较好的涉外饭店只有11家,客房不足5000间,大批客人无奈辗转到天津、河北甚至南京、上海去住宿。

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旅游饭店业很快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对外开放、利用外资的行业之一。冲破重重阻力,建国饭店作为全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终于在1982年竣工开业。

中国对外开放力度如何?引进外资效果如何?上世纪80年代初,建国饭店成了生动展示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样板间”,特意前来参观考察的外商络绎不绝。数十年来,建国饭店见证了中国旅游业的爆发式增长,也走上了输出酒店经营管理经验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旅游业开放 饭店“卡脖子”

风起于青萍之末。

1978年,对外开放的中国引来大批外国游客,当年全国旅游入境人数达到180多万,超过了前20年的总和。1979年又猛增到420.4万人。

然而,国内的旅游设施远远满足不了激增的外宾人数。

“很多外宾一下飞机,直接被拉去爬长城、逛故宫,晚上再送去刚腾出来的床位下榻。有时候北京实在没有床位了,得临时把客人送到天津、南京、上海等地,第二天再接回北京。”建国饭店首任董事长侯锡九回忆,实在去不了外地的,就安排客人睡在餐厅或会议室里。不少客人直抱怨:“我们想北京、盼北京,来到北京睡餐厅。”

为了尽快突破饭店“卡脖子”的难题,国务院成立了利用侨资、外资建设饭店领导小组。党中央、国务院要求,要把旅游饭店“建得快一些,建得好一些”。

那时,北京街头的饭店并不少,但绝大多数是解放前和上世纪50年代建成的,建筑老化、设备陈旧、服务跟不上,和国外星级饭店相比,相形见绌。

只有打破住宿难,才能增加来华旅游者人数,增加创汇效益,助力国家经济建设。这是摆在当时中国旅游事业管理局副局长庄炎林面前的一道逻辑题。他的任务就是建好一批饭店。带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做好碰钉子、挨棍子准备”的嘱托,庄炎林全程主持国内首批合资企业中建国饭店、长城饭店两个项目的论证、谈判直至签约、建设。

为谈判忙得团团转的,还有1979年1月2日加入筹备组的北京市旅游事业管理局副局长侯锡九。

国门刚刚打开,十几家“敢于尝鲜”的外资企业涌了进来。累计几百轮谈判过程中,外方权益如何保护成为最受关注的话题,但侯锡九却连一部相关法律都拿不出来。

好几家外商因此退出。一家日本企业甚至在签署合同前放弃,直言“等你们有了法律我们再来。”

合资谈判陷入僵局的关键时刻,美籍华人陈宣远来到了北京。

颇为尴尬的是,这位后来成为建国饭店美方合资人所乘坐的航班马上就要抵京了,即将下榻的北京饭店却告知没有空房间了。负责接机的建国饭店筹备组成员安清凤慌了神,紧急协调,总算找到了机场旁一家质量差一些的宾馆还有空房。

在没有《合资法》的情况下,陈宣远做出了重大让步:“合资方案要能让国内各方面都能接受的条件来办。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尽快在北京办成中国第一家合资饭店。”

陈宣远设计好了建国饭店的店徽——一个“J”字代表建国,放在圆形图案中间,两边红黄二色象征中外双方。他甚至主动约定,饭店经营10年后,外方占有的49%股份以1美元转让给中方。

很快,庄炎林拟就的合资协议方案在16位中央高层领导人手中流转并获得批示:“这是我国与外资合作建设和经营的第一个旅游饭店,可以作为试点,创造点经验,请各有关部门积极给予支持配合。”

作为首批引进外资试点项目,长城饭店8000万美元投资、建国饭店2000万美元投资、中国航空食品公司100万美元投资获得批复,醒目地写着“002号”的建国饭店注册商标也批下来了。

根据经中央批准的《协议书》,北京建国饭店的建设资金由外方筹集,采用向境外银行贷款的方式,贷款总额的51%作为中方的投资,49%作为外方的投资。

全国样本 接轨国际先进饭店

1978年,刚从部队转业的安清凤还没在华侨饭店副总的位置上坐热,就成了建外大街5号——建国饭店筹备组的一员。

在筹建组,安清凤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和外方沟通中国情况,并像海绵一样,抓紧吸收学习国外的饭店管理经验。

在老人的记忆深处,有一场难以忘怀的争执,是关于饭店经营的管理权。

谈判在侯锡九和陈宣远之间进行。在中方看来,建在北京的饭店当然得由中方管理,否则就会背上“卖国”的骂名;但陈宣远坚决不同意,甚至直言“中国没有饭店!”

这句话大伤侯锡九的自尊心:“我们中国怎么没有饭店?北京饭店、前门饭店、新侨饭店、民族饭店……那不都是饭店么!”

陈宣远回答:“你去看看国外的饭店,就明白了。”

就因为这句话,庄炎林率队赴美、日考察。这次考察,让他们大开眼界:“原来饭店客房里就有澡堂啊!”

