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海提督”赵鹏

2018-08-30 08:1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六海提督”

“叮咚……”

早晨7时,北环水系管理所的工作微信群里,提示音准时响起,赵鹏的“今日水环境抽查实况”来了——“今日北护城河安定闸段有漂浮物……”

此时,赵鹏已经巡河完毕,正往办公室赶。这位掌管着内城六海(西海、后海、前海、北海、中海、南海)总闸的“六海提督”,今年45岁,一米八几的大个儿,皮肤晒得黝黑。

“六海提督”活儿可不轻。赵鹏是北环水系管理所所长,除了“内城六海”,从西北三环外蓝靛厂南路的长河闸经南长河,然后沿北二环至东直门水系,再加上古代皇家园林、市属公园以及5A级景区等区域的水环境、供水、防汛保障工作,都是赵鹏的活儿。

“七下八上”主汛期一来,办公室自动成为赵鹏的第二个“家”。

汛期来临前,为了减少内城六海防汛压力,会通过调节出水闸,先将其水位降低10厘米;进入主汛期,再降10厘米;过了主汛期,恢复10厘米;过了汛期,再恢复10厘米,以确保水系景观处于最佳水位。这一套流程,北环所的工作人员干了数十年,赵鹏和同事们还在精益求精,“最近我们正精准测算内城六海最佳水位,闸门流速要精确到每一秒。”赵鹏说。

不精确不行啊。

以往北京汛期下雨还算有规律,大多在午后或傍晚,可最近两年,大雨都“不按规律出牌”。今年主汛期,经常是半夜、凌晨或早晚高峰下雨,而且雨强大,好几次都达到了暴雨级别,“天气预报都难报准,我们更睡不安稳,必须24小时轮班巡河。”赵鹏说。

8月7日晚至8日凌晨,北京遭遇7年来最大雨强,赵鹏和同事们一夜未眠。零时刚过,雨势渐缓,赵鹏披上雨披,就跑到北护城河巡视,察看河道里是否有大型异物、垃圾、污染源,河道周边有无严重积水,是否会威胁河道……巡这一趟就是两小时。

雨夜过后,赵鹏一脸疲态,头发凌乱,双眼布满血丝,脸颊浮肿,“习惯了,河道不出事就好。”赵鹏揉揉眼睛,嘿嘿一笑。他也的确做到了,近年来,内城六海没出过问题。

每天巡河,赵鹏最看不得河道污染。但凡发现问题,他绝不放过,建立台账,一事一结,专人负责,追踪到底。“内城六海里的水,源头都是昆明湖,水质必须稳定在Ⅲ类标准以上。”赵鹏说。

下大雨时,雨水会将施工工地的泥沙冲进雨水箅子,然后顺着管线排到周边的河道内,污染河湖水体,破坏水环境。赵鹏是个有心人,他“绘制”一幅辖区内所有在施工地分布图,挨个走访,向施工方讲明情况和要求,避免雨洪污染水系。

2016年4月,日常巡河中,水政人员发现转河高梁桥下游右岸200米,一处已经废弃的水口存在间断性排污现象,破坏河道周边水环境。赵鹏和同事第一时间联合排水集团、属地展览路街道、西城区河长办等单位,赶赴现场,查污、核实、确认产权归属……在赵鹏的指挥下,大家分头行动,效率极高,排污口被及时封堵。

“六海提督”可不是只有夏天忙,一年四季,他都闲不住。

除了防汛、治污,春秋两季,赵鹏和同事们还要忙着河湖景观绿化,劝防野泳者、非法捕鱼者,修剪枝叶、清理落叶。到了冬天,还要劝防冬泳者、滑冰者……

每天,用脚丈量河道,赵鹏一双黑色胶鞋,后脚跟已磨得不对称;一把自动雨伞,已不能自动弹出;一个被翻得页脚斑驳的笔记本,满是水痕……

每天,赵鹏还在坚持着巡河,坚持着发送“今日水环境抽查实况”……他觉得,只要安全度汛、河湖美丽,自己辛苦一点儿,也值得!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刘桥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