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超人的勋章

2018-08-30 08:1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勋章

张超的勋章,放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抽屉里,一个在身体上。

张超的左胸上,永远放着一块“勋章”,宽两厘米的伤疤,诉说着那个寒夜的英勇。

2012年2月,团结湖地区接连发生60多起汽车车胎被扎案件,朝阳公安分局团结湖派出所成立专案组,刚从中国刑警学院刑侦专业毕业的张超和战友们全力追查。

凌晨4时,寒风刺骨,大街上漆黑一片。团结湖路口,一个中年男子徘徊在路边。他没有发觉,不远处的一辆汽车里,正有一双眼睛紧盯着他。

那是张超的眼睛,连日蹲守,嫌疑人终于出现了。

男子鬼鬼祟祟,一直围着路边的车转悠,蹲下,起来,再蹲下,再起来……

张超推开车门,准备上前盘查,刚走几步,中年男子发觉,回头一看,转身就跑。

“别跑!”张超大喝一声,追了上去。眼看还有一臂距离,那男子突然一回身,手里多了一把尖刀,直直刺来,张超向后一跳,飞起右脚,踢在男子胸口。男子踉跄几步,却没有倒地,拿着刀又向前一扎、一划,张超一边躲闪,一边掏出手铐砸向男子,男子一躲,张超趁势扑上去,把男子放倒,戴上手铐。

张超把男子交给赶来的保安,准备联系同事,突然,胸口一痛,他拽开羽绒服一看,毛衣已被血浸透,血珠正顺着裤子往下流……张超眼前一黑,瘫坐在路边,他觉得浑身的力气正快速地消失……

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经过医生的抢救,张超脱离了生命危险,他这才知道,那名男子的尖刀在他的左胸留下了宽两厘米,深五厘米的伤口,刀尖距离心脏只有不到1厘米。

“多悬呐!”同事说。初生牛犊般的张超没觉得后怕,在他眼中,这伤疤是勋章,见证了他与持刀嫌疑人的搏斗,“这样的职业生涯才完美。”张超笑着说。

伤愈归队,张超被调到朝阳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重案队,先后侦破百余起重大刑事案件。2016年,他被任命为涉车案件侦查队副中队长,不再负责命案,但他心中,一直记挂着一件十余年前悬而未决的杀人案。

2004年,一个5人团伙,在朝阳区孙河地区抢车杀人后潜逃,经过侦查,警方先后找到3名嫌疑人的去向,另外两人是兄弟,姓宁,始终下落不明。

“为逝者昭雪,给生者慰藉。”这个念头支撑着张超,一直留意宁氏兄弟的踪迹。

去年10月,张超和同事们梳理在逃人员信息,偶然发现“宁大”的线索。原来,宁氏兄弟逃出北京后冒用他人身份,流窜多地,最后落脚在山东蓬莱的一个小渔村,靠给别人打鱼为生。在请示获批之后,张超和战友赶赴蓬莱。

海面上,渔船星罗棋布,“宁大”到底在哪条船上?

张超和战友暗中寻访,发现“宁大”曾在村里一个理发店,接收过快递。张超他们在理发店周围蹲守三天,可“宁大”没有再出现。

“还是得在渔船上做文章。”张超寻思着,他和战友们调取相关部门的海面监控图像,连续多日排查,终于锁定了“宁大”所在的渔船,摸清其出海、进港的规律。

“不能在海上登船抓人,因为嫌疑人可能跳海”“不能在渔港登船抓人,渔船上可能有刀具、缆绳”“不能让嫌疑人上岸太久,因为渔港人多,不易抓捕,还容易误伤渔民”……张超和同事们反复思索抓捕方案,最终决定在渔船进港卸货时行动。

渔船进港,“宁大”站在船头,丝毫没觉得港口有什么异常。待船停稳,他开始指挥卸货……伙计们手脚有些慢,“宁大”着急,骂骂咧咧地自己搬起一箱货物,走下船……早已潜伏在渔船附近的张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飞扑上去,背后锁喉,一击得手,待“宁大”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戴上手铐。顺藤摸瓜,几天后,“宁二”也在蓬莱落网。

“对于被害事主及其家人,我终于能有所交待了。”张超说。

每一个接手的案子,张超都期待着有所交待,无论多危险,也无论多辛苦。

今年年初,朝阳刑侦支队先后接到多起报警——在三里屯、秀水商业街等地区,乘客遭遇“克隆”出租车,而且支付车费时,自己给的钱在司机的手里转了一道,就变成了假币。张超和战友们迅速行动,2月19日,专案组抓获“克隆”出租车司机黄某,当场查扣“克隆”出租车1辆,并起获假币1100元,也由此牵出一个制贩假币、制租“克隆”出租车、换假币诈骗的犯罪团伙。该团伙以会制假币的郭某、周某为首,购买转出、报废的出租车,“套牌”正规出租车和司机的手续,租给团伙其他成员非法运营。

连续一个多月的侦查,三月中旬,专案组集中收网。考虑到郭某和周某是发小儿,两家很熟,如果单独抓捕,会打草惊蛇,张超决定“一勺烩”。

延庆山区的三月,寒意逼人。趁着夜色,张超和战友们多次潜入郭某和周某老家所在的小山村,等待时机。一天夜里,郭某和周某凑在一起打麻将,张超等人立即行动,不仅抓获二人,而且捣毁假币制作窝点,起获假币近72万元,查扣“克隆”出租车16辆。这是近20年来,警方首次在北京市捣毁制作假币生产窝点,也是一次性收缴假币金额最多、制作假币工具最多的案件。

从警五年多,张超抽屉里的勋章和荣誉证书越来越多,可他很少打开抽屉,“那些,只代表过去;这里,才能陪伴我永远。”张超说着,拍拍左胸,胸口上,那道刀疤依旧显眼。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王天淇