其实,打建国饭店项目筹备的第一天起,内部冲突和外界质疑就没断过,庄炎林也深切体会到了廖承志嘱托“做好碰钉子、挨棍子准备”的深意。

在那个年代,将高端饭店视为资本主义的奢靡特征、认为与社会主义精神理想背道而驰的大有人在。“办旅游饭店,能赚钱吗?有效益吗?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各大城市多少家饭店都是亏本的,别瞎折腾了。”即使在部委相关负责人中间,对此事的意见也不统一。因为,在预测建国饭店每年可能的收支数据后,有人得出结论:建国饭店经营22年后,要还清从汇丰银行借贷的2000万美金的本息,还差2万美金。

建设工地上也怪事连连——有些人叫嚷酒店扰民还影响风水,半夜掀翻了搅拌机,拆毁了施工围挡……

波折不断。庄炎林的报告直抵中央,经廖承志送交邓小平手里。

邓小平看完报告,只在上面批示了11个字:“有理也不得取闹,何况无理!”

一锤定音之后,建国饭店的建设终于平稳推进。

1982年4月28日,建国饭店开业,廖承志身着一身中山装出席剪彩,穿西装打领带、胸前装饰着小方巾的陈宣远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而在嘉宾两旁,服务员一水儿的白色领花、黑色马甲,和当时饭店服务员蓝裤子白褂子的着装截然不同。

“站立服务就是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压迫”“服装都学外国人,崇洋媚外”……一时间,建国饭店引来不少市民争相参观,也带来了新旧观念的冲击碰撞。

“改革难,但改革要不怕难!”安清凤回忆,建国饭店没有强调中方经营管理的主导权,而是大胆聘请香港半岛饭店集团作为外方委派的管理队伍与中方团队合作,开创了我国饭店业直接引进国际化经营管理的先例。

让项目团队骄傲的是,饭店480个客房里,每个房间都安装了彩色电视、按键拨号的电话机,还配备了中央空调——这些稀罕的现代化装备无一不在提醒人们,这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饭店!

开业之后的建国饭店引来全球关注。

路透社报道:“中国第一家真正西方式的旅馆在北京开张,为这个单调多风沙的城市带来必要的魅力。”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在饭店服务业从较差到中等的这样一个城市里,建国饭店一夜之间就被誉为城市里最好的饭店。”

声名鹊起的建国饭店,开业头一年就赚了150多万元人民币,第二年更是赚到400多万元,仅用4年就连本带息还清了银行的全部贷款。就连1983年5月来华访问的前法国总统密特朗,也点名将答谢宴会安排在建国饭店举行。

春色满园 管理经验辐射全国

建国饭店的成功,直接击破了引进外资的“卖国主义”论调,也印证了“外方能赚钱,我们会赚得更多”的合资合作模式的盈利预期。

“很多对中国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政策持怀疑观望态度的外商,来京住在建国饭店进行考察了解。”侯锡九特意撰文,回顾建国饭店对外宣传我国改革开放政策、促进外资进入中国的积极影响。

此后,侯锡九又先后参与了长城饭店、长富宫饭店、凯宾斯基饭店等合资合作饭店的筹建和管理。规范化、国际化的饭店服务保障下,到1990年,北京接待海外游客的数量首次突破了100万人次,“住店难”成为了历史。

辉煌时期的建国饭店,对外是改革开放的“样板间”,对内则是中国饭店现代化经营管理的“黄埔军校”。

根据中外双方1980年达成的建国饭店《合营合同》和《公司章程》,北京建国饭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引进政企分离、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的现代企业制度。这在全国来说都极为超前。

1984年7月9日,国家旅游局上书国务院,提出在全国推广建国饭店经营管理方法。此后,全国试点建国饭店现代化经营管理方法的饭店达到了102家,有力推动了国内饭店经营管理的改革进程。

“建国饭店同北京其它大饭店比,显得很矮,长长一溜,拱形而飞翘的屋檐,一扇扇咖啡色的玻璃,一面面迎风招展的旗子……不知怎么搞的,他总觉得建国饭店特别像一艘不知从哪里驶来,又不知要驶向哪里的待航的远洋轮。”

这句话,是著名作家肖复兴中篇小说《四月的归来》的开篇。

当时,百废待兴的不只是旅游业。建国饭店开业时,中国还找不到一台能织3米宽幅布料的织布机,只能从国外进口窗帘和床单;

建国饭店开业后几年,北京还找不到像样的糕点原材料,小到一块黄油、一瓶果酱、一袋专用面粉,都得从香港买。

“现在饭店用的家具、棉织品、餐厨具,各种食品原材料样样俱全,不仅供应国内,还大量出口国外。”已获中国酒店业终身成就奖的侯锡九,对这样的转变感慨不已。

近40年来,建国饭店所在的东长安街,同样是沧桑巨变。

在建国饭店开业那年,中国最早的写字楼中信大厦破土动工;

1985年,饭店东侧的国贸中心始建,刷新了北京顶尖写字楼和酒店综合体的规模;

1990年,饭店西侧的贵友大厦开业,成为中外合资零售商业企业的代表……

饭店门外日新月异,门内,几代建国人也在努力追赶着时代的变化。

1998年,建国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后更名为北京首旅建国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目前,这家公司以委托管理、特许经营和顾问咨询的方式,在全国管理了110多家饭店,输出了大量管理人才,并走出国门。

尽管已经离休26年,安清凤仍愿意隔三差五回来给年轻人讲讲古:“就用了10年,我们累计创汇2.3亿美元,赚回了7.6个建国饭店!”

随着改革开放走向深入,中国对世界游客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已连续多年保持全球第四大入境旅游接待国地位。仅2017年,北京就累计接待入境游客392.6万人次。

“建国饭店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映射出改革开放的光辉历程,建国饭店本身已成为一部改革开放的活历史。”侯锡九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